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11 4星评级
    是的,管虎投案了,揽下了指使李腾意图下毒杀害林军的案子。火然?文 ???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十几年的混子生涯,整天与官方打交道的管虎,心里非常明白,官司应该怎么打,所以,他给韩宗磊的口供,一点毛病也没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韩宗磊抽空和林军见了个面。

    三菱suv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李腾虽然咬死张伯伦,但他并没有直接和张伯伦接触的证据,俩人的通话记录我找到了,但录音没有,即使有,也够不成证据!管虎这辈子就和我们打交道了,口供应该怎么说,他比我还清楚,疑点全部让他揽了过去……很明显,张伯伦扔一个管虎出来,李腾的案子就算查到底了。”韩宗磊抽着烟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管虎和张伯伦,相当于我和小乐,方圆的关系,在这点上,老张比我狠啊。”林军皱眉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事儿啊,摊在谁身上,谁jb疼。”韩宗磊叹息一声,扭头冲林军问道:“管虎会是啥结果?”

    “你是警察,你问我?”林军无语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扯犊子,你跟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要给管虎支反关系?”韩宗磊言语变得直白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沉默许久,随即说道:“支他反关系,已经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事儿干的地道。”韩宗磊愣了一下,随即低头说道:“军,别人说我是你原配关系,你也这么认为吗?”

    “除了原配,咱俩还是朋友。”林军挠了挠脑袋,随即说道:“其实,我一直在等着你跟我张嘴,你家孩子要上学,于是得有学区房,父母年纪大了,要有备用存款……老韩,困难了,你吱声!我的钱,虽然不算干净,但绝对不脏!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儿,需要了,我会跟你说的。”韩宗磊也一点没客气,直接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刘润泽他爸马上进延市,人到了,我给你引荐一下。”林军快速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军,我对拍马屁没兴趣,我现在的位置就挺好,达不到研究政治的程度,但又能办实事儿,挺充实的。”韩宗磊扭头看着林军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现任书记提上来的,老刘一进来,他就下课了,你咋整?!就你这性格,你得罪了多少人,你心里没数吗?!一旦给你流放了,你怎么整?”林军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韩宗磊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咱俩都jb一样,很多事儿,是阴差阳错的推着你走!”林军喘了口粗气,随即说道:“就这么定了,你不愿意拍马屁,我替你拍……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拍的好吗?”韩宗磊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拍的一般,最近练出来了!”林军干脆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二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刘小军回来开车,一边拉着林军往回走,一边问道:“哥……你为啥不锁死管虎?咱用用劲儿,直接判死他得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留他一线生机,他不张嘴,咱也省心,你要非得弄没他,他反口就会咬于亮枪击他的事儿。”林军搓了搓脸蛋子,无语的说道:“张伯伦之所以让他来,就是依仗着这个,他知道一个管虎,不值得我支反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老张这把,要么主动找你谈和,要么没完没了。”刘小军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想,肯定是没完没了。”林军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二人正在交谈,林军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润泽!”林军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忙啥呢?”

    “闲着没事儿,想你呢。”林军贱嗖嗖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现在是越来越会扯犊子了。”刘润泽一笑,随即说道:“酒店评级下来了,4星昂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这澎湃的刘大少!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我心中的感激之情……你这样,我兜里还有三千块钱,晚上你来延市,我给你叫个马杀鸡,你自己玩,我看着。”林军龇牙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那三千块钱,是印火星主席头像啊?咋那么值钱呢?操!”刘润泽翻了翻白眼,直言说道:“我这儿你就不用安排了,毕竟咱俩已经在灵魂上有了沟通!但给你办这事儿的人,你不能忘了!来一趟长春吧,正好他儿子结婚!”

    “你打招呼的是……?”林军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国家旅游局办公室,主管酒店评级二把。”

    “操,这回得出血了。”林军心烦意乱的捋了捋牛犊子舔的头发,随即说道:“行,那天啊?”

    “他明天从北京回来,你上午到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了。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酒店,肯定得开连锁,以后评级都得找他,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刘润泽适可而止的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次性就给他怼躺下呗?”林军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整的太狠,胃口养大了,整的太薄,人家记不住你,尺度你自己拿捏。”刘润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直接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融府康年。

    “……明儿去长春,小军,庆杰,小崔,跟我一块。”林军在办公室内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为啥不带我?”李英姬愣了一下,眨着不解的小眼神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真考虑你了!但你实在不适合参加婚礼,生日庆典,生孩子之类的事儿!你适合参加,三十岁死儿子,四十岁难产,五十岁生龙凤胎的事儿……!”林军认真考虑了一下,最后还是婉拒了李英姬。

    “啥jb意思?”李英姬略微有点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他妈都听不懂吗?军哥是说你,太jb丧门星了!!不适合参加喜事儿,你忘了在林场时候那窝耗子了吗?!人家刚偷完苞米回窝,你一泡稀屎拉人家门口,给人家五口孩子全淹死了……大哥,这是巧合吗?!谁能告诉我,这是不是巧合?”小崔破马张飞的冲李英姬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跌篮子,明明是是太硬,闷死的。”庆杰纠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看这帮b养的,天天没事儿就黑我!!”李英姬斜眼看着林军,随即说道:“哥,昨晚我做梦……梦见你有一个人,好像因为你而……!”

    “得得得……你他妈别bb了!我带你去还不行吗?滚滚滚!”林军烦躁的摆了摆手,并且喊道:“赶紧给他整出去,用84消毒液,好好刷刷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