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27 嘴欠,搅局
    刘润泽到了以后,林军,周天,范文玉等人就去了另外一个包房,而杜子腾,小岩俩人顶替林军,开始在酒店门口迎接其他人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包房门关上,林军,刘润泽他们,开始在包房里捅咕一些没羞没臊的事儿,宴席也正是开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壁包房,妖魔鬼怪齐聚,几乎延市一半有名有号的老炮,全部在场。

    “二斌,最近车卖的咋样?”魏彬没事儿就爱闲撩拨,用李英姬的话说就是,装b的人,总是寂寞的。

    “还行,这两年车辆市场挺好。”二斌对于老魏挺尊重,因为毕竟老魏算他前辈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,你哪儿能整到八十年代的军用吉普吗?我花高价买!”魏彬装b的境界一直在提升,现代车他明显开够了,要返璞归真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咋地?!要回味一下峥嵘岁月啊?那车都淘汰多少年了,我上哪儿给你陶腾去?”二斌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,陈年的东西有质感,我记得前些年刚在外面玩的时候,谁要开一辆军绿色的军用吉普,那小马子都得扒拉着睡……!”魏彬抽着烟,随即一针见血的说道:“人呐,条件好点了,就愿意回忆以前,你说是这个理不?”

    “有鸡毛质感啊?!那破车早都停产了,又费油,又磕碜,挂档还别大腿根。”张伯良不太认识延市的人,所以咣当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。”魏彬扫了一眼他,只咧嘴一笑,根本没接话。

    “好好吃饭昂!”二斌有点烦的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老魏,你物流的事儿最后咋说了?”老汤岔开了话题,直接忽略了张伯良,随即与魏彬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伯良也没当回事儿,他坐在索刚旁边,粗略的扫了一眼,突然看见索刚领着的那个女孩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不何大美吗?操,你咋过来了呢?”张伯良冲那个姑娘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,过来随个礼。”那个姑娘抬头扫了一眼张伯良,语气不冷不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俩认识啊?!”索刚一愣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不认识吗?我俩同学。”张伯良龇牙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索刚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喝一个啊?”张伯良甩了甩腕表,笑吟吟的冲何大美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喝啥喝,都唠嗑呢,改天吧。”何大美探头小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操,他唠他们的呗!老同学好长时间不见了,来,喝一个。”张伯良挺热情的到了两杯啤酒,随即用旋转玻璃,转到了何大美身前一杯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何大美扭头看了看索刚。

    “是同学,那你就跟他喝一个呗。”此刻索刚的脸上还挂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干了昂!”何大美端起酒杯,跟张伯良碰了一下后,随即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哎,你现在干啥呢?!”张伯良眨了眨眼睛,继续闲唠嗑的问道,因为他也不认识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没啥事儿,呆着呢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呆着就有钱花啊?!”张伯良的说话风格有点怪,而且社会上也有很多这样的人,表面上看,他们说话没啥毛病,但你要细品,总感觉话里带刺儿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就花,没有就不花呗。”何大美有点烦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哎,你多长时间没回老家了?小琴你们还有联系吗?”张伯良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联系。”何大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咋地,现在混好了,老同学全不扯了呗?”

    “跟那个有啥关系?我都来延市多少年了,电话都换好几回了。”何大美彻底烦了,她推开凳子站起,随即冲索刚说道:“我出去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恩,去吧。”索刚也烦的不行,知道何大美要躲出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,操。”张伯良看着何大美的背影,随即冲同伴也不知道嘀咕了什么,反正最后几人都很烦人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索刚皱眉看了他们一眼,也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对象啊?!”张伯良龇牙又冲索刚问道。

    “咋的了?”索刚没有正面回答,脸上也没了笑模样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。”张伯良脸上漏出一副,我知道,但我不说的表情,无比招人烦的把话题收住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喝多啦?”索刚抽着烟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,我就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吗?你瞎问个jb啊,操。”索刚脸挺冷的扔下一句,随即目光死死盯着张伯良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哎,咋的了,刚?”二斌听到那个操字,特别敏感,所以抬头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索刚裹着烟头,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操,我问问都不行啊?”张伯良的后背咣当靠在椅背上,斜眼也看向了索刚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跟谁操操的呢?”索刚直接把烟头弹在了张伯良脸上!

    “哎呀,我操!”张伯良瞬间窜起,伸手就捂住了被烟头烫一下的左侧脸蛋子。

    “你妈了个b!”张伯良的朋友,直接把啤酒瓶子抄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操!”索刚晃悠了一下脑袋,伸手一把拽住张伯良朋友的脖领子,随即问道:“你这个小崽子,毛长齐了吗?啊?你要干啥?”

    “哎,刚子!”二斌站起来,伸手拉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刚,削他!”魏彬直接喊了一句,而他身边的那俩小伙,也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明显是要帮着索刚。

    “哎呀,魏哥,你可别跟着添乱,这是我朋友弟弟。”二斌冲魏彬扔了一句,随即拉着索刚说道:“小刚,小刚,别整,操!我朋友的弟弟……!”

    “这小b崽子,进屋就找事儿,我一直就没吭声。”索刚被气坏了,浑身直哆嗦,但他被二斌拉了一下,还是松开了对方的脖领子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!索刚是吧?!来,你出来。”张伯良还在叫号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给我滚犊子!”二斌烦躁无比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出去,来,我看看你能咋地?”索刚一笑,拉开凳子就压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个屯子出来的。”魏彬也十分讨厌张伯良,感觉这b孩子一点教养都没有!

    不论哪个行业,哪怕就是混社会的,那有涵养,讲规矩,也会让人高看一眼!

    屋内坐着的,全是在延市拼了十年往上的老家伙,他们就是没地位,张伯良一个小辈的是否也该保持一定尊重?

    二斌现在混的这么好,但他跟魏彬说话,最多也就是开个玩笑,啥时候从嘴里带过出过一个脏字?

    一两分钟,二斌将双方拉开,随即给张伯良撵出了包房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x6里,张伯良从后备箱抽出片刀,气的咬牙切齿,随即一抬头,看见何大美正站在酒店门口,一边抽着烟,一边低头看着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