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05 麻醉配封闭,战神苏醒
    局麻让**取出了弹头,一针封闭,宛若毒品一样,让**充满电,再次站了起来!

    “……疼吗?”打完封闭以后,女人情绪稳定了一下,随即冲**问道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 `o?rg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**这个钢铁一般的硬汉,此刻浑身颤抖,拿起桌上的烟,点了一根后,足足沉默了半分钟说道:“……一点都不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开业两星期,你是……第一个顾客,太逗了。”女人无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**呆愣的看着地上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还是得去医院!我缝针只能缝表层,枪伤,不是闹的。”女人帮**缠了纱布,随即回道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**将烟头和子弹头揣进兜里,随即迈步就走。路过冰箱的时候在里面取了点吃的,随即留下了一万现金。

    女人看着满地的血迹和一片狼藉的美容室,呆愣许久过后说道:“就好像做梦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门关上,**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色蒙蒙亮的时候。

    东北炭火楼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能不能走?”老四冲着张伯伦的朋友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够呛。”中年摇了摇头,随即邀请道:“在这儿留两天呗,我带你们溜达溜达?”

    “家里挺急的,我呆不了。”老四摆了摆手,随即回道:“这样吧,我留下两个人,照顾我这三个朋友,等几天,他们好点了,再让他们单独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行。”中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添麻烦了。”老四再次伸出手掌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添啥麻烦!呵呵。”中年张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们研究一下。”老四点了点头,随即带着自己的人进了包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包厢内。

    “力扬和大帆留下照顾他们三个,我得先回去。” 老四点了根烟,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都到手了,急啥啊?”力扬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给伯伦干活,早结束,早利索。要他妈旅游,我就不带着枪来了。”老四挠了挠鼻子,继续说道:“回家里,心就踏实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留台车啊?”

    “suv给你,我开那台别克。行了,这事儿就这么定了,我马上就走。”老四混迹江湖多年,早都把谨慎和狡诈刻在了脑袋里,呆这儿让他极为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众人只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老四告别张伯伦的朋友,随即领着四个人,还有李腾和胡映蓉,再次奔着高速赶去。

    gl8车内。

    后座一个壮汉,连续打了n个哈欠以后,随即从腰带里面抠出来一包k-粉。

    老四在副驾驶上扫了他一眼,但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太困了,我操。”壮汉擦了擦鼻涕,然后把k-粉撒到手背上,甩了三道,最后低头连续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呃—!”壮汉吸完以后,后脑直接砸在了靠背上,鼻涕再次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腾和胡映蓉坐在后面看着他,木然无语,腿肚子直哆嗦。

    “……操,精神了。”壮汉停了不到半分钟,随即揉了揉眼珠子,冲老四问道:“玩点啊,四哥?”

    “我不困。”老四头都没回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。”壮汉摸着脑袋一笑,随即贱嗖嗖的转过身,冲着胡映蓉问道:“你知道我盯你俩多长时间吗?”

    李腾和胡映蓉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得有小半个月了,你俩在阳台操b,我都看见了。”壮汉龇牙再次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李腾看着他,往后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“唰!”壮汉扣了扣裤裆,随即看着胡映蓉小声说道:“给我低头来一管呗?!我给你钱。”

    “哥,哥,你别弄她,跟他没关系。”李腾鼓起勇气,直接用身体挡在胡映蓉前面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壮汉一个嘴巴子直接抽过去,随即完全不讲理的喊道:“那他妈你给我来一管呗?”

    李腾脸蛋子通红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冯老二,你消停点。”老四皱眉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玩会咋了?!我他妈蹲半个月了。”冯老二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扯犊子。”老四再次压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她是你媳妇啊?呵呵。”冯老二冲着老四问了一句,随即指着胡映蓉说道:“我真给钱,五千行不行?”

    胡映蓉看着冯老二,喉结蠕动。

    “……刚整完,有点难受,我得散散劲儿。”冯老二伸手就奔着胡映蓉的丝-袜上摸-去,手掌直奔两腿中央。

    “你起开!”胡映蓉顿时尖叫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……!”李腾身体再次挡着胡映蓉,随即沉默半晌说道:“……我给你来,我给你来,你别弄她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操!”冯老二顿时愣了一下,随即薅着他的头发说道:“你他妈滚jb犊子!”

    “冯老二,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点嗮脸?”老四回过头,指着他的鼻子骂道:“能不能干,不能干,下车滚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有病啊?!操-你媳妇啦,你激动啥啊?”冯老二十分不解的看着老四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问你,你能不能老实?!能不能?”老四阴着脸,指着冯老二的鼻子,掷地有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冯老二看着老四半天,随即撇嘴说道:“呵呵,我看,你也想干,是不?”

    “傻b!”老四没吭声,转身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扫兴!”冯老二扣了扣裤裆,随即掏出手机,直接用4g看起了片儿。没多一会车里传遍日系叫声,所有人都尴尬无比。

    “早晚,死在b上。”同伴骂了一句冯老二,随即带上了耳麦。

    “还有多久进高速?”老四冲司机问道。

    “马上,进高速咱就不用下来了,一条道就整到家了。”司机快速回道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黑影直接冲着风挡玻璃闪电般飘来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风挡玻璃直接荡起蜘蛛纹,砸到上面的酒瓶子在空中爆裂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司机猛踩一脚刹车,车身推出去一米多远,随即停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闷响紧跟着泛起,别克商务的后轮爆裂,随即一个人影,直接钻进了旁边小路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有人!”老四高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妈b的,没完了?操,我正愁不知道咋破劲儿呢!”冯老二虎bb的将手机踹在兜里,随即持枪就钻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回来,傻b!他肯定就一个人,你追个jb!”老四瞪着眼珠子喊道。

    冯老二似乎没听到老四的叫嚷,兜里揣着还在叫着日-系床-声的电话,迈步越过壕沟,直接奔着树林子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