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07 责任
    其实,在老四带人往回走的时候,张伯伦就从朋友哪儿收到了老四要回来的信,所以,他抽空给老四打了个电话,但对方没接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张伯伦没有在意,而等到第二天的时候,他在打电话,老四直接关机,随即他联系下面的冯老二等人,但一个回信的也没有,全部失联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伯伦心里有点不托底了,他叫来疤瘌商量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觉得事儿不对了,即使在路上电话没电了,但也不可能全他妈关机啊?”张伯伦在屋内度步,随即摸了摸鼻子说道:“再说了,买根充电线能费什么劲儿?还至于让我联系不上?”

    “他们五个人,就领着个傻bb的李腾,能出啥事儿啊?”疤瘌皱着眉头,继续说道:“是不是遇到警察,临时出了点状况?”

    “不像,如果是遇到警察临检,以老四的经验,绝对能捅咕出信来。”张伯伦沉默数秒,随即突然问道:“会不会是林军?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不像!老四说那个**中枪跑了,那林军根本不可能知道老四在哪儿!更何况,我没看见融府有啥动静啊?!杜子腾在养伤,林军,方圆,张小乐在切咱财神爷,他们没人动啊!”疤瘌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让邵y的朋友帮忙找找,要快!”张伯伦摆手冲疤瘌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”疤瘌立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伯伦和疤瘌给邵y的朋友打过招呼以后,那边人开始查找老四的下落,其实说是查找,但实际就是托关系打听。

    张伯伦的朋友在当地人脉还行,他找了一个交警队的朋友,随即查询了老四离去的路线,最后的监控录像显示,老四等人是在即将进入高速入口处消失的。

    有了这条线索以后,张伯伦的朋友再次托人一打听,随即心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以后,公寓内。

    “伯伦,事儿我帮你问了。”朋友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张伯伦足足等了三天,此刻已经变的相对沉默,只轻声回应道:“你说!”

    “……车是在要进高速的时候没的,我让朋友查了很多录像,但没在看见老四那台车。当地派出所接到了报案,说当时那里有枪声,等他们一过去的时候,车已经没了,地上有血迹。”朋友说到这里停顿一下,随即声音沙哑的宽慰道:“伯伦啊,你别上火,人还没找到,就不一定是咋回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张伯伦听到这话一声没坑。

    “派出所已经立案了,再查呢!我追着问问,这边一有消息,我马上给你回信。”朋友再次宽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会在有消息了。”张伯伦沉默许久,随即咬牙回了一句,直接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!”疤瘌在一旁,声音几乎哽咽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人,肯定没了。”张伯伦搓着脸蛋子,皱眉看着天花板,足足呆愣半分钟,随即骂道:“我就不应该让老四去……是我错了……!”

    疤瘌坐在沙发上,不知道该说着什么,更不知道该怎么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图m。

    某别墅区车库,**带着李腾,胡映荣,连续奔袭三天,中途换了n回车,随即才赶回东北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咋了?”别墅的主人,是一个比林军稍微大一点的年轻小伙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儿,有点难受。”**坐在凳子上,脸上已经没有人色,浑身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儿。

    “操,真没事儿啊?!”年轻小伙拿着车钥匙,背手冲**说道:“没事儿,我和润泽是朋友,林军我也见过,你要难受,我让人给你先送医院,你把人给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**执拗无比的回道,他在心里默念,这“十万八千里路”都他妈赶出来了,肯定不能差这一哆嗦。

    “吃点啥不?”年轻小伙又问。

    “有止疼药吗?曲马多也行!”**抬起头,嘴角肌肉抽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年轻小伙,顿时无语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外面就响起马达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林军推门跑了出来,人还没等进屋就喊道:“波!”

    “操,终于来了。”**扶腿就要站起,但坐的太久,一起身头晕目眩,直接摊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来了啊!”年轻小伙冲着林军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恩!”林军冲他点了点头,随即迈步上前,一看**的脸色,直接问道:“伤他妈哪儿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看见你,我他妈放松了。”**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,胸口剧烈喘息着,眼皮不自觉的就要闭上。

    “唰!”林军弯腰,伸手抓他胳膊扶起,随即一闻他身上的味道,直接骂道:“哪儿他妈烂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后背的针口可能开了,路上我没地方弄它,挺着回来的。”**喘息一声,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一掀开**后背,只见纱布已经错位,裸露出的伤口,虽然已经不怎么流血,但伤口四周肿的跟个馒头似的,并且已经流着脓,泛着奶白色的皮肉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傻啊?打封闭?你知道伤口知道离脊椎多远吗?!艹你爸的!”林军咬着牙,直接将**背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找我,是情义,我把活儿给你干好,也是情义,总他妈失手……我会不好意思!”**下巴戳在林军肩膀上,轻声犊子呢喃。

    “瘫了咋jb整?”林军一边背着**往前走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瘫,有尽孝,尽忠的责任,瘫了,我就啥都不用管了……军,你说我是瘫了好,还是不瘫好?”**闭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满面泪痕。

    是啊,当生活的重担,掺杂着很多责任,砸在你身上的时候,你是否也有想停下脚步,好好歇一歇的时候?

    **特别想歇,但他的腿太粗,太有力量,立于天地之间,弯不下,也停不下,只能一路向前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张伯伦在得知朋友的消息后,自己坐在ktv唱了一天歌,而且都是同一首,他唱一遍,哭一遍,但这不是伤心,而是内疚。

    因为贪,他亲手送走了十几年的好朋友!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一条短信发在张伯伦的手机上,里面写道:“回来了,你来长春吧!”

    张伯伦依旧忘情演绎,根本没注意到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