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30 最强战友,钟振北
    街道上。ranw?en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疤瘌持枪正要横穿马路,往二黑驾驶的车辆这边跑,但刘卫和罗冰旭提前下车,所以,他们直接拦在了两人中央,其中罗冰旭迎着疤瘌跑去,而刘卫持枪,直接奔往二黑所在的三菱吉普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!”疤瘌看见罗冰旭过来,顿时收住脚步,随即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骡子,追他!”小岩高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范勇,小岩,还有罗冰旭三人,疯狂追向疤瘌,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枪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钟振北的车起步,直接别住了二黑的三菱,随即他挂上倒档,想把车头抽出来后逃窜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刘卫持着五连发,双手轮动枪托,直接干开三菱正驾驶侧面玻璃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滚!”二黑坐在车里拿起枪,并且大吼一声,想要震住刘卫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刘卫直接撸动枪栓,站在台阶上骂道:“你妈了个b,你瞅你跟个猪似的,你还要拿枪比划比划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,刘卫五连发喷射,直接扫穿三棱风挡玻璃。

    “还嗮脸吗?”刘卫挑着眉毛冲刘卫喊道:“艹你妈,破b枪给我举脑袋上,跪着下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疤瘌狂奔两条街,最后慌不择路的钻进了岔路,一抬头,前面全是足球场的广告牌子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脚步声传来,小岩,罗冰旭,范勇匆忙赶到。

    “亢,亢!”

    疤瘌回头就是两枪,随即咬牙踩着大广告牌子下面的灯箱,直接要翻越将近两米高的铁牌子!

    “搂他!”

    小岩喊了一声,三人同时撸动枪栓,随即扳机连续扣动,打的铁牌子宛若在风雨中摇晃一般,发出簌簌声响!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疤瘌是爬上去的,但上去以后,是直接栽到牌子另外一头的,身体直接砸碎了两个灯箱,电线瞬间冒起阵阵火星字,而疤瘌真是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奔着足球场内部跑去。

    “他也不熟悉地形,进里面肯定也懵b,继续干他!”范勇迈步就要追。

    “枪响半天了,别追了,走了。”小岩赶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,二黑被刘卫拽进了钟振北车里,一分钟后,天叔上车,随即看着二黑问道:“圈我?疼不疼?”

    二黑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自己都不知道,我能活多长时间,军要他妈出不来,我让你跪着走到阎王爷哪儿,喊服了!”周天面无表情的指着二黑,非常认真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二黑皱眉看着周天,依旧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汽车启动,众人火速撤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图m市,某从网络上揽客的黑公寓内,外地过来的喜子静等明天与大勋的交易,到时候只要他露个面,把大勋等人牵出来,那钱就算拿到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喜子点了一点外卖,又喝了一罐啤酒。像他这种游魂野鬼似的人物,在哪儿住基本都神经紧绷着,睡觉不敢脱衣服,房门必须得用椅子别住,躺在床上的时候,人看着是睡着的,但眼睛似乎随时都能瞪起来。

    用李英姬的话说就是:“这帮b养的不容易啊,你看着他们卖个朋友,就把钱挣了,好像挺轻松似的,其实,这帮人睡觉时p眼都不敢合上,生怕谁给他塞耗子药……体格再好的人,熬十年,也他妈熬死了!”

    喝了点啤酒,喜子原本准备躺在床上眯一小会,但却不料到,隔壁房间内,也他妈不知道干啥呢,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,还有女人叫-床之声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喜子忍了半天后,扑棱一声起床,随即想给公寓老板打个电话,让他出面沟通沟通,但电话刚抓起来,他又忍住了,因为出门在外,他这个身份,能忍忍,还是忍忍吧,别找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公,抽我!”隔壁有女人激情澎湃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硬起来还他妈没有小拇指长呢,怼鼻子里都闲逛荡,抽你妈b啊!抽!”喜子烦躁的骂了一句,随即拿起耳机插在电话上,将收音机调到物业频道,顿时听见里面说:“王医生啊,我撸.管子总用右手,把jb撸的有点往右歪,你看咋整?能治吗?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呃……如果情况是这样的话,你下回可以尝试用左手撸,应该能把它撸回来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我艹尼玛啊!这都啥和啥啊!”喜子听到收音机里的对话,顿时崩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疤瘌回到了四p。

    “……二黑和小费都被琐里了?”张伯伦腾的一下站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周天肯定发现了,这b养的脑袋转的太快,他发现我们以后,人不但没哆嗦,而且还立马反咬了一口!”疤瘌脱掉外套,一边处理着身上的刮伤,一边快速回道。

    “就他妈这么两个人你都办不明白?林军进去了,那个**身上有伤,他俩都不在,周天能反咬个jb!小费跟我办过两次事儿,那是我给你最好使的人,你他妈连领回来,都没给我领回来?”曹江不可思议的冲着疤瘌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替你的人了,行吗?”疤瘌怒气冲冲的骂道:“那个小费,他妈b的连对白都没有,直接让人开车撞飞,一棒球棍子就给干跪了,你他妈还啥最好使的人啊?!我他妈不为了提醒他,二黑根本就折不了!我他妈没说你,你还整起我来了?我跟没跟你说,咱们先把周天办完,然后我再和你套大勋?你他妈非得要回来,你回来咋的了?就在这儿等着了吧?办上事儿了吗?你要不走,事儿能整到这个地步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放屁!”曹江一听这话, 顿时就炸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都他妈少说两句!”张伯伦烦躁的呵斥了一句,随即拿着电话走到窗边。

    数十秒以后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板,二黑可能折了……!”张伯伦沉默半晌,随即低着脑袋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对方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要不,拿林军换二黑吧?”张伯伦鼓起勇气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已经走司法程序了,怎么换?”对方声音沉闷的回了一句,随即说道:“要快判林军!我不管你用啥办法,二黑必须回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