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87 山路漫漫,亡魂孤行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上山路,马达轰鸣,吉普亮着大灯急促行驶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悬崖边上。

    壮壮身体轻轻游荡,汉兰达的底盘卡在水泥路基上,泛起吱嘎吱嘎的声响!

    “庆杰……松手!”葛壮壮抬着头,嘴角抽动的冲着庆杰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松你妈了个b!”庆杰被撞击的满脸鲜血,他左侧脸皮肉向外翻着,眼泪混合着那红色的液体,噼里啪啦的落下!

    “……庆杰,车掉下去,咱俩谁都活不了!!该着我被甩出来了……你他妈的听话!”葛壮壮轻轻的松开了抓在方向盘的左手!

    “我艹尼玛!!葛壮壮!你别逼我跟你一块跳下去!你抓住!”庆杰声音低沉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哥们……咱都长大了,不能只为自己活着……你还有父母,他们需要你照顾……!”葛壮壮咬着牙,伸出左手死死掰着庆杰的左腕子!

    “……一起走!一起走,行吗!”庆杰无比痛苦的哀求着。

    “你俩别他妈晃悠!”车顶的小辛,一动不敢动,嘶吼着制止道:“打电话报警,对报警!”

    小辛说完,伸手就摸手机,但两个裤兜里啥也没有,他吓的想叫邢凯等人,但一抬头,比亚迪唐已经被弃在上盘山路的缓坡上,而邢凯的等人,在知道车里没彭殿海夫妇以后,转身就跑了,因为下山路有明显的灯光亮起,他们没车,现在不走,肯定就被憋住!

    “凯哥!!我还在……!”小辛在汉兰达车顶转动身体,他想跳下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底盘再次往下一座,汉兰达车头怼在护栏上,再次剧烈抖动!

    “松手!!!庆杰!”葛壮壮瞪着眼珠子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松!!艹你妈的!咱刚刚过上好日子……军哥都说了……不能让咱俩白扫过雪……!”庆杰单手薅着一百多斤的葛壮壮,嘴里发出来自心底的无力的呐喊,脖子青筋胀气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葛壮壮掰着庆杰的手指,脸色苍白,牙关紧咬的喊道:“……一处悬崖,一辆要掉下去的车,你拽着我,我顾着你……庆杰……咱俩没白认识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啊!!”庆杰泪腺瞬间崩塌,嘴中挂着津液,痛苦的喊声宛若传遍整个山区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葛壮壮掰开庆杰的手指,脚尖点在峭壁上,身体瞬间腾空,他想用手抓住路基旁边的石块,但此处全是湿土,他单手抓住一泥土,整个人急速向黑暗之中坠落……

    “咣当!”庆杰脑袋磕在副驾驶的操作台,浑身剧烈抽搐,根本没用勇气在向下看去。

    “咕咚咕咚!”

    身体撞在峭壁上的声音不停响起,从清晰到模糊,最后没了动静……

    山还是那个山,深渊依旧看不见底!

    吉普在靠近山地位置的盘山道停滞,林军呆愣的看见一个人影从高空坠落,头皮酥麻无比,他呆愣数秒,随后疯了一样的冲出吉普!

    “咣咣!咣咣!”

    车门机械一般的撞击在双手的铐子上!

    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

    林军跪在地上,右腕明显变形!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林军脚踩着同样变形的手腕子镣铐,大腿肌肉绷紧,僵持七八秒以后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手铐崩开!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林军冲出路基,身体连滚带爬的干下缓坡,随即冲着杂乱无比的山脚处跑去!

    “谁掉下来了!!艹你妈,谁掉下来了!说话,说话啊!”林军哀嚎的喊着,脚底的两双鞋已经不知道遗落在那里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似乎很长,似乎也很短……山顶警灯闪烁,山下大灯一处接一处的亮起!

    林军站在青山脚下,满面泪痕的看着,乱石杂草当中的葛壮壮,此刻,他四肢严重变形,鼻孔窜血,胸前被一根小孩胳膊粗的树杈穿透,那带着鲜血的绿色枝叉,就好像长在葛壮壮的胸口……

    “哥……我听见的你的声……但我喊不出来……!”葛壮壮双眼明亮,全是伤痕的脸颊迎着皎洁月光。

    “别喊,别喊!!我他妈背你出去,警察来了……警察来了……!”林军冲过去,伸出单手硬生生掰断,那根穿透葛壮壮胸膛枝叉的根部!

    “……哥,哥……说两句吧!”

    “不说,不说……我他妈不想现在说……!”林军双臂托起葛壮壮,随即深一脚浅一脚的奔着山上跑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,我……我们没把事儿办好……!哥几个里……就我和庆杰……总帮不到你什么……!”葛壮壮似委屈,似不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帮孩子……没有一个听我话的……我让你们弃了彭殿海……为什么不听!你他妈傻啊!”林军热泪掉在葛壮壮脸上。

    山上的路,好像比西行的路途还远,宛若无情的巨峰,不让人攀登,林军眼瞅着山上的光亮,好像就近在眼前,但却一直存在着距离……

    “哥,干老朱的时候……其实,我和庆杰都害怕了……我没们真没干过这个……我们怕一不小心……就杀了人……可你知道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我俩即使害怕,也还干了……!”葛壮壮闭上眼睛呢喃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看着月亮,浑身抽搐。

    “农村……农村的孩子……谁能想到……我葛壮壮有今天……开着好车,住着复式……我遇到的任何事儿……都有圆哥你们帮着办……哥,我的一切……都是你们给的……!”葛壮壮声音微弱,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如……如果……你问我为什么涌泉相报,那是因为你曾肝胆相照……!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别他妈说了!壮壮!”

    “一生……富贵荣华……也换不回……我这三五知己……走了……就走了……哥,好好整……好好……!”

    深渊安静,月光下,葛壮壮躺在林军身上垂落手臂,林军站在乱石当中,无助的悲鸣……

    大风掠过,宛若在轻声吟唱。

    曾经患难与共的兄弟

    无声无息的你

    你曾问我的那些问题,以后在没人问起……

    你说我们要一起回去,看看我们家,看看我们的过去,你留在我脑中的印记依然清晰,从那时起就没人能擦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