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84 小便宜与大亏(加更2)
    第二日下午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四p废品收购站内,魏三拿着电话,冲魏言说道:“那啥,昨晚的货到了吧?”

    “恩,接完了。”魏言点了点头,随即问道:“杜子腾给我打招呼了!”

    “是停收购站的事儿吗?”魏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找这帮人到底靠谱吗?跟我谈事儿那个孩子,我看也就二十六七岁撑死,你让他和张伯伦掰手腕子,他能行吗?”魏三有些犹豫的劝道:“这嘴上没毛,办事儿不牢!他让咱把十来个废品收购站全停了,事儿成了还行,事儿不成,那他赔这个钱啊?咱损失大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找的是林军,而林军是让杜子腾办的这事儿,那说明林军心里有数,既然让人家掺和,那就别磨磨唧唧的,他说停,那就先停了吧!”魏言想了一下,随即补充道:“咱们这些人,就会苦哈哈的干,社会上这些事儿,咱不懂,就别多插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,你心里有数就行,我能说啥。”魏三想了一下,张嘴说道:“我把这边的事儿弄一弄,明后天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恩,已经停了吧?”魏言主动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早上就不收货了,工人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就挂断了电话,魏三穿着破蓝色大褂,带着白手套走出去喊道:“来,哥几个,先别玩了,咱把货底子收拾收拾,一会拉倒铁东分厂,晚上装大车,一块送回延市。”

    “就咱四五个人,咋干啊?”仅剩的值班工人,挺不乐意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操,用手干呗?!咋地,不挣钱吃饭啊?”魏三笑骂了一句,随即再次张罗道:“来吧,赶紧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四五个打扑克的工人,戴上手套,穿上衣服,随即就去了堆货的“垃圾堆”开始倒腾着分货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几个人刚开始干活,门口就进来一辆货车,是那种蓝色的中型翻斗,并且载满了破烂,全是一些铁架子,螺丝,角铁,还有废弃的铁艺制品边角料等杂货。

    “哎,三哥。”货车上跳下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,他同样穿的挺埋汰。

    “你咋来了?”魏三站在破烂堆边上,抻着脖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送货呗!”

    “我不告诉你媳妇,我这儿停收了吗?”魏三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停收了?她没跟我说啊?!我这刚从农村回来,直接就奔你这儿了。”男子一愣后,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厂子出了点状况,我收不了,你去别的地方看看吧。”魏三摆手回道。

    “操,你看,我都送来了,你还让我拉走啊?!”男子有些不乐意的说道:“这一片全是你家的点,你让我送哪儿去啊?收了呗!”

    “真收不了,魏言跟我打招呼了。”魏三挺为难的站在原地,伸手递给了男子一根烟。

    “咋地,要压价啊?”男子将烟点着,随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压价!”

    “操,我得罪你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说哪儿去了?真是魏言不让收,我也弄不清楚,他咋回事儿。”魏三撒了个谎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我这车货是兜底弄回来的,一个农村收购点不干了,直接把货全清给我了。里面啥玩应都有,但以铁为主,咱俩是朋友,我算你便宜点,你赶紧收了得了,我下午还有事儿呢。”男子语速很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说收不了,你非得要便宜……你说这玩应,你能便宜多少钱啊?”魏三顿时心动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操,你就jb跟我整事儿,想压价。”男子一笑,随即指着车上的货说道:“我也不瞒你,这车货我八千划拉来的,你看着给吧!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也就是你吧,换别人,我真不能扯这事儿,魏言该说我了。”魏三背手走到车前,随即跳脚往里扫了一眼,看看了里面杂乱摆放的破烂堆问道:“那两个白色丝袋子里装的啥啊?”

    “螺丝,铜火锅啥的。”男子随口答道。

    “一万块钱吧。”魏三直接开出了价格。

    “你再给添五百,油钱给我报了。”男子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,不墨迹了,咱也别上秤了,你直接给我卸这儿就行!一会分完货,我就整走了。”魏三再次扫了一眼货,随即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妥了!”男子扔掉烟头,随后冲着司机喊道:“来,调头,卸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以后,男子乘坐货车离开,随即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院子内。

    “三儿,我说你可真jb黑啊!这一大车货,你就给人一家一万块钱啊?!”工人叼着烟,龇牙冲魏三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jb愿意卖,我也愿意买,黑啥黑?”魏三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:“钱都是一毛一毛攒出来的,做生意,占便宜,就是挣钱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几个工人顿时一笑,继续干活。

    “偶滴老嘎,就组在则个屯,偶系则个屯里,土生土长滴羊……!”魏三背着手,心情十分不错的哼着歌,双眼看着刚刚卸完的货,随即摇头说道:“哎呀,这个大言啊!听风就是雨,这他妈的给收购站停了,一天少挣多少钱啊!这一万块钱进,我转手就能挣一半……哎!”

    说完,魏三就返回了办公室,准备再打电话叫两个工人过来帮忙,想在晚上之前,把货分好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魏三刚刚抓起电话,两台警车打着警铃,直接进入了废品收购站内。

    “谁是负责人?”带队的警察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魏三冲出去问了一句,随即上下打量了一下警察,却发现此人不是当地片警,自己也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我是三处反扒大队的,你这个场子,是不是吸脏了?”警察拿出警官证给魏三看了一眼,随即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能,我们不收脏货。”魏三底气很足的回了一句,因为此刻厂子里,大批货物都已经清走,只剩下一些破铜烂铁,需要分出来,所以,不可能存有脏货。

    “来,找一找。”带队警察不在于魏三对话,只回头冲着同事喊道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魏三惊愕的看着,两个警察从刚进那批货的堆里,拽出来两个白色丝袋子,打开一看,里面全是切口整齐的电缆线!

    “你不说,没有脏货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这货是我刚才收的……我们按车算的钱,我根本没过秤,也没看啊!”魏三语气很急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收货,你能不看?你忽悠谁呢?!这电缆砸着国家电力局编号,你他妈敢说这不是脏货?”警察皱眉冲魏三呵斥一句,随即喊道:“院里的东西封了,所有人员,全部带走!”

    魏三彻底懵b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