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00 是非对错,如何辩正?
    两天以后,公安医院特护间内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    秦队躺在病床上,吃着媳妇喂到嘴里的稀粥,儿子蹲在地上玩着四驱车,嘴里模仿着发动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病房门被推开,外面走进来两个小伙子,他们都是秦队曾经带出来的徒弟。

    “师母!”

    “师母!”

    二人拎着礼品,先是冲秦队媳妇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俩来了?!啧啧……这还花钱买东西干啥?净整些没用的。”秦队媳妇微笑的站起身,随即接过礼品,摆在了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“你俩不忙案子,跑这儿来干啥?”秦队躺在病床上,严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案子快结束了,今天上午,韩组让我们休息!”其中一个小伙挠了挠头,随即笑着说道:“不办案,我们也没啥干的,就过来看看你!”

    “恩,坐吧。”秦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!我问问你俩!”秦队媳妇给二人倒了两杯水,随即嘴不闲着的打听道:“你们师傅受了这么重的伤,上面没给闹个啥嘉奖,评个功勋啊?”

    “师母,这事儿我们能知道吗?!上面不会往外露这风的,不过奖金会有,三万两万的肯定能揣兜,嘿嘿!”小伙坐姿端正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肚子上挨一钉子,就给这仨瓜俩枣的。”师母顿时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你行了!”秦队皱眉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得得,我不说了,你就拿那几面破锦旗过日子吧!你都多大了?是不是,该往上走走了,起码有副局的资历了吧!”媳妇不满的墨迹道。

    两个小伙略显尴尬,坐在凳子上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,韩组?”其中一个小伙接通了电话,随即站起来答道:“行,行,那我俩马上过去!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小伙拿着电话简单回了两句,随即挂断手机,冲着秦队说道:“……师傅,我们得先走了!组里有点事儿,我们得回市局等韩组!”

    “案子不是完了吗,又怎么了?”秦队本能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啥事儿!韩组给我打电话说何征撂了,大寒被你击毙之前,在何征家里藏了一些没开启出来的赃物……!”小伙简单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赃物?”

    “韩组没说,好像是一些啥资料吧,新宝路的,那我先走了昂,师傅。”小伙说话间,就着急忙慌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行,你们去吧。”秦队愣了半天,随即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媳妇出门扔生活垃圾,但回来以后,她却看见病床空空,秦队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到半小时,何征家的防盗门外面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秦队单手插兜,快速的敲着防盗门,但足足敲了**下,里面也没动静。

    “把门打开,快点!”秦队指挥着经常合作的开锁公司雇员,随即指着门锁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队,今儿就你一个人办案啊?”雇员一边拿着工具蹲下,一边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拿点犯罪嫌疑人的东西。”秦队低头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不到三分钟,门锁发出一声脆响,随即防盗门弹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儿等着,我进去就……!”秦队拉开门,叼着烟就要往屋里走,但一抬头,却看见韩宗磊领着三四个人,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秦队站在门口,身体僵硬,他嘴上的烟头,不自觉的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需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吗?”韩宗磊拧着眉毛,低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需要了。”秦队长长出了口气,木偶一般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车上,秦队脑袋靠着椅背,自然的闭着双眼,他根本不看路线,似乎也不管车即将开到哪里。

    “老秦,信命吗?”韩宗磊喘息一声,双目直愣愣的盯着风挡玻璃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时候信,有时候不信。”秦队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抓大寒,你提前按了警铃,选好了路线,先惊了他,然后逼他往小街道上跑……你是干刑侦的,一切想的严丝合缝……!”韩宗磊停顿一下,随即咬牙说道:“……但那个胡同里,啥都没有,就他妈有两个摄像头!因为胡同前面是一家麻将馆……摄像头是望风用的,拍下来了,很清晰!”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!”秦队笑了。

    “操!”韩宗磊感觉眼睛发涩,轻拍着方向盘骂道。

    “05年,谭华正在归拢物流,闹出不少刑事案,当时邢凯,还有小福已经被我盯上了,不为了放线,我就抓他们了……谭华知道是我办这个案子,所以,他约我吃饭,第一回给我十五万,我没拿,第二回给我三十万,我摔他脸上了。大概过了一月,我抓邢凯……当时他跑到黑龙江漠河那边,我们组开车开了两天两夜,但却没抓着他,他提前跑了一步!要不说,有时候……我他妈信命呢,事儿非常巧,我们没抓到邢凯以后,当天就在当地系统内的招待所住下了。晚上我下楼买烟,偶遇邢凯,他看见我以后,先是跑,后来发现跑不了,就吞毒自杀……当时就我自己一个人,我背着他,从公园里面,一直快背到外面,这时候,我用手一摸,他没气了……再扭头一看,他一直拎着的帆布包掉地上,而里面摆的全是钱……我记得非常清楚,一共是七十四万两千零二百三十六……!”秦队很突兀的开始叙述,语气很平淡,

    韩宗磊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钱……我拿了,因为我觉得没人会知道!”秦队咬着牙,停顿许久后,继续说道:“钱刚藏完,我的同事也到了,这时候……邢凯活了,喘气了!呵呵,大夫告诉我,人没气了,不一定会死,气息极度薄弱的时候,手指是试探不出来的。而后来谭华也告诉我……邢凯的事儿,绝对不是他给我设的套,就是赶巧了!但我一直不信,从那儿开始,我又不信命了,我觉得任何事儿,都是可以人为操作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以为你不是自愿的,是他威胁的你!”韩宗磊咬牙回道。

    “老韩,我问你,这些年我破获的案子,判十年以上的犯罪嫌疑人,加一块,有没有一百人?”秦队咬着嘴唇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!”韩宗磊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让一百个危害社会治安的渣子落网,但就做错了一件错事儿!那你说……我是好人,还是坏人?”秦队又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韩宗磊无言以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