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12 对话二斌
    包房内,那两个小伙离去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谁他妈叫朱子良啊?我咋没听过呢?”小崔挺不解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来的朱子良?根本没这个人,肯定是老汤在哪儿整事儿呢。”方圆点了根烟,随即补充道:“整俩傻b拿着枪,进屋晃悠一圈,想吓唬吓唬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估计,老汤现在是摸不清楚,谭华到底是啥结局!而他手里掐着合同,也知道咱早晚得找他!所以,整俩人试试咱这边的态度。”张小乐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,他就是这个意思。”方圆点头。

    “打听打听,刚才进屋那俩人,是跟谁玩的。”林军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以后。

    延市,糖糖慢摇。

    二斌在一楼最大的卡台,请外地几个朋友喝酒,唠嗑,沙发上起码坐了二十多人。

    这个二斌在延市,比谭华起来的晚点,但也算是成名多年。二斌辍学很早,初中没毕业,就进国有工厂当小工,并且跟一个师傅学了汽修,据说手艺很好。到了04.05年,国有工厂倒闭,二斌凭借自己懂车,所以,就在二手车市场混,并且找了不少以前的同事和发小。这帮人死抱一把,为了抢活儿,为了生存,在当时干出了不少硬事儿。逐渐以二斌为首的这帮人,在城南二手车市场形成垄断规模,其他车贩子,一台车得给二斌交百分之五的手续费,如果二斌看上的车,往外放一句话,那二手车市场所有车贩子,给出的买进价格,全部一样!

    后来随着混乱的二手车市场,被政府执法部门连续归拢,那以前的方法就行不通了,而且买卖车的交易,也越来越正规。所以,攒了一定资本的二斌,开始倒腾美规车,在4s店一条街,弄了个“名车宴”车行,形成了自己的实体。

    二斌的整体实力,肯定进入延市一流,但此人虽然外表粗狂,但内心饱满,为人不太嘚瑟,除了车开的好一点,平时很低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卡台内。

    “你帮老汤掺和配方的事儿了?”一个朋友抽着水烟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呀,我不欠他个过儿吗?!他墨迹我好几回,我也是真躲不开,就帮他试试呗。”二斌摸了摸脑袋,随即回道:“有钱的朋友,还是得维持啊!这年头,谁还求不着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昂,别掺和他这事儿,你也不缺那俩钱,何必惹这麻烦呢!我可听说……谭华没了。”朋友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我心里有数。”二斌一笑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舞池门口。

    林军和于亮,还有**,一共就仨人,大步流星的走到了二斌卡台边上。

    “来,哥们,让让!”林军一笑,伸手就扒拉开站在卡台外面倒酒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哎,好!”青年以为林军是二斌的朋友,所以,迈步让开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林军迈上台阶,随即就进了卡台,他目光看到二斌以后,非常自来熟的坐在了他的旁边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?”二斌皱眉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叫林军!”

    二斌一愣,其他人也是全都将目光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!”二斌打量了一下林军,随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个朱子良,找我了!”林军甩了甩腕表,随即笑呵呵的看着二斌问道:“你和他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哎,那天进我包房放话的有你吧?”于亮扫了一眼卡座里面的人,突然认出那天进包房的一个青年。

    “是我,咋地啊?”青年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于亮一拳怼在了他的脖子上,随即单手插兜问道:“你不说,你要替你汤哥,走走社会流程吗?!来吧,我看看,你有啥流程!”

    “哎,亮!”林军笑着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**左右手各掏出一把仿六四,站在原地,没吭声。

    二斌一伙,没有在动弹。

    “带枪来的啊?”二斌弹了弹烟灰,笑着看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抢我饭碗啊?”林军撇嘴反问。

    二斌皱眉看着他,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来,我跟你喝杯酒!”林军停顿一下,伸手抓起香槟,直接倒了一杯,随即站起身说道:“二斌,我敬你是先玩的!干了昂。”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林军仰脖一口闷了,随即他指着二斌说道:“你是先玩的,敬杯酒,面子我给你了!但我把话给你放这儿,老汤的配方我看上了,我不管你多大个手子,你要想抢我饭碗,你先问问你兜里的子弹,够不够用!”

    “跟谭华试两下,你这是有点飘了呗?”二斌摸着脑袋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觉得我飘了,那我就跟你在试两下呗?”林军低头喝问道。

    二斌看着林军,没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林军推开被于亮怼一杵子的青年,随即转身走出卡台,但他没有马上离去,而是步伐缓慢的去了二楼。

    在二楼上,钟振北,韩宗磊,范文玉,小崔,杜子腾等人全都在场。

    二斌皱眉看向楼上,目光扫到钟振北和韩宗磊的时候,眉头拧了个疙瘩。

    “在你这儿喝完,林军人都没走,直接就去了二楼了!这是啥意思啊?大哥?”朋友冲二斌问道。

    二斌翘着二郎腿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为了彭殿海这个配方,林军死了个弟弟……操,折进去这么多,你觉得你要横插一杠子,他能不能跟你玩命?” 朋友在问。

    “恩!”二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十分钟以后,二斌等人离去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的时候,二斌给老汤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咋了?!”老汤问。

    “林军我见了,你那个事儿……你俩谈吧。”二斌直言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老汤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是朋友,所以劝你一句!钱能挣就挣,不能挣,也别跟自己过不去!谁都谈不上怕谁,只有值不值,你说呢?”二斌挠了挠鼻子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谭华咋样了?”老汤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他是百分百的没了,要不,林军不会这么找我。”二斌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,你在帮我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啥忙?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请林军吃饭!”老汤喘息一声,快速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