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46 一个都没回来
    “还他妈瞅啥啊?!事儿主都发话了,人家不差钱,干吧,操!”

    “镐把子论起来,整他!”

    两个带队的站在马路牙子上面,指着远处的杜子腾等人喊道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“噗嗤,噗嗤!”

    黎小权靠在r8上面,一边咬着西瓜,一边歪脖看向杜子腾,脸颊充满调侃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人群一瞬间涌上,随后你就看,杜子腾等人站在人群中央,噼里啪啦的轮开镐把子和军刺想冲去,但却无济于事,因为人太多了!

    由于手里没枪,所以,杜子腾他们根本震不住冲上来的人群,甚至连对话都没有,就直接被砸趴下!

    酒吧门前整洁的油柏路,充斥着打掉的镐把子和片刀,出租车大灯明亮,映出地上一块块血点子!

    “艹你妈,还手!”一个青年捂着冒血的脑袋,连续对着地上的李英姬踹了n脚,随即喊道:“干他!砍他腿!”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数把片刀举起,就要直奔李英姬的大腿砍去。

    “行了!” 黎小权扔下西瓜皮,随即擦了擦嘴,双手插兜走进了人群。

    小岩被七八个人按着,浑身全是脚印子,鼻孔窜血,脸上沾染的全是灰尘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我没撞死你,你又活过来了,是吗?”黎小权双手插兜,抬脚使劲儿踩了踩小岩的脑袋,随即低头说道:“跟着你军哥,老jb躺地下,滋味不好受吧?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篮子好了?呵呵!”小岩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黎小权一脚撅在小岩脸上,随即指着他说道:“你肯定还会进医院的!太平间!”

    “权哥,我他妈现在就想去,你送送我呗?”小岩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行,我拿得拿你们钓林军呢!”黎小权龇牙回了一句,随即指着杜子腾等人喊道:“明志!人给我带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,酒吧门口的斗殴散了,而派出所过来溜达一圈,连人影都没看到,直接走了。gl8和a4全部停在酒吧门口,没人动弹,但杜子腾等人全部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江边。

    一台a4刚从斗殴的酒吧门口开过来,安静的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“完了,人全没了!”方圆手掌哆嗦的点跟了烟,随即骂道:“这帮崽子,我操!!没他妈一个听话的!”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个已经没用了!”周天嘴唇发紫,低头到出两片药,随即直接干嚼了说道:“杜子腾他们打第一个电话的时候,我就让林伟,叫子然和贺相霖来了!”

    “对,找他!他能帮忙!”方圆立马醒悟,扭头看向了周天。

    “他帮不了大忙!”周条停顿一下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对,咱俩和他关系薄,不一定能请动他,我马上给军打电话,让他直接联系贺相霖!”方圆应了一声,直接就掏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啪!”周天直接拦了一下方圆,随即继续摇头说道:“你看的太简单了,在老贺的那个层面上,关系的薄厚,没有一点用处!只有他愿意干的事儿,和不愿意干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台卡宴,一台奔驰,停在了a4后面。

    “你和伟伟聊天,我下车找老贺,但你别说军的状况,更不能提军中毒的事儿!伟伟在老贺这儿呆的不错,所以,你告诉伟伟,只能是难为他,因为这事儿有点杂,而老贺肯定有自己的想法,但不是林伟能改变的,明白吗?”周天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!”方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谈完,二人下车。

    “怎么你们回来了,出啥事儿了?!杜子腾他们咋了?”林伟从卡宴上下来,皱眉冲方圆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啥事儿,过来聊!”方圆搂着林伟的脖子,直接走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另一头,周天拽开卡宴车门,直接坐了上去,车里就贺相霖和子然。

    “……为啥回来了?”子然皱眉冲周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出了点小状况,一句两句解释不清楚!”周天摸了摸脑袋,淡定自若的冲贺相霖说道:“老贺,长话短说,帮个忙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你说,我听听!”贺相霖看着周天,抽了口烟。

    “白涛要动,你给我拦他一道!”周天简洁明了。

    “为啥找我,不找满北伐?”贺相霖只稍微愣了一下,就明白过来周天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他不想碰白涛,也没那个野心,找他没用!”周天直接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行,我答应了!但你和军张回嘴,我不能就给你办说出来的事儿,这样,我帮你托人问问,看看能不能从黎小权手里,整回那几个孩子!”贺相霖干脆无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跟林伟说,这里面的事儿。”周天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讲究!”贺相霖一愣,伸手拍了拍周天的肩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北,某工厂仓库内。

    “傻b,你还讲义气吗?!艹你妈的!a4停在酒吧门口,我就看见了!为啥在酒吧门口揍你的人,你告诉我为啥?!”黎小权薅着杜子腾的头发,随即低头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b的,这都是古惑仔,都是浩南,山鸡,别的没有,就是义气!”明志站在黎小权旁边抱着肩膀,看着跪了一拍的杜子腾等人,龇牙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黎小权……你记着我的话,你仅剩的那个篮子,也早晚得没!”杜子腾脸颊无比青肿,眼睛基本已经看到不到是睁开的,还是闭上的,口中流着唾液和鲜血,整个人已经接近断片了!

    “这是林军的小叔子,就拿他练手!明志,给他小拇指砍了,给林军邮过去!”黎小权扔下一句,拿着手绢捂着鼻子就走了。

    五秒以后!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刀光闪烁!

    “啊!!”杜子腾一声惨叫,左手小拇指与手掌分开!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!!你个篮子!”李英姬怒着就要站起,但立马被人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!

    国会酒吧。

    子然和林伟俩人,上了二楼卡台区,大旗和茂名坐在沙发上,静静的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“找我有事儿啊?”茂名看着子然,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我找你啥事儿吗?”子然没坐下,双手插兜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,我听听!”茂名弹了弹烟灰。

    “黎小权和林家的事儿,你干瞅着,我也干瞅着,但你要伸手,我肯定揍你!”子然面无表情的冲茂名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茂名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贺跟白涛说的!”子然干脆答道。

    茂名看着子然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!”茂名接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茂名,北伐大哥,让我给涛哥带个话!人家的矛盾,就让人家自己处理,不带人多欺负人少的。但你要非得插一杠子,那北伐也想掺和掺和,俩家就玩玩呗!”电话里的人,语气调侃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