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06 林家第一战犯
    深夜,老挝,琅南塔地区,民房院内。ranw?en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“林军来云南,住在哪儿,有没有朋友接?”面色苍白的那个青年,低头冲着跪在地上的方圆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方圆抬头一笑。

    屋子门口处,付姓中年和邢凯一同坐在茶桌旁,都面无表情的看着已经被人围死的方圆。

    “……方瘸子,你是硬汉吗?”面色苍白的青年,指着方圆的脸蛋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是个篮子!”方圆撇嘴回道:“但你想整我?那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!”

    “都到这儿了,你还装你妈了个b!”

    “干他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六七个人,根本没用面色苍白的青年说话,围着方圆一顿暴整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你妈!付饶,你告诉白涛!我死了,他肯定好不了!!”方圆趴在地上怒吼。

    “他是林军的二把手,林军已经知道他折了,你怎么捅咕,他都不会按你的意思办事儿。”邢凯托着下巴,小声冲付姓中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兹溜溜!”

    付姓中年喝了口茶,随即面无表情的站起身,冲着面色苍白的青年喊道:“小凯说的对,他没用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付姓中年掀开帘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面色苍白的青年,低头点了根烟,随即指着方圆,摆手说道:“拉坑里,埋了!”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邢凯端杯喝了口茶水。

    “啪啪……!”

    六七个人薅着方圆,直接奔屋外面拽去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邢凯!”方圆瞪着眼珠子,扭头看着邢凯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骂你,我就想看看你咋死的。呵呵。”邢凯一笑,慢条斯理的扶膝站起。

    十分在以后。

    方圆被拖到房屋后面的山脚处,跪在一个两米左右的深坑边上,他双眼被蒙上,嘴上缠着密密麻麻的胶带,缩卷着跪在了地上!

    “快点弄!”

    面色苍白的青年,伸手拉着一个凳子,直接摆在了民房门口坐下。

    “这块真jb好,说埋谁,就埋谁!”邢凯站在凳子旁边,笑呵呵的看着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个小伙薅着方圆的头发,从后面掏出闪亮的军刺,随即果断挥臂。

    “噗嗤,噗嗤!”

    两刀干脆利索,直接从后面捅在方圆腰上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小伙一脚将方圆蹬进深坑,随即冲手上吐两口唾沫,开始拿着铁锹往里扬土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邢凯舔着嘴唇,背手走了过去,他站在坑边,看着坑里的方圆后背淌血,鼻孔发出低沉的**。

    “唾!”

    邢凯单手插兜,他冲坑里吐了口唾沫,随即转身往回走,并且冲着屋内喊道:“老付!这一把事儿过后,林军我是在也调不出来了,你让我啥时候走啊?”

    “随便,你爱啥时候,啥时候!”屋内的付姓中年,根本没出来。

    不到十分钟,坑填平,新土上翻,还带着泥土的清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候,邢凯洗了把脸,随即站在自己屋的窗口,拨通了谭华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睡没睡呢?”邢凯低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谭华应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方圆死了。”邢凯龇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谭华的语气,顿时提起几分精神。

    “林军已经知道方圆折了,所以,老付觉得,方圆没有任何用处了,直接埋了。”邢凯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看见了?”谭华沉默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看见,能跟你说吗?!捅了两刀,扔进的坑里,土都填平了。”邢凯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谭华长长出了口气,随即回道:“家里,咱是回不去了!”

    “出事儿了?”邢凯顿时一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比我想象的还早!”谭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贾捂不住一个新宝路的事儿?”邢凯不可思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整他的人,我早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给老贾打个电话?”邢凯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打这个电话!家里出事儿了,小汪提前一点信都没露给我,这说明什么?!说明,咱被弃了,老贾只保自己!”谭华干脆利索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意思?”邢凯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留下彭欧欧,在签了合同的情况下,还帮白涛把事儿办了,为的就是这条后路!方圆一死,明天我进老挝,管白涛借个道,出国!”谭华干脆利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来云南,根本就没想过要回去?”邢凯突然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恩!新宝路一出事儿,我就知道,咱完了。”谭华轻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邢凯无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以后,深夜三点多。

    邢凯路过那个被填平,活埋了方圆的土坑以后,到了付姓中年的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邢凯停顿一下,伸手敲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屋内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邢凯单手插兜,推门而入,随即冲屋内扫了一眼问道:“老付呢?”

    “他睡着了,有啥事儿,你和我说就行!”屋内,那个面色苍白的青年,一边挽着衬衫衣袖,一边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邢凯弯腰坐下,随即从兜里掏出烟,一边点着,一边说道:“华哥说,明天他把彭欧欧领来,但有个条件……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知道!”面色苍白的青年,挽好衣袖,随即笑着说道:“你华哥要在老挝借个道儿,去国外,是不?”

    “恩?”邢凯一愣,瞬间懵了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青年从裤兜里掏出手机,随即按了免提键,直接摆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方圆死了。”邢凯自己的声音, 在电话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操!”邢凯扑棱一下站起,身体往后退着冲青年问道:“你他妈的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青年赤着小臂,从墙上顺手摘下来纯纯手工打造的开山刀,随即看着邢凯说道:“把脖子伸出来!”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!你是谁!?”邢凯再次后退,双腿咣当一声撞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林家一代!于亮!”青年瞪着眼珠子,举起了钢刀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邢凯完全不信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得感谢老天开眼!在我家最需要的时候,让我出狱!不远万里奔袭,砍你脑袋,剁你双腿,让我那个不到二十五岁就死了的傻弟弟……闭上眼走!”于亮猛然轮动手臂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一刀,活劈邢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