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39 不停汇聚的线索
    医院,抢救室里。火然?文 ???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“不行,胃里还是有残留!”医生抬头冲护士说道:“插管,二次洗胃!”

    “准备就绪!”两个助手,几乎没用十秒钟,就做好了二次洗胃准备。

    “调节参数,注入500-700ml洗胃液!”医生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注入量,会不会太多!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洗不干净,一吸收,就完了。”医生呵斥了一句,随即说道:“准备好强心剂和心脏起搏器,做好最后救治准备!”

    “噗噗!”

    林军剧烈咳嗽,口腔和鼻孔喷出的白色泡沫中掺杂着鲜血,脸色铁青,看着十分渗人。他现在就跟农村已经死亡人士,等待出殡时一个表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沈曼已经吓傻了,坐在长椅上,没有表情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……天叔,晚上防暴队那边……!”电话中,不明情况的融府康年高层,不厌其烦的打电话絮叨着。

    “我跟没跟你说,不要再打电话烦我了!能听懂吗?”周天喊完,直接把电话扔了,随即推开楼梯间的门,弯腰进去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等了五分钟,张小乐迈步也走进了楼梯间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周天坐在满是灰尘的台阶上,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**和我打电话,说军就喝了两口,瓶子里有水,肯定稀……稀释了。”张小乐结巴的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想了一下。”周天低着头,裹着烟嘴说道:“军,要没了,我该干点什么?”

    张小乐无语。

    “想了半天,我发现我啥也干不了,他要没了……你说,我还有啥奔头?我就是因为他,才弄这些事儿的,你不也是吗?”周天嘴角抽动,抬头看向张小乐的时候,脸上只有木然和惶恐造成的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……叔,你说完,我也想了一下……跟你一样。”张小乐手掌哆嗦的点了根烟,抬头看着楼梯间的昏黄的吊灯,木然发呆。

    “氰酸钾铝是农村药狗用的,再驴的狗,沾上就倒……!”周天右手夹着烟卷,带火星的灰烬掉在手上,他都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张小乐咬了咬牙,没敢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健身馆内。

    韩宗磊带着大案队的人到场。按理说今天这个案子虽然构成蓄意谋杀,但却轮不到韩宗磊出勤,所以,他是听说被害人是林军,才从别人手里把这个案子接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跟犯罪嫌疑人打过照面?”韩宗磊冲**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**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情况!”

    “我问了一下这个健身馆的负责人,他说跑的那个小子叫李腾,我发现他以后,就追了出去。但商场外面有两人接应,大概都三十五岁到四十岁左右,我要抓李腾,他们有一人拿枪指着我,而我离他正驾驶的位置大概三米远,这时候,再强抓,已经没意义了!”**详尽的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车牌号你还记着吗?”韩宗磊又问。

    “记得!”

    “他拿的什么枪,你认识吗?”韩宗磊又问。

    **听到这话停顿,随即看了一眼韩宗磊周边的刑警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和军是朋友,你说你的。”韩宗磊面无表情的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黑河那边产的,就是河北产的,仿六四,枪体粗糙,左侧握手处,有流水杠……!”**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军喝过的那个水瓶子,你拿回来了,是不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把他交给我们的技术员。”韩宗磊补充了一句,随即冲同事说道:“叫他们负责招聘的经理,我需要李腾入职时候的信息!不过这信息,我估计是假的,所以,你们把照片直接发给局里,让户籍科在全省有案底的两劳人员名单中进行扫描,甄别!然后,让李腾入职这段时间认识的同事,全部到休息室,我要进行简单问话,了解情况!”

    “好叻。”

    几个同事一点头,随即各司其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韩宗磊开始单独问话李腾这几天认识的同事。但问了几个以后,韩宗磊得到的全是一些没用的信息,比如李腾平时不爱吭声,跟谁也不处关系,干完活就回家,很少说话之类的。

    而正当韩宗磊准备放弃询问,让其他同事记录的时候,这边终于挖出了一个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李腾,跟你一块吃过饭?”韩宗磊皱眉冲着一个勤杂工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有一天我有事儿,就让他替了我半天,后来我给他半天工资,他没要,所以,晚上就请他吃了顿饭。”勤杂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负责什么工作的?”韩宗磊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负责库房的,有的时候,也扫扫地,擦擦泳池和健身器械啥的。”勤杂工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矿泉水在不在仓库里?”

    “没摆冰箱里的,当然在!”勤杂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经常请假吧?”韩宗磊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恩,这个月经常请……我刚处了一个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回忆回忆,你和他吃饭的时候,除了常规对话意外,他还说没说别的?类似于打听健身馆的情况,接打电话之类的!”韩宗磊经验十足的引导。

    勤杂工眯着眼睛想了半天,随后含糊着说道:“他倒没跟我打听健身馆的情况,但他确实接了个电话,而且不是在饭桌上,是他上厕所的时候。我记得,他好像在电话里,说什么白哥的钱还没到……那我等两天还他事儿……而且说人已经盯上了,你让茂名哥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韩宗磊听完这话,就迅速的在纸上写下了三个字,一个是白,一个是茂名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韩宗磊离开审讯室,随即冲同事说道:“基本弄清楚了,这个李腾,肯定知道刚才那个勤杂工经常请假,所以故意替班,因为这样,他能接触到仓库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对啊,就算他接触上了仓库,那他是怎么知道林军会喝那瓶水的?”同事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笨呐,先投毒,把瓶子做好标记,林军什么点水,他什么时候把这瓶拿出来!”韩宗磊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医院内,林军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,打飞插在嘴上的管子,随即断断续续的嘀咕道:“叫……叫……叫周天……我天叔……我要立遗嘱……!”

    ps:说一下读者在手机站看不到更新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看书时,出现404页面无法链接,请先点本书页面,阅读下面的那个最新章节按钮,如果点了还没有效果,那就请消退账号,多刷新几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