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24 过年
    三天以后。燃? 文小说 ??   w?w?w?. 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长c,一个普通的家常菜馆里,大勋站在吧台内,正低头算着简单的账目。

    “哥,摸清楚了,张伯伦一直在黑山獒厂,人根本没躲。”东东和几个同伴,站在吧台边上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没躲,是拿咱们没当回事儿!”大勋笑着说道:“钱,货,我都不要了,整死他!”

    “……妥了。”东东点头。

    “让必武带着你们,做完就不用回来了,有活儿,我再联系你们。哦,对了,货丢了,你们身上也空了,这一两天,我给必武打点钱,你们先花着。”大勋自始至终没抬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勋哥,你这也……不宽裕,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宽裕,不缺你们的,去吧。”大勋伸手拍了拍东东的肩膀,声音温文尔雅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众人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哎,老板,我土豆丝啥时候上啊?”客人坐在桌上,皱眉喊道。

    “马上,马上,我去厨房给你催催。”大勋客气的回了一句,随即转身就往厨房走。

    “为啥不让我去?”小博堵在厨房门口,瞪着眼珠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去干啥啊?”大勋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老这么护着我,我能有威信吗?!”小博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,你不需要威信。”大勋干脆的扒拉开小博,随即冲厨房的师傅喊道:“土豆丝快点!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老这样,大家都分一样的钱,你总这么遮着我……!”小博扒拉扒拉的就开始叨咕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机响起,大勋低头扫了一眼号码,随即停顿几秒,才将电话接起。

    “喂,勋哥吗?!”电话中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大勋眨着眼睛,走到后门处,明知故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勋哥,你咋的了?!我你还信不着?”电话另外一头的人,语气轻松的说道:“哎,你在红山出的那批货,放没放手呢?!要是没撒手,你把货给我吧,我联系上了一个港商,价格都谈的差不多了,人家不差钱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给我打的电话?!”大勋粗暴的打断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家里啊!”

    “行,我就在你家附近呢,我去你家里谈!”大勋目光平静,低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!”对方这人明显停顿一下,有点接不上话。

    “你家里都谁在啊?!”大勋语速很快,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我和我媳妇!”对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让你媳妇接个电话!”大勋几乎语速不停歇的逼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,我,媳妇在洗澡呢。”对方有些慌乱了,语气完全没了轻松。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大勋直接挂断了手机,随即一边往外扣着手机卡,一边走到吧台旁边,冲着一个中年说道:“我得走一段,家里你多照应,有人找我,你啥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中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!”大勋搂着小博的脖子,顺着后门就离开了饭店。

    “咋了,哥?”小博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出货的下线,应该是出事儿了!他点我了。”大勋语气平静,随即换了一张临时账户的手机卡,停顿一下后,拨通了东东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勋哥?!”东东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还没出市区呢,咋了?”

    “别去了!你们把枪放好,先全散了!”大勋想了一下,随即补充道:“你告诉他们,你们之间,彼此不要联系,谁打电话都不接,最好能把手机卡全换了,有事儿,我会挨个联系你们!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?”东东一愣。

    “红山的事儿响了,一个下线搂进去了!咱别太招摇。”大勋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下线全都没见过咱,咱用这么紧张吗?”

    “下线被抓不是问题,问题是咱不清楚,抓捕单位的态度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恩!”东东点了点头,随即问道:“那张伯伦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办法,让他再蹦跶一段吧!”大勋停顿一下,挠着鼻梁回道。

    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出手就奔整死人的大勋团伙,暂时销声匿迹,化整为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勋等人消失以后,死货被黑的风波就暂时停止,日子也一天一天过去。

    六层酒店还在装修,林军本来想着在过年之前,能把室内装修的活儿全干完,但天气寒冷,再加上临近年关,工人也不好找,所以,这一拖,就拖到了过年。

    一年到头了,即使再忙,也要歇两天。所以天叔在小年那天,就把林军团队核心成员的分红给发下去了,并且宣布休假,等到正月十五在上班。

    大家拿到钱以后,连续扯了几天犊子,随即就各自潇洒去了,有的回家了,有的结伴旅游去了,据说是张小乐和方圆,放弃跟林军等人过年,亲自带队,领着李英姬,杜子腾,庆杰,小崔,小岩等人,从东北开始玩,一直“练嘴”到了杭州,但具体究竟谁真练了,谁假练了,那没人能说清楚,反正内部撕b很严重。还有人造谣说,李英姬练嘴的时候,杜子腾都没看见他脑袋……

    这帮人最后在西a与**汇合,随即大家一块过了个**的年。

    而林军在腊月二十八,就和周天,沈曼,于亮,还有蜜蜜一块走了,他们先去了三亚亚龙湾,并且叫了林军父母,还有沈曼父母,蜜蜜父母,于亮父母。而且最让人意想不到是,林伟也来了,他再没人邀请的情况下,自己带着诚意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亚龙湾山间别墅内。

    “你爸你妈,对我好像还是有点……斜视哈。”林军找了个没人的时候,冲沈曼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连招呼都没打一个,就给他们姑娘拐跑了,不斜视你,还咋的?!”沈曼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真不差事儿了,好吗!就这个别墅,一天晚上五千多,我特么开了三个,住一宿就一万五!你见我啥时候这么奢侈过?我是用生命在讨他们乐呵,行吗?”林军叉腰回道。

    “肤浅!”沈曼喝了口橙汁,随即鄙夷的回道:“我爸妈,是那种喜欢浮夸生活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喜不喜欢浮夸我不知道,但你爸昨天晚上,确实管我要特-服小卡片来着!老头挺懂行的,人家说了,要外围的!”

    “放你丫屁,你爸才叫特-服呢!”沈曼顿时急眼了,上去就是一顿狠挠。

    “哎,你爸叫特-服还不让说。”

    “拿我爸开玩笑,我特么挠死你!”

    “真他妈不讲理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闹了,都挺大个人了,还那么幼稚……!”林伟坐在地板上,一边玩着魂斗罗,一边说道:“吃年夜饭了!”

    就这样,三四家子人一块在三亚过了个年。这几天,大家欢聚一起,气氛温馨融洽,林军远离勾心斗角,远离了是是非非,一年到头,心里就觉得这两天过的最轻松,最开心……

    然而,前方有路,你就得往前走,在生活中,快乐时光,总是让你感觉短暂,似乎还没抓住,看清,它就结束了……

    新的一年,新的征程,开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