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95 人世间,最悲惨的偶遇(加更7)
    林军送杜子腾转院以后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

    周天开车离开医院,随即拨通了**的电话:“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“快了,一两天内,我就回去了。”**答道。

    “他惊没惊?”周天又问。

    “肯定没有。”**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先弃了吧,你先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吗?”**愣了半天,语气非常意外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子腾出事儿,干张伯伦的獒厂!”周天沉默一下,话语简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,现在想办法往回走。”**应了一声,随即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半小时以后,周天,方圆,张小乐,还有林家给力“外援”钟振北,一块在车里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黑山獒厂。

    一台奔驰从市区方向行驶过来,途径进厂的蜿蜒小路,随即车速减慢。

    “人已经到了?”张伯伦坐在后座,插手冲疤瘌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回来!”疤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曹家这俩生慌子有点意思啊!”张伯伦点了点头,随即冲着疤瘌说道:“这次事儿以后,你和他们多联系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专给咱干活?”疤瘌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让他们吃不饱,也饿不死。”张伯伦一句点题。

    “恩!”疤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张伯伦说完,扭头想降下车窗抽根烟,但转身一瞅,突然看见小路旁边有一台商务车,没开灯,只静静停滞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疤瘌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谁的车停在这儿?”张伯伦皱眉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旁边有个整黑化肥的,刚开业,是他们的车吧。”疤瘌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张伯伦掏出火机点了烟,在就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山獒厂,左侧院墙处,六个人影用厂剪剪碎墙上的电网,随即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哪一只被吹嘘的神奇无比的藏獒,外号皇帝的家伙,正在宛若小别墅的笼子里憨傻的睡着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其他五人,迈步前行,根本没有停顿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最后一人轻拍了一下铁笼,泛起一阵声响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半人多高的皇帝,直接站了起来,嘴角流着津液,目光在黑暗中泛着杀气!

    “就这b玩应,值一千多万?”最后一人撇嘴说了一句,拧上麻醉枪,一枪直接闷在皇帝的脖子处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

    藏獒发出低沉的吼叫,刚开始声音还挺浑厚,但三秒以后,直接扑棱一声栽倒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最后一人冲着笼子的投食口,直接扔进去一大块抹药的牛肉,随即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六个人溜溜达达的躲避了监控区,顺着窗户进入,随即直接去往狗厂办公楼的地下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客室内。

    张伯伦和疤瘌带着三四个人迈步走入,而曹家哥俩此刻已经坐在屋内的沙发上了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张伯伦拍着曹江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“冲钱说话,没啥辛苦不辛苦的。”曹江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人呢?”张伯伦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车里内,我怕你考虑的多,就没带上来。”曹江回道。

    “人都拿来了,早晚都得见面,没事儿。”张伯伦摆了摆手,随即冲疤瘌说道:“给魏言领地下室去,我和他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疤瘌迈步就走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等。”张伯伦指着曹家哥俩说了一句,随即回屋内保险柜取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十分钟,疤瘌带人牵着魏言,从办公楼大厅路过,随即去了员工止步的地下仓储间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疤瘌拿钥匙开了一下防盗门,但第一下却没有拧动钥匙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疤瘌疑惑的看了一眼钥匙,随即再次反向拧动,伸手一推防盗门,但却没开。

    “拧反了吧?”后面的人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疤瘌再次反向拧动,这回伸手一推,门开了,他拔下钥匙说道:“我他妈记着是往这边拧的啊?”

    “咋的了?”

    这时,张伯伦和曹家哥俩背手走了进来,站在台阶上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没事儿。”疤瘌随口回了一句,然后推开门,就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“我艹尼玛!张伯伦,你杀我弟弟!”魏言咆哮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!”张伯伦看他一眼,随即抬手指着他说道:“今天事儿谈不清楚,我还杀你父母!”

    “我去你妈的!”魏言还要在骂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疤瘌身后的两个人,一人一拳打在魏言脸上,随即脸色狰狞的呵斥道:“闭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内灯光昏暗,疤瘌在前面带路,魏言等人在中央,而后面则是曹家哥俩,众人眼瞅着就要抵达最里面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是不是傻b啊?!我让挑贵的拿,但不是让你拿最大的?!这他妈是民国时候的痰盂,你拿它干啥玩应?!一万块钱都不值!”大汉烦躁的冲小博骂道:“干这么长时间了,货都不会看!?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走廊内,疤瘌,张伯伦,曹家哥俩,听到这声全部呆愣,随即满脸懵b的看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愿意拿,你管我干啥!操,我就是拿不动,我也全给他烧了。”小博唧唧歪歪的回了一句,身上背着单肩帆布包,一步就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!”大汉迈步跟了出来,他一把抓住小博的脖领子,刚想说话,但一抬头却看见走廊里,密密麻麻的全是人。

    “干……干啥的啊?”疤瘌依旧懵b,语气结巴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大汉一愣。

    “哗啦,哗啦!”

    曹家哥俩瞬间掏枪,并且撸动了套筒,他俩这一动,直接提醒了疤瘌等人,一把仿六四顿时出现在疤瘌手上。

    “哥,他跟咱玩枪?”小博捧着痰盂,直接回头冲大汉说道:“是不是有那么点赛脸?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在屋内拿货的四个同伴,直接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张伯伦,你还认识我吗?!”小博舔了舔嘴唇,随即表情突然变得狰狞,直接从帆布包里掏出微冲,高声喊道:“我他妈让你看看啥叫枪!!啥叫火力!”

    “轮哥,躲开!”疤瘌瞬间喊道,随即扭头钻进了岔路。

    “我去你妈的!!弹打亡命徒,枪崩狗篮子!!记好了,爷叫小博!”

    “掏枪!”大汉根本没拦小博,直接冲后面的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呕吼!走起!”

    小博撇着嘴,扳机一口倒地!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子弹瞬间在狭窄的走廊里疯扫,枪火在黑暗中,推出去小半米长的距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