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96 大汉
    走廊内流弹横飞,不停折射在屋内墙壁上,泛起阵阵火星字,三十发子弹眨眼间破射结束!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小博单手撅下来梭子,直接拿着帆布包内备用的顶上!

    走廊内,俩人倒在地上,浑身泚泚冒血,一动不动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枪声一停,走廊岔路里传来剧烈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大汉带着后面的四个人,直接追了上去,并且压根没有躲躲藏藏的意思,五个人速度极快,迈步就从地上两人的身上迈了过去。

    地下仓储室,不算大,也不算小,有两处十字形状的岔路,张伯伦,疤瘌,还有曹家兄弟和另外一个小伙,带着魏言,已经跑散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就一个门?”大汉冲同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,踩点的时候摸不到这里面。”同伴快速回了一句,

    “门口蹲着,堵死!”大汉指了指门口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已经都开火了,那必须给张伯伦干死!不能给他在喘气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大汉说完,一个同伴迈步就跑到地下室门口,随即躲在铁门后面,将进口堵死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这人刚一走,最里侧的十字岔口发生枪响!

    “我操!”小博惊呼一声,直接退了出来,蹲在了拐角处。

    “几个!”大汉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他妈一个!里面是死胡同,让我堵里了。”小博撇嘴端着微冲,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张伯伦吗?”

    “没看清。”小博回了一句,随即轻声喊道:“铲子,咱俩去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大汉旁边一个壮汉,听到小博的招呼以后,直接把身后将近一米长的登山包反着背在自己胸前,随即直接钻进了岔路!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人一进去,里面的枪声不停歇的响起,铲子胸前的登山包连续被打出凹洞!

    “艹你妈!干死你!”小博猛然起身,再次扣动微冲扳机,子弹继续横扫进岔路,对方枪声直接停顿,被压的不敢露头。

    铲子继续向前,小博点射压制,二人眼瞅着就要走到尽头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走廊尽头,曹彬躲在一个仓储间门口,身体紧贴着门板,用凹进去的部分护着自己的身体,额头哗哗冒汗!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,干了!”曹彬一看对伙儿这俩人不松口,随即用余光瞄了一下走过来的铲子,然后突然露头,身体与他平行,抬手奔着脑袋就是一枪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铲子的一直缩着脖,子弹从登山包上测飞过,距离他脑袋就不足一指长!

    曹彬枪口低垂,咬牙扣动扳机,要奔着铲子的腿崩去!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铲子身体直接往前一拱,二人扑棱一声倒在地上!

    二人身体一直站在重影,小博不敢开枪,随即摘下右腿侧的折叠军用铲,迈步冲了上去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曹彬拿刀向上一挑,铲子扭头一躲,随即感觉太阳穴位置一片冰凉!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小博一军用铲直接砍了下来,瞬间剁在曹彬的前胸,当场血流如注!

    “艹你妈!”

    曹彬一个鲤鱼打挺站起,身体想错过小博快速逃窜出岔口!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一只大脚从岔路口蹬来,直接踹在曹彬胸口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大汉晃动了一下脖子,随即皱眉问道:“是不是还有出口,张伯伦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”曹彬红着眼睛,一刀奔着大汉扎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大汉侧身一躲,右腿上提,膝盖直接横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曹彬推着大汉的身体,趔趄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大汉膝盖撞在门板上,竟然将门板直接怼出一个裂痕,玻璃瞬间震碎!

    “操!”曹彬一愣,举刀要捅第二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大汉一肘直接砸在曹彬的脑袋上,随即抓着他的脖领子,往下一压,右腿后膝盖压住他的脖子,右手拽出工装裤大兜旁边的军刺,一刀直接从曹彬脖子掠过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身轻响,曹彬咕咚一声跪地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大汉低头一刀,军刺直接插进他后脖颈子!

    “艹你妈!”小博从后背一军工铲,直接剁在曹彬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二人同时松手,曹彬瞪着眼珠子,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没气了。

    “肯定还有一个出口,走。”大汉招呼小博和铲子,迈步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分钟后。

    第二个出口位置,大汉抬头,皱眉看着直挺挺通到一楼的楼梯,随即说道:“……妈的,这下麻烦了,他跑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上去干呗!”小博把着楼梯就要爬上去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个厂子,等你找到张伯伦,凤姐都他妈老死了。”大汉烦躁的回了一句,随即喊道:“走了!”

    “汉哥,这个人没人管!”就在这时,另外一个壮汉,领着魏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路子?”大汉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就他自己蹲墙角。”同伴摇头。

    “带着没用。”大汉扫了一眼魏言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唰!”同伴掏出军刺,直接对准魏言脖子,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哥们!哥们!能不能帮我给家里打个电话,告诉我媳妇一声……!”魏言乞求着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是张伯伦的人?”大汉一愣。

    “不是,他把我抓来的。”魏言赶紧解释道。

    大汉顿时沉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藏獒厂内十几条成年犬和幼犬,一顿神叫以后,随即全部死在了笼子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张伯伦从地下仓库的鲜肉柜里爬了出来,冻的眉毛头发上生霜。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曹江抱着曹彬的尸体,使劲儿用手堵着他脖子上的伤口,满身带血,浑身抽搐的喊道:“……这么多次事儿……你他妈咋就折这儿了!”

    悲凉的哭声传遍走廊!

    十几次得手,并且合作无间的曹家哥俩,一位亡魂飘荡,奔着地狱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,医院内。

    “人拢完了,**回来,就动手。”周天冲林军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林军点了点头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要弄,就别给他第二次起来的机会,务必整他入土!”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二人刚说道这儿,林军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ps:昨晚睡的太晚,晚发了十分钟,不好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