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89 烽烟起
    第二日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

    陕x省,西a市,肿瘤医院。

    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,厕所内洗刷完医用尿盆,随即甩着湿漉漉的双手走了出来,冲床上枯瘦如柴的老头问道:“爸,早上吃点啥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饿……你自己去吃吧……!”老头面色枯黄,十分无力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医生让你保持进食量,你吃点呗……!”青年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儿子,我好一些了,咱回家养吧,这儿太贵了。”老头咳嗽两声,看着青年回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不用惦记钱!我的几个战友条件都不错……他们帮着咱们勒……!”青年皱眉摆了摆手,随即回道:“你歇着,我下楼给你买饭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!”父亲长长叹息一声,看着天花板,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青年转身走出病房,随即关上门,从兜里掏出续费条,后背靠在墙上发愣,低头看着上面的大额医药费发愣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?”青年皱眉接起。

    “军的朋友,能聊不?”对方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青年听到这话,足足沉默六七秒钟,随即咽了口唾沫回道:“等五分钟,我给你打过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。

    “……宝子被抓了?小肥那边人也进去了?”谭华拿着电话,冲邢凯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邢凯简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……!”谭华烦躁的摸了摸脑袋,随即骂道:“怎么搞的,操!”

    “换个别人来,得全被警察拍在这儿!我这边刚抓彭欧欧,林军那边就反应了过来!我到的时候,林军下面的两个死崽子,已经快给老彭接走了!”邢凯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埋怨你,明白吗?”谭华清冷的回了一句,随即问道:“宝子托底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小肥的人我不知道,但宝子不会咬我。”邢凯毫不犹豫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彭欧欧在你手里,是吗?”谭华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把他就摆在云南,别带回延市,你等我消息。”谭华快速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邢凯应了一声,随即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物流公司办公室内,谭华的手机刚刚挂断,紧跟着就又有一个号码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喂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怎么搞的?!新宝路出事儿了,你知道吗?”对方声音很低,但极为焦躁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,汪秘书!”谭华顿时愣了,随即赶紧问道:“它能出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,新宝路让人劫了,你那个脏手套老齐和冯处全他妈让人弄死了!市局都炸锅了,明白吗?”汪秘书急促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劫……劫了?”谭华脑袋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那点破事儿,全在新宝路!案发不到一小时,市局的人就去了!你他妈用脑子想想,那些脏事儿会不会露?”汪秘书咬牙切齿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谭华听到这话,大脑仔细运转,随即想了半天,极为聪明的回道:“汪秘书!你放心,领导和我的事儿,还有你和我的事儿,是秘密!不会在新宝路出现,那里什么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领导,还有我,跟你一毛钱事儿都没有!明白吗?”汪秘书声音清冷,紧跟着补充道:“现在情况有点复杂,所以,上面如果真想追查老齐,那马上就会找到你!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找到我!事儿到老齐哪儿,就停止了。”谭华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最好是这样。”汪秘书直接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谭华一脚踹在办公桌上,随即浓重喘息着骂道:“艹你妈的!这是谁他妈疯了,啥人都敢动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谭华在物流旁边的茶馆,见了身边的几个兄弟,他们都类似于老朱,手里握着实体。

    “新宝路出事儿!里面的那些东西,肯定马上就会露!”谭华沉吟一下,随即说道:“给老齐办事儿的那几个员工,要马上安排好,他们不能再出现了,要不上面查起来,那事儿会越来越多!咱这边的一些账目,要马上销毁!老齐死了,也好……起码他不会在张嘴说话了……联系老齐的媳妇,我要马上和他见面,不,我不见面!你们找个人去,要快!”

    “如果钱能打发的了,那不算事儿,但如果钱打发不了,怎么办?”一个中年冲谭华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怎么办?!你还娶她啊?”谭华目光阴沉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明白了。”中年顿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烂事儿多,一定稳着点来!”谭华沉默许久,叹息一声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简单的交谈结束以后,谭华和众人分开,随即他又给邢凯打了个电话说道:“……找两个托底的人回来!这段时间事儿多,我身边没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邢凯沉默一下,随即皱眉回道:“我都说了,心不在一块的,就赶紧让他们滚犊子!吃吃喝喝他们在,一遇到事儿,全他妈躲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是挣钱的人,有他们,才能养着自己家的人。”谭华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邢凯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陕x,西a。

    青年两手空空的上了一辆货车,他躺在驾驶舱的后床铺上,手里拿着电话,编辑了一条短信:“已经在路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以后。

    延市。

    一家面馆内,青年吃着麻辣面,热的顺脖子汗流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胖子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,随即扫了一圈饭店内部,然后坐在了青年对面,点了一碗油泼面。

    二人相对而坐,彼此并无交谈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青年拿着纸巾擦了擦嘴,随即将小瓶可乐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胖子将一个黑色皮包,从桌子下面踢到了青年脚边。

    “买单!”

    青年摆手冲老板喊了一句,随即拎着黑色皮包,走到吧台付了帐,最后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胖子吃着面,眼睛发涩,他的眼泪啪嗒一声掉在了碗里,身体剧烈抽搐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……好日子来了,你却没了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