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95 开杀
    图m,临江酒店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谭华站在窗口,接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福,在医院呢?”谭华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醒!”小福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谭华听到这话,长长出了口气,随即不知道该怎么接。

    “华哥,在外面玩一回,挨两刀不算啥……就jb让人摘个肝有能咋地?”小福语气虚弱,随即停顿一下回道:“昨天出事儿以后,我两个小兄弟打听了一下……林军买了五个响,六七十发子弹……咬死了就找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谭华还是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云南的事儿,把他整急眼了!明摆着,他破釜沉舟,也跟你整到底了!”小福停顿一下,继续说道:“华哥,当初怎么收拾钟振北的,现在就怎么收拾林军!关系这时候不用,啥时候用?”

    “……新宝路的事儿一出,我和上面的关系,就变得有点微妙。这时候不平事儿,还惹事儿……容易招人烦。我不可能说,他们也不会扯我!”谭华摇了摇头,随即说道:“小福,再等等,等新宝路案子的结果,只要没溅起水花,林军的问题,只是小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华哥……我想问你,在你前面的人,跟你一样的人,都是咋没的?”小福反问道。

    谭华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“……十年以前你是帮手,十年以后你是污点。”小福点到为止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华哥,知道怎么和他们打交道。”谭华言语轻松的抚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国土资源局内,某副局长在中午吃饭时,被纪委堵住。

    “王名泉是吗?”纪委的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,哥们,你咋来了……!“王名泉似乎很熟悉对方,说着就要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谁是你哥们?”纪委领头的人皱眉扔下一句,随即说道:“别吃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啊?”王名泉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新宝路的事儿,有你没?”

    王名泉听到这话顿时无语,没在反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机场。

    税务局两个科级干部,在准备逃跑的时候被按住,他们当天下午咬出上线领导,随即屠刀继续向上延伸,生剁各种小老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委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领导,纪委那边开始抓了。”秘书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贾那边什么反应?”书记头都没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动静,正常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经历过风吹雨打的干部啊!呵呵。”书记一笑,随即回道:“贪,无法杜绝,但,可以控制。我没有狗头铡,也铡不干净系统!但为官一任,就不能拿老百姓当愚民,他们看见了,你就得告诉他们,这件事儿究竟是什么样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老贾上面也有人。”秘书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我快退休了!我怕谁?”书记傲然问道。

    秘书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谭华原配,贾市长悠哉的写着毛笔字,字迹如刀削斧劈一般,刚猛有力。

    “开抓了!”汪秘书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老贾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谭华这时候要慌,那事儿就大了。”秘书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也是磕磕绊绊起家,这点风浪,他心里有数!你不用教他怎么做。”贾市长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咱还不往上走动走动?”汪秘书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处理好你手头的工作,该怎么样,就怎么样。”贾市长放下毛笔,随即低头擦了擦手,沉吟一下说道:“那个抢新宝路的罪犯,也不知道是光拿走了钱,还是拿走了不该拿的东西,他要安全落网,事儿就没头了……!”

    汪秘书一愣,随即回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贾市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图m。

    谭华订的套房内,客厅内坐了七八个人,他们也不吭声,只小声交谈,或看着电视。卧室内,谭华冲了个澡,随即走出浴室一拿电话,看见上面全是未读短信,他随便整开一条,上面都是小伙伴们横遭纪委蹂躏的通知……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电话紧跟着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,老朱?”谭华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!上面真开始杀了!”老朱语气急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砍的都是边边角角的人,就王名泉算有点分量,但他还不敢瞎咬!”谭华语气平淡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华哥,老贾啥态度?”

    “我没跟他联系。”谭华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问问他的态度吗?起码在他那儿透出点风也好啊!这跟个傻子似的等着,万一上面有动作,咱都不知道!”老朱咽了口唾沫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担心,上面不管咱!那彭殿海家别墅的枪击案就会被翻出来,你怕你跑不了,是吗?”谭华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华哥!!我担心的是你!”老朱停顿一下,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稳住了!一个新宝路,它翻不了天!这时候要慌了,没事儿都变成有事儿了!老朱,沉住气,啥事儿都没有!”谭华稳稳的劝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老朱沉默半晌,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先这样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内。

    “谭华怎么说?”老朱的小媳妇,抻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让我挺住了,别慌!”老朱看着天花板答道。

    “挺他妈了个b啊,还挺!你看着吧,出事儿了,他比谁跑的都快!这是让你在这儿傻bb的顶雷呢!”小媳妇破马张飞的大骂。

    “华哥,不能!”老朱沉默半天,随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七点多。

    谭华在酒店餐厅吃饭,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!”谭华想了一下,皱眉接起。

    “谭华?”对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姓付,老家在h市。彭欧欧在你哪儿?”对方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h市,我没姓付的朋友啊!”谭华一愣,根本没提彭欧欧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老彭跟我在一块呢,呵呵,聊聊呗?”对方一笑。

    谭华摸了摸鼻子,随即回道:“我不认识你,跟你聊啥啊?!”

    “我哥白涛,能聊吗?”付姓中年,直白的问道。

    谭华听到这话,顿时一愣,陷入沉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