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88 再酿血案
    盘山道上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林军和壮壮并排躺在公路上,他目光平视,看见一车又一车的警察奔着此处赶来。

    “喂?是我……壮壮……没了……!”林军拿着电话,死死咬着牙关,身体缩卷在油柏地面,剧烈颤抖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电话对面的人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个手机号,你用脑子记住,马上给他打……!”林军看着起伏的地平线,声音清冷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警笛轰鸣,汽车一辆一辆的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林军挂断电话,砸碎手机,随即扣出手机卡,掰碎,扬飞。

    五分后,林军被戴上手铐,按在了公路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,新宝路公司,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冯处与新宝路公司经理,被挟持在沙发旁边,其姿势与当初谭华破鞋和被害的小伙一样,但此时大寒对二人没有了p眼方面的兴趣,毕竟他们已经人老珠黄,风韵不在。

    “保险柜钥匙。”大寒极度猖狂,根本没有用任何东西遮挡脸部,完全一副活一天算一天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公司里没钱!”新宝路经理咽了口唾沫说道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大寒抬手就是一射钉枪!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新宝路经理顿时一捂大腿,口中发出渗人的惨叫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钱?”大寒面无表情的再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哥们……别动这个公司……去我家,现金你全拿走……!”新宝路公司经理,忍者钻心的疼痛,断断续续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妈了个b!我可能跟你走吗?!我就查一个数,不拿钥匙,我马上干死你!”大寒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新宝路经理脑袋嗡嗡直响,他额头冒汗的看着大寒,心中瞬间想到很多可能。

    真是还抢劫的?

    还是别人再整事儿?

    保险柜里的东西一旦见光,那不是损失点钱的事儿?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大寒推上钢钉,还没等新宝路经理想好怎么办,一枪直接闷在了他上半身!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经理仰面栽倒!

    “操!大寒!”贺轩心惊肉跳的喊了一句,伸手想制止大寒的暴行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冯处瞅准机会,见对方开了一枪后,猛然暴起,一把推开大寒,迈步就往外面跑!

    “艹你妈!”新宝路经理不怕大寒抢点钱,但他心里有鬼,怕出大事儿,随即站起来拼了老命反抗,。与大寒展开撕扯!

    “我操!”大寒瞬间被激怒,他左手握着已经没有钢钉的射钉枪,右手从后背拿出一把极为闪亮的尼泊尔!

    “噗嗤!哗啦!”

    仅一刀,新宝路经理就被开膛破肚,场面极其血腥!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新宝路经理倒在沙发上,捂着肚子剧烈挣扎。

    办公室门口处,贺轩与冯处发生肢体撕扯,二人滚着冲进了走廊!

    “起开!”大寒持着尼泊尔冲了出来,扯脖子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唰!”贺轩一脚蹬开冯处,后背靠在墙上剧烈喘息!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要钱不要命是吗?!行,那我就送你走……!”大寒举起尼泊尔,直奔冯处脖子砍去。

    “大寒!!”贺轩暴起就要阻拦。

    “小哥们……小哥们……别动手,我给……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一刀划过,洁白的墙壁被赤血沾染,血珠一大片一大片的向下滑落,冯处捂着脖子,直蹬腿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……!”贺轩惊恐的看着冯处,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呸!”大寒低头吐了一口唾沫,二话没说,拎着带血的刀直接冲进屋内。

    不到十分钟,大寒从新宝路经理的抽屉内翻找到钥匙,随即打开了里屋保险柜。他蹲在保险柜前面,用帆布包疯狂敛财,眼睛根本不看里面有啥东西,只见啥抓啥。

    足足装了两大包东西以后,大寒迈步向外走去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门口的贺轩,一拳打在大寒的脸上,随即吼道:“我艹尼玛!告诉你别杀人,拿钱就好!你他妈是不是疯了!”

    “你妈了个b!”大寒被打的趔趄一下,随即举起尼泊尔就要冲着贺轩砍去,他此刻就像一个六亲不认的牲口。

    “来!你砍死我!”贺轩瞪着眼珠子一步没退,挺着胸膛冲着大寒嚷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你妈!咱俩就是朋友,换别人,我他妈一刀看死他。”大寒举着尼泊尔,跃跃欲试了几下,但最终还是没忍心下手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知道他是什么人吗?你看看他钱包里的工作证和手机短信!这他妈是处级干部!国土部门的!我艹你妈的!你是不是想拉着我们一块死……!”贺轩精神宛若崩溃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谭华媳妇不是人吗?对咱们来说,他是什么干部,有区别吗?”大寒烦躁的回了一句,拎着刀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贺轩一脚踢翻垃圾桶,随即叉腰数秒,扭头冲着大寒喊道:“大寒,这是最后一把事儿!分完钱,咱各走各的!”

    大寒背对着贺轩,沉默数秒,随即干脆的回道:“行!”

    二人走后,半个小时后案发,大批警察封锁了此片区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市,看守所。

    因涉枪和街头斗殴罪,被押解将近一年的大旗出狱!

    大旗出来之时极为风光,给他接风的茂名,在晚上十二点之前,领着七八个人进了看守所内部,站在监栏杆外面,亲眼看见大旗穿上了整齐的新衣!

    如果有朋友在司法部门工作,可能会了解,这个举动,那需要多少人脉资源去支持!

    看守所门外,数台豪车停滞。

    大旗和茂名二人并肩,走出看守所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?”茂名问道。

    “哪儿他妈的都不想去……累了!”大旗押在看守所,将近一年没怎么见阳光,脸色略显苍白,身体虚胖。

    “洗个澡吧?” 茂名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行!”大旗点了根烟,随即皱眉问道:“涛哥和付饶呢?”

    “在办事儿,让先过来接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大旗点了点头,走到了打头那辆车旁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马仔级的小弟拽开车门,恭敬的喊道:“旗哥,回家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大旗看着他笑了一下,就撇嘴坐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