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57 出院
    林军大概休息了一个半月的时间,这还是他在经过无数次复查后,沈曼才让他出院,因为中毒这事儿不比硬伤,一旦检查的不彻底,很容易发生病变。?燃?文小?说?  ?? w?w?w?.?r?a n?wen`org

    出院这天,外面晴空万里,春意盎然,天气十分不错。

    “……感觉咋样啊?”钟振北抱着肩膀,龇牙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特么是再也不想来这个破地方了!一个半月,亲眼看见隔壁有两个,被拽进太平间塞冰箱里,我这胆儿吓都直突突。”林军这一个月胖了将近二十斤,身体明显臃肿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军哥,听说你当时都要立遗嘱了?”罗冰旭调侃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当时给我吓屁了,我真以为自己挺不过来了。”林军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哎,我就纳闷了,你特么欠一**子饥荒,你给谁立遗嘱,谁能干呐?”钟振北十分难以理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以为他可有钱了,操。”张小乐也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bb了,你们拿这事儿扯一个多月了,烦不烦,操。”林军脸色一红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一笑。

    “赶紧给袜子穿上,走了,走了。”沈曼穿着白色卡腰t恤,也不嫌冷,一边扎着头发,一边张罗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踏踏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青年拿了不少礼品,从外面走进来,探头问道:“林军先生是住这个房间吗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屋内的人全部回头,看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就是,怎么了?”林军穿上鞋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是人和健身俱乐部的,凌函,凌经理,让我过来看看您,送一些东西。”青年挠了挠头,随进拎着东西进屋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这话,都没吭声,林军也很尴尬的扫了一眼沈曼,随即说道:“哦,谢谢,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凌总说,事儿是在我们健身馆出的,看望看望是应该的。”青年弯腰把礼品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赌两毛钱,大傻军腿肚子哆嗦了。”李英姬坐在窗台上,斜眼冲刘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用你bb,我瞎啊,自己看不见?”刘卫翻了翻白眼回道。

    “车里东西太多,放不下了。”蜜蜜抱着肩膀,嘟嘴看着青年,没好气的搭了句话。

    “哎!”沈曼皱眉瞪了蜜蜜一眼,随即扭头冲青年说道:“谢谢你们凌总!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那我先走了。”青年放下东西,有点害怕蜜蜜的看了一眼,随即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军哥,红颜挺多呗?”蜜蜜调侃着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都是朋友……恩,朋友。”林军看了蜜蜜一眼,随即小声说道:“别挑事儿昂!”

    “哎呦,这几天没和凌函偷着吃牛排去啊?”蜜蜜同样小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操,别扯犊子。”林军烦躁的回了一句,随即岔开话题说道:“走吧,走吧,吃饭去!”

    林军一张罗,大家也就自动屏蔽了刚才的事儿,随即一帮人大大咧咧的跟着林军,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广西,某地,某宾馆内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李腾躺在床上,从钱包里掏出一千块钱,随即仍在被褥上说道:“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叫的是包天,这还没到点呢,还能干两次。”姑娘打着哈欠,坐在床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刺挠啊?”李腾抽着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怕你浪费,毕竟都花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滚犊子,刺挠自己扣去。”李腾烦躁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姑娘穿好衣服离去,而李腾躺在床上,一直愁眉不展的抽烟,很频繁,一根接一根。

    当天,疤瘌中年开车在靓点酒吧后面堵他,如果不是李腾事先弄了一把发令枪,突然搂火懵住了疤瘌中年,他估计自己现在肯定在那个大野地埋着呢。

    九死一生的把事儿干完,李腾一共拿了五十万酬劳,这个价格比2000年左右,翻了起码十倍!但李腾在知足之余,心里也很忐忑,因为他不清楚家里是啥状况,也一直在挂念一人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焦躁的翻着身,李腾坐立难安,他一直纠结到晚上,在一摸床头柜上的烟盒,发现里面一根烟都没有了,全没了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骂了一句,李腾起身穿好衣服,随即推门走出了宾馆包房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李腾连续穿过两条街,随即看见一家超市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给我拿一盒云烟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老板弯腰拿烟。

    李腾贼眉鼠眼的看向四周,突然注意到货柜上放着一部电话,他抿着嘴唇,沉默半晌,突然张嘴冲老板问道:“能打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长途六毛钱一分钟。”老板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李腾长出了口气,随即果断拿起电话,拨通了记忆中的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数秒以后,电话中传来一个姑娘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蓉蓉,是我,你别挂电话……!”李腾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胡映荣沉默半晌,态度挺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还好吗?家里的人找没找你麻烦。”李腾咽了口唾沫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问题,你好好的吧。”胡映荣明显不想多谈。

    “媳妇,我弄这些事儿,是光为了我自己吗?!不是你说的吗?你想买钻戒!你想买普拉达!现在咱能买了呢!明白吗?”李腾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胡映荣瞬间哭了。

    “过来找我,咱不在家呆了?行吗?”李腾又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合,融府康年。

    林军在自家酒店订了两个包房,请众人一块吃个饭,乐呵乐呵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啊?”林军稍微喝了一点,随即看着忙前忙后的杜子腾问道。

    “韬光养晦,韬光养晦!”杜子腾夹着裤裆,非常低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次你要在jb养不明白,我就彻底让你去韬光了,明白不?”林军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,别一出来就教育我。”杜子腾翻了翻白眼,随即张罗着喊道:“那个什么,菜咋样啊?我家这师傅还行吧?”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林军要继续教育教育杜子腾的时候,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起,林军低头一看,是刘润泽打来的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