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73 张家的能量
    四p坟圈子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

    于亮嘴上叼着烟,双手插兜站在一个个坟包后的树林子里,这里空气潮湿,道路难行,一条条双脚踩出来的人迹线,错综复杂的环绕着坟丘周围,地平线上凸起的墓碑宛若林海,让人看着不自觉得炸起汗毛。

    “能来吗?”刘小军舔着嘴唇冲于亮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军,为啥敢开枪?”于亮笑着,回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来我说,选择很简单,要么,别瞎混,要么,别哆嗦!”刘小军停顿一下,张嘴回道:“呵呵,我和小勇还欠融府四万块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于亮点了点头,补充了一句:“张伯伦跟你一样,他被逼到这儿了。他要不管管虎,那以后谁管他啊?”

    “滴滴。”

    小岩站在旁边,刚要走过来,但低头一看,手机屏幕却亮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张伯伦公寓内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怎么办啊?”疤瘌中年拿着电话,皱眉骂了一句:“谁jb能知道于亮这疯狗在哪儿呢?上哪儿找他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哥,实在不行咱就联系林军吧!?你和他谈谈,不行咱拿点钱,先把老虎抽回来!如果林军要实在不吐口,我他妈去一趟延市!他能抓老虎,我就能搞林军家里人!操,都jb这时候,还讲啥套路?”老四目光阴霾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伯伦听到这话,插着胳膊,沉默半晌后,拿起手机说道:“行,我打个电话,问问林军的手机……!”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张伯伦的电话还没等打出去的时候,手机竟然响了。

    “喂?哪位?”张伯伦接起以后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伦哥,我是尹六一个兄弟,叫大伟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儿啊?”张伯伦不耐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和尹六大哥,还有老虎哥,一块在狗肉馆吃饭。然后虎哥让我出门给他买膏药,但我刚出去,就来了一帮人……!”

    “操!说重点。”张伯伦一听这话,顿时蹭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帮人手里有枪,进去以后直接就他妈搂火……这时候,我在从门外冲进去,啥作用也起不了,所以我看见这帮人把虎哥他俩带走以后,就打车跟上了……!”这人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上了?你现在知道他们在哪吗?”张伯伦快速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城北坟圈子!”

    “确定吗?你惊没惊他们?”张伯伦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去买膏药,那是临时发生的事儿,他们根本不清楚,有我这个人!而且,我跟挺小心,换了三台车!所以,他们肯定不知道。”大伟拍着胸脯子保证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这事儿,会让你好起来的。”张伯伦十分认真的扔下一句,随即补充道:“你就在那儿别动,等电话!”

    “好,好……!”大伟连忙应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张伯伦听完,直接挂断了电话,并且张嘴冲老四喊道:“知道他们在哪儿了!”

    “操!”老四掐灭烟头,直接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叫咱家的朋友全去,我要跟于亮玩个场面!”张伯伦咬着牙,指着老四的胸口说道:“你叫两个人,跟着办事儿的这帮人一块过去。到地方以后,一干起来,你让他俩直接怼死于亮!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老四沉默一下,皱眉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就打一枪,奔着脑袋干!打死以后,直接自首。持枪斗殴,伤害致死,没他妈死罪!我只要在四平不死,保他俩十年左右,肯定出来!”张伯伦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我就想四p,用关系和钱,买他命!”

    “行,我俩走了。”疤瘌中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一定把虎子要回来!” 张伯伦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疤瘌和老四下楼,俩人各开一台车,随即一边往城北坟圈子走,一边摇着电话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名言,谁混这么多年,都他妈不白给!

    在延市是林军,魏彬等人的主场,但在四p,张伯伦的江湖地位和号召力,绝对不用质疑,这些年受他打压的人士,虽然不在少数,但求他帮过忙的人,肯定更多!因为没有那个江湖大哥,会傻b到,在家门口,玩到人不理,狗都嫌的程度。

    号子一喊,四p沸腾了!

    城北方向的某个桥下,疤瘌和老四的车停在最前面,他们到了以后,等了不到十分钟,朋友就陆续到场!

    半小时以后。

    桥下杀进来十来台私家车,还有十来台出租车,人越聚越多。

    “操,你咋整这些人来。”老四下车以后,一边提着裤子,一边冲一个中年朋友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都是家里小兄弟,到底咋了?”中年坐在车里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一个外地的小b崽子,跟老虎整起来了,咱过去看看。”老四站在车外,随口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在等会,还有两车人。”

    “行,不急!”

    二人话语平淡的在桥下交谈,就聊了几句的功夫,桥下又进来十多台车。

    旁边不远处。

    疤瘌中年坐在车上,随即从车座子下面拽出一个帆布袋,递给后面的两个青年说道:“这把枪没事儿,你俩就打一枪,奔着那小子脑袋上干!弄完,直接自首!这十来年,哥不会让你俩白蹲!”

    “兹兹!”

    两个青年裹着烟头,沉默半晌,随即帆布袋一口同声的回道:“行!”

    “进去以后,你俩就说是跟着朋友过来办事儿的。这枪是朋友给的,但出事儿以后,你这个朋友就联系不上了,他要问你这人叫啥名,你随便应付,剩下的口供我在外面给你补,案子一到检察院,事儿就结束了!”疤瘌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俩人再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疤瘌中年没在废话,推开车门以后,冲外面喊道:“老四,人差不多了,别等了,走了!”

    “妥了!”

    老四点了点头,随即走到自己汽车旁边,然后喊道:“都给我往坟圈子怼昂!打双闪,别走散了!”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一列打着双闪的车队,整整排了一条街的距离,随即奔着坟地那边赶去,场面极其壮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寓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摇的号啊?”一个中年在电话里问道。

    “操,我要让他就这么走了,在四p我还有脸吗?!钱我都准备好了,就摆在脚底下,他这边一死,我就花钱。”张伯伦霸气无比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