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26 二黑再约
    当天晚上,公安医院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    数名管教,连同驻监医生,将林军推到了急救室门口,几分钟后值班医生匆忙赶来。

    “又吞了,是不?”值班大夫对犯人吞东西的事情已经见怪不怪,他大步流星的走到林军旁边,冲着管教问道:“吞的啥啊?”

    “两小瓶密封镇定剂,一个小指甲刀。”驻监医生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他妈的还吞镇定剂了?”值班大夫不可思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去给他上药,他伸手自己抓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他妈的灌水也没用啊,瓶子破了那不完了吗?”值班大夫停顿一下,随即伸手按着林军的腹部,张嘴喊道:“来,拿安全带,给他手脚全绑上,不能让他动了!指甲刀一旦把瓶子挤碎了,那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护士台里的护士,顿时一流小跑的过来。

    “下胃镜,查找异物所在位置,开刀取!”医生推门进了急救室喊道:“准备手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时间过去,第二天晚上五点,二黑给周天拨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周哥,我二黑。”

    “恩,恩,我知道。”周天赶紧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个什么,我在葡萄园养殖基地这边,风景区,这两天特别忙,今天可能也够呛能回去,你看不行这样吧,我大哥也在这边,你直接过来呗,咱在这而谈。”二黑停顿了一下,补充道:“我一会给看守所那边的关系打个电话,让他也过来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然后你单独安排他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可以,能见上就行。”周天已经在刘润泽那里证实过二黑的朋友关系,再加上他此刻万分焦急的腰间林军,所以,周天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,你开导航,搜索葡萄园就行,到这边你能看见一个叫佟大海的农家院,我就在这儿。”二黑说出了地址。

    “行,我到哪儿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妥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周天,方圆,张小乐启程,开车直奔市郊葡萄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接近七点钟,天色已经擦黑,而市郊葡萄园也已经关门,大批游客和工作人员也已经撤离,只剩下街边饭店门口,有不少吃大排档的人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a4停在路边,周天拨通了二黑的手机,随即问道:“喂,哥们,我到这边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啊?你在哪儿呢?”二黑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在路边停着呢,没看见那个什么大海农家院啊?!”周天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看见葡萄园正门旁边的小路没?”

    “啊!看见了!”周天顺着车窗望出去,随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开车从哪儿走,直行不到四百米,然后往左转,就能看见农家院的正门了。”二黑指出了方向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周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五分钟能到不?”二黑又问。

    “到了!”周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妥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再次结束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佟大海农家院旁边,一台三菱吉普行驶过来停在院正门口,车里曹江,疤瘌都在,并且还带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对方三个人,咱打中年,他应该是四十岁左右,有点驼背,平头。”疤瘌冲曹江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这次回来,不是给你们办这些破事儿的。”曹江皱眉扔下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,我帮你,这才叫朋友!之前的事儿,钱,我们没少给你,所以,你弟弟没了,那他妈是意外,说直白点,这事儿应该你自己承担!而现在你要找那帮盗墓的,我可以帮你,但帮你之前,你是不是得给我做点事儿?更何况,我他妈也不让你白做!”疤瘌有点烦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曹江听到这话,沉默数秒,随即冲后面那俩人说道:“准备准备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后面那俩人,全部戴上口罩,鸭舌帽,随即拿着枪,推门下车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,周天的车穿过葡萄园,随即露在了曹江和疤瘌的眼里。

    “延市拍照,是这台。”疤瘌顿时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曹江面无表情的推上前一挡,随即脚踩离合和刹车。

    “到了,天叔!”方圆张嘴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操!”周天顿时一拍脑袋,随即骂道:“我太急了,钱都忘取了,一会咋安排?”

    “我兜里还有一万!”方圆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够。”周天摆了摆手,随即抬头看向四周,然后说道:“哪儿有个农村信誉社,我上取款机拿点钱,你俩等着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说完,周天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两个已经往a4这边移动的亡命徒,看见周天奔着银行走去,随即顿时收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三菱车内。

    曹江拨通了其中一个亡命徒的电话,随即说道:“别虎bb的,他进银行了,不能干,等他出来!”

    两个亡命徒,皱着眉头,转身走到了银行旁边的监控死角等待。

    几分钟以后,周天用两张卡取了四万现金,随即扭头就要往门外走,而那两个亡命徒对视一眼,右手全部摸向了腰间的仿六四。

    双方距离不足二十米!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周天电话声音响起,他一边接起,一边奔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?你好?”周天冲着电话问道。

    “叔,是我!”林军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周天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安医院,林军肚子上缠着纱布,脸色煞白的躲在厕所坑里,手里拿着一个粉色壳子的苹果手机,语速很快的说道:“长话短说,两个事儿,我的贴身管教李开,三十多岁,本地人,他家在哪儿,我不清楚!但我试着和他聊了两句,应该能谈,所以,你马上找到他,把他安排明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周天立即点头,根本不废话的问道:“第二个事儿!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一个叫二黑的找你,你千万别去!我的事儿,百分百跟这个b养的有关系!”林军语气十分严肃的叮嘱道。

    周天听到这话,顿时一愣,随即猛然抬头。

    “我进来了,张伯伦接下来就得弄你!明白吗?”林军赶紧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那个犯人呢?!他好像拿我电话了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林军厕所门外突然有个护士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