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35 朋友二斌
    周天和林军商量完以后的第二天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延市,二斌的名车宴店内。

    “坐,天哥。”二斌招呼着周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天点了点头,随即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二斌冲下面的人摆了摆手,然后亲自摆弄着茶道说道:“军的事儿,我听说了,案子办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检察院刚批捕,快签起诉了。”周天也没隐瞒,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按啥签的啊?”二斌停顿一下,随即将茶水放到了周天旁边。

    “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挺麻烦啊。”二斌一听这话,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周天松了松领口,叹息一声回道:“他要干这事儿了,我也就尽人事,听天命了,但咱没干这事儿,咣当就给砸个杀人,这事儿他妈的憋屈啊!”

    “有啥招没?我能帮上啥?”二斌稍微想了一下,随即主动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斌,几次事儿以后,咱也不算是一般的朋友了。我也不瞒你,张伯伦那边,有个人在我这儿呢,我打听了一下,这个人好像是张伯伦老板身边的,你能不能出面帮忙沟通一下?”周天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要换啊?”二斌一点就透。

    “那我没别的招了。”周天无奈的回了一句,随即喝了口茶水补充道:“二斌,这事儿让你掺和进来,确实不地道!但我和张伯伦肯定没办法坐在一个桌子上谈事儿,我也真是想不到,还有谁能在中间缓冲一下!”

    “……天哥,融府康年最近弄的不错,如果锦上添花,那多我一个不多,少我一个不少,但雪中送炭,你才能看出来,咱是关系多薄,多厚的朋友。”二斌挠了挠鼻子,随即说道:“行,我给傻b轮子打个电话,只要他能见我,那这事儿,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了。”周天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。”二斌龇牙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一天。

    四p,南河露天烧烤。

    二斌就自己一个人开着他那台卡宴抵达,随即将车仍在路边,下车就开始撸串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张伯伦,疤瘌,开了一台商务到达,他俩下车以后,上面坐着四五个人但没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,你不能来呢,呵呵。”二斌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张伯伦坐在二斌对面,随即说道:“这段时间烂事儿比较多,挺久没吃烧烤了,你请客昂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二斌龇牙一笑,点头回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来,给我点点串。”张伯伦说着叫过来老板,就开始点串。

    “不是,二斌,我真他妈得说你两句。”疤瘌从到场以后,就斜眼看着二斌,脸一直黑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!你要说我啥啊?”二斌吃着羊肉串,笑着看向了疤瘌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发现,你有点分不清里外拐!”疤瘌点了根烟,双眼看着二斌,嘴里带着啷当,继续骂道:“你说,咱他妈的也算认识不少年了,当初你刚弄美规车的时候,求咱们,咱没少帮你吧?你说借钱,伯伦给没给你拿?咱别的不说,就你店刚开的时候,我们帮你在四p联系出去多少私车?你他妈挣了多少钱?是,现在林军好起来了,你和他交朋友也正常,毕竟你能从他哪儿多捅咕出去几台车!但你妈了个b的,这个也有远近吧?但我们两家整起来了以后,你马上就给他当狗腿子!别的不说,上回老四,管虎在你延市出事儿,你他妈就算不帮忙,那也该提前给我们打个电话吧?但你做了吗?二斌,你也算是有点段位的人了,咋地?大哥当够了?要他妈当马仔啊?”

    二斌听着疤瘌的话,沉默数秒,随即撸了一口羊肉串,低头一笑说道:“你教育我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是有点烦你。”疤瘌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疤瘌!你有一句话,说的挺对,朋友有远近,这话他妈的一点错都没有!”二斌扔掉铁钎子,随即靠在椅子上回应道:“咱们是朋友,但我他妈借你钱,你也没白借,利息,你跟那帮房贷的人,要的一样多!你为啥帮我卖车?因为你在中间能抠出来缝子钱!……我二斌这人,一是一,二是二,不管你在我这儿挣了多少钱,但你确实帮过我,所以,咱们是朋友!但朋友有操朋友的吗?!于亮给你们介绍的那帮人,你明知道,我他妈在中间担保,你不照样给黑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黑你的了吗?”疤瘌皱眉喊了一嗓子,随即车里那几个人,拽门就走了下来,随即看着二斌骂道:“啥意思啊?斌哥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二斌看向那几个人以后,顿时咧嘴一笑,随即自己一个人站起身,直接指着那帮人骂道:“艹你妈的,我就这意思?小b崽子,你有枪,还是有炮啊?”

    “你妈……!”疤瘌蹭的一下就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……疤瘌,你跟我玩这个啊?”二斌单手插兜,皱眉回应道:“我确实开始玩车了,还他妈玩好车了!但你要说,你他在社会上欺负欺负我?那你看看,我他妈豪车后备箱里能装多少五连发就完了!”

    “哎,干啥呢?坐下。”张伯伦冲着二斌和疤瘌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操,这还坐啥了?!”二斌摆了摆手,随即看着张伯伦说道:“今天我来找你,你知道啥意思!那个人,在周天哪儿!林军能出来,那个人回家,但林军出不来,那个人可能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张伯伦抬头看向二斌,随即说道:“你还真跟林军死抱一把了!”

    “伯伦,朋友离你远了,你得先问问自己,这是为什么?!”二斌看着张伯伦扔下一句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那几个人站在马路牙子上,斜眼看着二斌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他妈滚远点,我车在吉林这一块,全他妈不挂牌子,撞死你……我直接返厂修,钱都不用掏!”二斌一巴掌推开对方领头的,随即开着卡宴,直接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看守所内,林军被提审,检查员直接把一份需要签字的文件推了过来,林军低头一看,上面写道。

    起诉书!

    罪名,指使杀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周天在等二斌信的时候,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,随即转身去了卫生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