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19 折在黑旅店
    半地下室的黑旅店内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

    “博子,你觉得那个张总明天能拿货吗?”东东一边啃着鸡爪子,一边蹲在椅子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没看见,他那个獒厂啥规模啊?!我觉得两三百个对他来说,不是啥大钱儿!他要能看中咱的货,估计应该能买。”小博喝了口啤酒,随即补充道:“咱这段时间挺渴,我哥心里价位是两百二三左右,如果他明天讲价,我就给他便宜点,早卖了,早利索!”

    “但愿能卖吧,这边一出手,我就轻松了。老头老太太岁数都大了,一直嚷着去三亚,我要再不领着去,就特么没机会了。”东东扔掉鸡骨头,随即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俩也别吃了,睡了吧。”小博擦了擦手,冲着另外两个同伴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团队四人,一共开了两间房。小博和东东一间,另外两人一间,众人吃饱喝足以后,就各自回屋休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12点多。

    一台哈弗h6,一台陆风x5停滞在黑旅店门口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h6车门被推开,一个五大三粗的青年,外面穿着皮夹克,里面套着警服,从车内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这儿吗?”青年下车以后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尹哥,是这儿。”两台车里一共走出七个人,其中一个同伴张嘴答道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尹哥从腰间掏出手枪,撸动一下枪栓后招呼道:“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“你俩在外面蹲着。”尹哥大步流星,指挥了一下同伴,随即来到旅店门口叫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一个中年妇女,披着羽绒服,开门问道:“住店啊?”

    “认识这是啥吗?!”尹哥拿枪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兄弟,我们这儿可没有卖-淫的!”中年妇女顿时拔高嗓门回道。

    “四个人,全是不到三十的小伙,他们开了一台捷达,住在哪屋?”尹哥快速问道。

    “105.106!”

    “有后门吗?!”尹哥低头再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三子,把监控清了,其他人跟我抓。”尹哥说完就奔走廊里跑去。

    “哎,哎,不是,你们警察动我监控干嘛?”旅店老板娘略微有点懵圈的喊道。

    三十秒以后。

    105室门口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尹哥一脚蹬在破旧的木板门上。

    “扑棱!!”

    屋里,小博的两个朋友,瞬间坐起。

    “我操,有人。”其中一人直接奔枕头下面摸去,嘴里惊呼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尹哥第二脚紧随其后,木板门瞬间弹开。

    “别动,别动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还拿刀!”

    “给我放下!”

    尹哥带着两三个人冲进来,直接将小博的两个同伴从床上粗暴的抓下,随即将其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另外的一个房间内。

    小博睡觉根本没脱衣服,他听到隔壁有喊声后,扑棱一下坐起,随即反应极快,一边往窗台上爬,一边拿起电话,拨通了自己大哥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哥,事儿响了,你快走……!”小博扯脖子冲电话嚷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房门被踹开,尹哥冲进来喊道:“电话下了,拷上!”

    “我去你妈的!”小博骂了一句,根本无视尹哥手里的枪,转身爬到窗台,就拽开了塑钢窗。

    “你往哪儿跑!”

    外面蹲坑的俩人,猫在半地下室的窗台上面,一脚蹬在了小博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小博被踹到地上,鼻孔窜血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尹哥弯腰,抓住小博的脑袋问道:“给谁打电话呢?”

    “给你爸!”小博扫了一眼尹哥的警服,心瞬间就凉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尹哥回头就是一个大嘴巴子,随即吐了口唾沫骂道:“嘴真欠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其余警察开始翻找屋内,一两分钟后他们在柜子里面搜出黑色包裹,打开一看,四件文物全在。

    “收队!”

    尹哥喊了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小博,东东等四人,被背着双臂拷上手铐,随即带出黑旅店。

    “脑袋也给他们蒙上。”尹哥指着四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蒙我脑袋干你妈b!”小博无比意外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尹哥同伴不由分说,拿着衣服或方便袋,直接给小博他们脑袋蒙上,随即塞在了车里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三台车同时起步,除了h6和陆风x5,小博他们那台破捷达也被开走。

    h6车里。

    “喂,抓完了!恩恩,四件货!你净扯,一共就这俩b人,我还用开枪吗?呵呵,行……!”尹哥嘴角挂着微笑,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博坐在车里戴着手铐,身体被俩人按着,脑袋上也蒙着衣服,所以,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被哪个部门抓了,更不知道自己将会被押到哪儿。

    小博在心里估算,他约莫着车开了将近四十分钟,自己才被带下去。并且他感觉,自己似乎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地带,因为其他人说话有回音,而且这里还特别冷,不像是密闭空间或者是房屋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昂!妈b的,赛脸收拾你们。”尹哥呵斥了一句,回声久久飘荡。

    “你们他妈的到底什么路子?”小博心里有点疑惑,随即吼道:“蒙着我干你爹篮子。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搭话,随即小博感觉自己被拷在了一张木质椅子上,并且还被对方用东西堵住了嘴,用胶布在脸上缠了几圈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小博感觉吹到自己身上的冷风越来越明显,甚至好像都有雪花打在自己脸上一般!

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小博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儿,他试着挣扎拷在自己双手上的铐子,但身体一用力,四角支撑的凳子失去平衡,随即咕咚一声砸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旭日高升,阳光照在屋外的雪地上,发出硕硕白光。

    “滋啦啦!”

    一个捡破烂的流浪汉,掀开小博脑袋上的衣服,随即又帮他把嘴上的胶布撕开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小博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,冻的牙齿不停打颤,睁着眼睛看着流浪汉,又看着空旷的烂尾楼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行为艺术?!”流浪汉看着倒在地上,两手拷在破椅子上的小博,一脸懵b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博冻的跟孙子似的,根本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体格真jb壮,哎,就零下二十**多度,一宿能没冻死你?”流浪汉似乎发现了奇迹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……你能不能帮我解开?!”小博咬牙骂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