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07 白涛来了
    第二日,晚。??火然文  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谭华,肖康,还有另外六人,站在边境线。

    “不回来了?”肖康冲谭华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不来了。”谭华背手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看着彭欧欧的小肥呢?他不跟咱们走?”肖康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进老挝,小肥就放了彭欧欧,他后走,我会让人接他。”谭华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恩。”肖康一笑,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渔船按约定好的时间,来到渡口,接人的还是上次那两人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谭华接到一个短信,是邢凯发来的,上面写道:“我已见白涛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谭华扫了一眼手机屏幕,随即迈步登上了渔船。

    “操嫩娘的,这回你没拿枪啊……!”渔农调侃着冲肖康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回咱是朋友!”肖康坐在船板上回道。

    “走喽!”

    渔农喊了一声,开船就往回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老挝境内。

    付姓中年开两台车,只带一人,在岸边接上了谭华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好,华哥。”付姓中年伸出手掌,冲谭华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左手还戴着手套?”谭华指着付姓中年的左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我有个外号吗?”

    “啥外号?”

    “付九指!”付姓中年调侃着回了一句,随即拉着谭华的胳膊说道:“这边不比家里,车少,咱们挤挤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谭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吧,那边已经等着了。”付姓中年替谭华拽开车门,随即引着他上了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半小时,民房院内。

    一个大长方形箱子,摆在地面上,充当桌子,上面摆放着国内常见的菜肴,还有半只烤羊。

    谭华,付姓中年到了以后,把车停在了院门口,而家里的人也出门迎接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好意思昂,华哥,这边条件差一点,买点好东西得开一个多小时车,这里也他妈没冰箱,东西准备少,咱今天对付吃一口!”付姓中年,一边招呼着,一边喊道:“把老彭也叫出来!”

    “哎,好叻。”院子内的人应了一声,随即小跑着奔民房走去。

    “来,别客气昂,都坐吧!”付姓中年再次招呼一声,随即拉着谭华坐在了首位。

    “白涛呢?”谭华坐下以后,翘着二郎腿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呵呵,华哥,你还差点事儿。”付姓中年顿时一笑。

    “邢凯呢?!”谭华又问。

    “华哥,你没听清啊?哈哈,你还差点事儿。”付姓中年龇牙拍了拍谭华的大腿,随即说道:“你把你差的事儿办完了,他俩马上就到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谭华点头一笑。

    “来,来,酒打开!别站着,坐,坐!”付姓中年再次冲肖康等人招呼着。

    这时,彭殿海顶着满头白发,从屋内走了出来,他看见谭华以后,面无表情的坐在桌子对面,张嘴就问:“我儿子呢?”

    “哎,差的就是这个事儿。”付姓中年笑着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早卖两天配方,能弄出这么多事儿吗?”肖康看着彭殿海噎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谭华,我命都给你了!我儿子呢!”彭殿海推开酒杯,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兹溜溜!”

    谭华喝了口白水,随即一声没坑,从兜里掏出了电话,直接拨通过去说道:“恩,可以办了,给他一部手机!”

    “华哥地道!来,喝酒,喝酒!”付姓中年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叮当!”

    众人端杯,付姓中年和谭华一人喝了一大口,但肖康等人就是用嘴唇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话已至此,饭局开始。

    众人谈天说地,但嘴里一句正经话没有,彭殿海没再问自己儿子,谭华也没追问邢凯在哪儿,双方把话题扯的很远,坐在月亮高悬的星空下,只吃饭喝酒。

    足足半个小时过去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手机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!”谭华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我找彭殿海!”电话另一头的人,挺没素质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谭华停了一下,直接把电话放在了付姓中年旁边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付姓中年根本没拿手机,而是伸手推给了彭殿海。

    “喂?谁?”彭殿海问道。

    “爸,我是小欧……!”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彭殿海听到儿子的声音,老泪纵横,他咽了口唾沫问道:“长话短说。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刚刚把我放了,我出来了!”彭欧欧也很激动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安全吗?”彭殿海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被弄在景洪市区,出门以后,我打车到了派出所门口给你打的电话!安全!”彭欧欧赶紧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!”彭殿海彻底放心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激动的,还能不能吃进去饭了?”付姓中年斜眼冲彭殿海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了。”彭殿海哪有心思跟谭华扯犊子,他知道儿子没事儿以后,直接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克子,给你彭大爷送屋里平静平静……!”付姓中年放下筷子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叻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彭殿海将电话还给谭华后,迈步就离开了饭局。

    桌面上。

    谭华剥着虾,低头说道:“白涛呢?”

    “哎,这回他能来了!”付姓中年擦了擦嘴,随后站起身,拿着拨通电话说道:“涛啊!快点吧……你华哥迫不及待要见你!”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电话还没等挂断,远处大灯光芒亮起,三台车急匆匆的赶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早都到了啊!”谭华看向远处一笑,随即又问:“邢凯呢?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邢凯也早都到了!”

    这时,门口处,于亮走了出来,身后跟着俩人,直奔餐桌。

    “他是?”谭华看见于亮,顿时一愣,感觉很面生。

    “他啊?他,我也不知道咋介绍,你让他自己说吧。”付姓中年拽开凳子,随即笑呵呵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要见邢凯是吧?”于亮搓了搓手掌,走到桌面低头冲谭华问道。

    谭华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都跟你说了,他早都到了!”于亮突然吼了一声,随即把住桌沿儿木板,右臂猛然一用力!

    “轰隆!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桌子木板掀开,上面杂物乱飞,锅碗瓢盆,叮叮当当的射飞了出去!

    “操!”肖康本能一躲,伸手大飞飘过来的一个铁盆,他在低头一看!

    长木箱子里,邢凯盖着罗汉被,脑袋上方插着三根檀香,身体与脑袋分家,眼珠子瞪着,面色铁青的看着谭华,一动不动!

    “咣当,咣当!”

    三台汽车,在院门口停滞,林军带队下车,手里左手拿枪,右手拎着半米长的纯手工开山刀,胳膊上缠着黑布吼道:“艹你妈,谭华!!过了湄公河,我让你先开三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