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66 家丁
    当晚,李英姬和刘小军配合刑警调查了一宿,直到第二天一早他们才回家休息。r?anw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延市,林军家里。

    “嫂子没在家啊?”小岩困的直打哈欠,进屋以后大大咧咧的从冰箱里拿出一点吃的,随即一边吃,一边站在卫生间门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去珲c了,这两天回来。”林军刷着牙,含糊不清的回道。

    小岩听到这话沉默一下,随即说道:“下药的人,漏了。”

    林军拿着牙刷,停顿一下问道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就是你想的那个。”小岩擦了擦手掌,皱眉说道:“李腾和他们掰了,我用李腾朋友的身份试了一下,对伙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这仇报了得了,呵呵。”小岩虽然笑着,但却十分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三保知道吗?”林军甩了甩牙刷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知道啊,我俩一块去的。”小岩点头。

    “告诉他,这事儿别瞎说,就你俩知道就行了,剩下的你们不用管了。”林军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中毒的,要换成是亮哥他们,或者是我们,你肯定早都急眼了。”小岩低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,我早晚收拾他!”林军用毛巾擦着嘴,目光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小岩只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嫂子也不在家,咱俩下楼吃点。”林军冲了把脸,随即回道:“今天,有点重要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啥事儿啊?”小岩问。

    “见刘润泽他爸。”林军说着就走出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,延市周边某度假村马场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刘市长骑着马溜了一圈,随即穿着休闲装,带着鸭舌帽,从马上下来,笑呵呵的冲林军问道:“骑一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不行,我就会骑摩托。”林军摆手一笑。

    “唰!”工作人员将缰绳从刘市长手中接过来,随即牵着马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马场内,道路平坦,绿意盎然,林军与刘市长并肩,一块散步,溜达着。

    “你懂马吗?”刘市长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懂。”林军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,其实我不懂,只是以前我有一个领导,是内蒙人,他喜欢骑,后来我就会了。”刘市长一笑,随即补充道:“交际,交际,多交一个朋友,就多会一个技能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恩,这两天没事儿,我也学学。”林军一笑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林军啊,你去过本市的青年湖吗?”刘市长一边背手往前走着,一边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过,我媳妇愿意吃哪儿的路边摊!”林军一愣过后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来,给我根烟。”刘市长驻足停步,伸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再次一愣。

    “这儿的空间相对私密,抽一根,没事儿。”刘市长和蔼一笑。

    “哦,呵呵。”林军点头掏出了烟,随即给刘市长点了一根。

    “兹兹!”

    刘市长站在土坡上,深深吸了口烟,随即轻声说道:“青年湖是今年市里主要计划,我负责,要把它填了。”

    林军意识到正题来了,所以只微笑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改造城市地标性建筑,切断的是百姓感情,耗的是大量资金,干好了,最多百姓不骂你,干不好,人家会说,你把人家儿时的记忆都填没了。”刘市长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改造城市风貌嘛。”林军含糊着符合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扯淡,面子工程而已,这没什么忌讳的,国家要国家面子,地方要地方的面子,就这么简单。”刘市长一点也不隐晦的摆了摆手,随即问道:“小泽说,你开了一个酒店?经营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可以,正在弄评级的事儿。”林军陪着刘市长往回走,随即想了半天,也挺赤.裸的说道:“刘叔,有个事儿,我让小泽帮我,但他说,让我自己跟你说。我脸皮厚,那我说说?”

    “哈哈,确实不薄,那就说说。”刘市长笑了一下,随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政府能不能以扶持的名义,借给我点钱。”林军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缺钱吗?”刘市长愣了一下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分啥钱。”林军沉吟一下,随即补充道:“我要借的钱不多,两三百万,一两百万,只要有个数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延市,我初来乍到,干什么都得抱着上别人家蹭饭的外人心态,小心翼翼!政府如果能借我点钱,在账上走一遍,那我就好办多了。工商税务不会卡壳,消防,公安,不会天天来查。”林军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怕查啊?”刘市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怕查,但怕麻烦!就拿消防的人来说,我请他们吃了无数次饭,每次他们都吃了,但每次还是一副例行公事的态度!刘叔,买卖不好干。”林军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有点像走后门。”刘市长笑吟吟的看向了林军。

    “我给利息!”林军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刘市长一笑,随即指着林军说道:“我让秘书问问,如果不违反条例,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就是本地企业爱戴的政府了。”林军紧跟着溜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二人相视一笑,随即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刘市长和刘润泽离开,而林军和小岩开车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周天的电话,直接拨到了林军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“要填青年湖,他管我要钱,我让他给我办了个事儿。”林军一脸疲惫,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要多少?”周天沉吟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可能说,但肯定不是小数。”林军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不很明显吗?要拿你当他刘家家丁!”周天一针见血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他要不是这个意思,我也不可能求他办事儿。”林军摸了摸下巴,随即回道:“让我拿钱可以,因为咱也缺市里关系!但他要拿我当谭华那样的角色定位,我宁可战死,也不扯他!给他当家丁,我他妈比现在还没安全感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个意思,拿钱可以,但不能鞍前马后,沾上了,在想甩,那就费劲了。”周天非常赞同的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东北某市,某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“谁他妈让你们去延市的?!他说是李腾的朋友,就一定是吗?长没长大脑!你他妈这一去,咱就漏了!”一个中年叉着腰,破口大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