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04 单人行
    两台车很快逃出了柳z,出了广x地界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……妈的,再坚持坚持。”老四回头看着被五连发扫到的那三个同伴,随即掏出电话拨通了张伯伦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成了?”张伯伦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抓李腾的事儿成了,但林军手底下那个小子跑了。他反应太快了,好像根本没歇着,我连屋都没进去,他就惊了!”老四语速很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操!”张伯伦皱着眉头,烦躁的搓了搓脸蛋子叹息一声:“他不死,我他妈心不安啊!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你不用在乎他。他再jb生性,不也是肉长的吗?小何崩了他几枪,打没打着谁也没看见,说不定这时候他已经没了呢。因为他肯定是一个人来抓李腾的,身边连个人都没有。”老四皱眉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想说啥?”张伯伦岔开话题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边有三人伤了,虽然不是特别严重,但要硬往回走,身体肯定扛不住,你看咋弄?”老四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出了广x,你到湖n邵y,我让一个朋友给你打电话。”张伯伦想了半天,随即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带着李腾回去啊?直接处理了就完了呗,咱要他没用了!”老四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件事儿他跟没跟别人说,还不好判断。万一他留一手,事儿就麻烦了。”张伯伦挠了挠鼻子,随即继续问道:“……把他弄回来,我有办法套他话!”

    “行吧,那我先往邵y赶,你马上联系你朋友!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。

    邵y市。

    两台挂着假牌子的汽车,停在了大祥区某东北炭火锅的饭店门外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老四伸手冲着一个中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伦哥给我打电话了,我联系着呢,你们先进饭店等会。”中年操着一口东北话,简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马上回去了,把车牌子换回来,停在胡同里。坏了的保险杠子,直接拽下去。”老四冲着下面的人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别克商务车门划开,三个受伤的同伴,被人扶出来,直奔饭店走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台风尘仆仆的私家车里面,中年汉子装模作样的扣表说道:“算过道费,两千五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**从兜里掏出现金,直接甩给了司机说道:“这是五千,你是假牌子,但我是真警察。”

    “懂的,懂的。”中年汉子,连连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**推开后座车门,转身离去。而他刚才坐的靠椅位置,座套上有一处明显的椭圆形的血印儿,中年汉子回头看了一眼,随即懊悔的骂道:“操,管他要一万,他都能给,搞少了!”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东北炭火锅饭店对面,**皱眉,再次摸了一下后背。他脸色苍白的看着道对面,亲眼目睹了李腾和胡映蓉被带下去,并且对方有几个人正在换车牌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**将近三十几个小时没有休息,后背还有枪伤,这种情况下,就是体格再牛b的人,也有点吃不消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要歇一下,治伤,应该不会走。”**嘀咕了一句,随即看了一眼手表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街道上。

    “您好,您订车了吧?咱去哪儿?”一台奥迪a6停在路边,车内司机说着流利的普通话问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**扫了一眼即将没电的手机屏幕,然后看着导航回道:“阳光丽人美容院。”

    “好叻!”

    司机点头,开车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以后,a6开进一处没有安保的老式小区内,安静的街道上只有收拾卫生的环卫工人,汽车零散的掠过,马达轰鸣。

    **付了专车车费,抬头一望,看见外侧挂满衣服的楼体上,有一处粉色的灯箱,上面写道,阳光丽人美容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**低头走进楼道,剧烈喘息之下,扭头吐了口痰,里面竟带有血丝。

    “操!肯定是上火了。”**开朗的劝了自己一句,伸手连续按着二楼门铃。

    “谁啊?!”屋内传来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环卫的,你家是不是灯箱掉了?”**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灯箱掉了……!”里面的声音充斥着狐疑,随即一边开门,一边回道:“不能啊,我家灯箱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**拽开门,捂着穿着睡袍的女人,直接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“呜呜。”

    “别喊,我就是看病。”**皱眉说了一句,随即回道:“千万别动,听懂了,点点头。”

    女人盯着**看了大概三两秒,随即目光惊惧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**松开捂着她嘴的手掌,但左手掐着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封闭,局麻,有吗?”**干脆的问道。

    女人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给钱,快点的,有没有?”**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,我们只做护理,不开刀。”女人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扯犊子,不开刀,你拿个屁挣钱!”**说话间,直接脱掉外套和带血的半袖。他后背的枪伤触目惊心,伤口上下两侧,用衣服布条死死勒住,四周皮肤被勒的发白,但即使这样,手指大的圆洞,还在往外渗血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女人腿肚子直哆嗦的看着**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快点啊!”**解下布条,随即推开美容间的门,直接把女人拽了进去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“当啷啷!”女人端着铁盘,手掌不停的颤抖,铁盘磕在桌面上荡起悦耳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推0.1g麻醉,打在伤口边上,你用镊子探到伤口里,别住子弹,往外一掰!”**趴在美容床上,直接拽过床头多功能充电线,随即喊道:“来,整吧!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没这么……干过。”女人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要能够到后背,就自己干了,快点的吧,行不?”**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,几瓶麻醉是0.1g啊? ”女人拿着小瓶懵b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就你这样的,你咋开的美容院?”**也懵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也是摸索着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操。”**咬了咬嘴唇,随即回道:“一瓶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咋扎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摸索着来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