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98 秦队,人民英雄
    当韩宗磊赶到胡同的时候,大寒摔在墙根底下浑身是血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胸口中了一枪,肚子上中了一枪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而秦队被四五个组员托着,已经陷入昏迷。他肚子上挨了一射钉枪,几乎将他的小腹贯穿,并且胳膊还挨了两刀,刀刀见骨!

    “老秦,老秦!”韩宗磊推开人群,使劲儿拍着秦队的脸颊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人……人抓住了吗?”秦队迷迷糊糊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抓住了,抓住了!”韩宗磊赶紧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……!”秦队连说了两声好以后,再次闭上了眼睛,随即进入了昏迷状态。

    “大寒怎么样?!”韩宗磊一边扶着秦队,一边冲其他组员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摸了一下,没气了。”旁边的组员剧烈喘息着答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时以后,何征在家里被抓。

    事实上,大寒从楼上下去以后,何征就从窗口看见了外面的状况,所以,他被抓的时候,表现的很平静,也没跑。

    审讯市里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,娘们唧唧的,糊涂不?”韩宗磊无语的看着何征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有啥糊涂的,帮了,就是帮了。”何征低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点事儿,你判个一两年,犯得上吗?!”韩宗磊叹息一声,随即答道:“跟他们把事情经过说清楚,然后存点钱,准备进看守所吧。”

    “哥,大寒他……!”何征咬着嘴唇,把话问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当场毙了!”韩宗磊停顿了一下,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“恩!”何征听到这话后,连韩宗磊走出审讯室都不知道,足足沉默了一分多钟,才回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在那个潮湿的胡同内,大寒彻底结束了,自己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的生活。他后来在新宝路抢的那些钱,就花了四百多块,剩下的全部被查获……

    何征被连累,进了看守所。当时这事儿弄的还挺轰动,假设延市有一百万人,那就有一百万人骂何征是傻b!

    但当事人何征却说:“帮了,可能会被判几年,但如果不帮,我会后悔一辈子!”

    过一年的又一个春节,何征被释放。出狱以后,他特意去了大寒的荒坟,那里杂草丛生,坟包上全是耗子洞,而感性的何征还哭了一鼻子,后来为大寒修了个小坟。他说,人死了,啥罪过也还了……

    而大寒的父母,亲戚,一次都没来过坟圈子,他们似乎忘了,自己有这样一个儿子,这样一个亲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寒归案的第二天,秦队苏醒,而市里不少领导也过来安慰和看望。按理说这种事儿媒体也该掺和掺和,但不知道为什么,公安系统内并没有大做文章,只在内部给秦队申请了立功嘉奖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贾市长秘书小汪,也亲自过来慰问,并给秦队送了一副锦旗,上面写道:“英勇无双,铁血卫士!”

    “谢谢领导关怀!”秦队躺在病床上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省公安厅领导给了你很高的评价,你是警队的榜样,典型,弄不好,你今年还会上感动中国呢!”汪秘书背着手,气派十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只做我该做的,榜样不敢当。”秦队费力的应付着。

    韩宗磊站在病房外面,双手插兜,皱眉看向屋内的景象,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韩组,那两个嫌犯,也有信了!他们要往广西跑!”一个组员走上来,趴在韩宗磊的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!”韩宗磊停顿一下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韩组,你咋好像心不在焉呢?”组员跟在后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韩宗磊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挝线内,某贸易集散地。

    一张圆桌摆在烈日之下,付姓中年和两个同伴,一块招待着邢凯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样,这还行吧?!生活条件比国内强多了吧?”付姓中年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挺好,就是吃的不太习惯!”邢凯没啥胃口的松了松领口,随即翘着二郎腿冲中年问道:“我挺不明白!配方就是两家的事儿,而你们白家也不缺这个钱,何必掺和进来呢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林军为啥去珲c吗?”付姓中年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过一点。”邢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林军身边的小兄弟,让你们在丽j给干山涧里去了!事后,林军是啥反应?”付姓中年又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邢凯没接话。

    “疯狗似的咬你们吧?”付姓中年喝了口水,随即插手说道:“我们跟林军的矛盾比你们深!这事儿也jb说不清谁对谁错,反正是调节不了!既然调节不了,那早晚要有个结果!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啥结果?”邢凯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让彭殿海把合同跟你们签了,你们让彭欧欧平安回家!事儿完以后,你露个面,林军肯定跟着你过来!只要他再进云南,事儿你们就不用管了。”付姓中年简洁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看看彭殿海!”邢凯想了一下,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,你跟他睡一觉都行!”付姓调侃着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邢凯在宾馆内看见了彭殿海夫妇,双方没有交谈,只是碰了个面。

    出门以后。

    邢凯拨通了谭华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到这儿扫了一眼,彭殿海确实跟白家的人在一块!简单谈了一下,跟咱俩之前想的差不多!”邢凯简单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他还说啥了?”谭华又问。

    “跟我谈,他们就是点到为止,没往深了聊!”邢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他们啥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不来,彭殿海只跟我谈,那心里肯定不托底!人家不签!”邢凯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话谁说的,白涛的人吗?”谭华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人家说这个干啥!他们是奔着林军使劲儿,不是冲你!话是彭殿海说的,你来了,他才托底!这老头子已经被弄慌了!”邢凯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?”谭华眉头皱了个疙瘩,听完邢凯的话以后,顿时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。

    韩宗磊抓完另外两个犯罪嫌疑人后,在晚上的时候,孤身来到了大寒被捕的那个胡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