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36 是否交换?
    四p,疤瘌住所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……人家把话说的挺明白了,林军只要出不来,那二黑肯定完犊子。多明显啊,咱找顶缸的换林军,那二黑就能回家。”疤瘌摸了摸脑袋,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张伯伦插着手,翘着二郎腿,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伯伦,整到现在,老四没了,管虎进去了,而林军那边也被砸上了杀人!操,两家人身上都有伤,这是多大的过啊?”疤瘌点了根烟,语气很严肃的劝说道:“我把话放这儿,你如果让林军出来,那咱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,因为这事儿没有和解的可能,他肯定往死弄你!而咱,绝对没有再圈住林军的机会……!”

    张伯伦听到这话,心烦意乱,依旧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绝对不同意换林军。”疤瘌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二黑呢?”张伯伦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呢?”疤瘌直接反问。

    聊到这儿,屋内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张伯伦皱眉沉思的功夫,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张伯伦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我。”张伯良沉默半天,语气挺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事儿啊?”张伯伦有些烦躁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能不能帮我个忙?”张伯良是硬着头皮打了这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啥忙?”张伯伦停顿数秒,心里十分想挂电话,但最后还是主动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在南华路整了个局子,赌博机刚弄下来,开了不到四十分钟,就不知道被哪个狗篮子点了……分局把我机器拉走……你给我打个招呼呗?”张伯良同样十分不想求他大哥,因为他知道张伯伦看不起自己!

    人,最不愿意求的人,肯定是那个看不起自己的人!

    “……你自己处理。”张伯伦听到他的话,顿时冰冷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钱,全押在这批机器上了!”张伯良咬了咬牙,皱眉喝问道:“咱就是分开干了,那不是亲戚,也他妈是朋友吧?别的小兄弟,你他妈都能拉扯一把,为啥就对我这样呢?”

    “你长大脑了吗?你啥身板啊,你他妈就要放局?一个萝卜一个坑,南华那边,从他妈的2000年就有人捅咕这玩应,你咣当一声进场,连个招呼都不跟人家打,人家他妈b不点你点谁?你也快三十了,怎么屁事儿不懂呢?我告诉你,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弟弟,你他妈就这么摆局,人家还用让分局拉你游戏机吗?找一帮流氓子,得全他妈给你砸了。”张伯伦心情十分烦躁的呵斥道:“我给你拿二十多万,你又从疤瘌那儿骗走三十万,这里外里五十多万,你他妈干点啥干不了,非得捅咕这破玩应?……你自己愿意作,那他妈就自己平事儿!我对你够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伯伦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伯良啊?”疤瘌冲张伯伦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孩子啊,真他妈是没救了,跟我在一块这么长时间,一点长进都没有!”张伯伦喘了口粗气,随即回道:“明摆着,人家卖完他游戏机,把钱挣了,随后直接让分局给他“店儿”扫黄了……这他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唉。”疤瘌无语的叹了口气,随即问道:“真不管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张伯伦烦躁的点了根烟,最后摇头回道:“没事儿的时候,你跟南华那边放局的聊聊,让他把游戏机的钱,退给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二黑的事儿,咋弄?”疤瘌主动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我明白!但这事儿我自己做不了主。”张伯伦摇了摇头,随即回道:“你跟我去一趟长c,现在就走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疤瘌快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分局门口,张伯良坐在台阶上,无助的抽着烟,心情宛若吃屎了一般。此刻,他十分不明白,为啥自己小魄力“杠杠足”,但始终无法做到窜起呢?总是折在起步这一环节……

    “艹你妈,今天我经历的所有磨难,都是辉煌以后向人诉说的故事!”张伯良咬了咬牙,跳起来骂道:“我会好起来的!!张伯伦,你肯定看错我了!肯定的!!”

    说完以后,张伯良踩灭烟头,随即拿着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,一边走着,一边与对方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个小时以后,长c某会所里。

    一个青年面见了张伯伦和疤瘌。

    “长话短说,周天要拿林军换二黑,让咱弄俩顶缸的。”张伯伦看着青年,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找我是啥意思呢?”青年停顿一下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,你不明白吗?”张伯伦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青年眨了眨眼睛,随后喝了口茶水说道:“大哥,是不怎么能看上二黑!但二黑的身份你知道,他和大哥媳妇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那到底,是行,还是不行?”张伯伦再次逼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操!”青年一笑,随即挪了挪屁股,凑到张伯伦的旁边小声说道:“事儿你要办了,已经成定局了,大哥他能把你咋地?表面上掰了,暗地里,咱不还是这个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张伯伦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其实,你想明白一件事儿,就行了。”青年拍着张伯伦的腿说道:“二黑是司机,但大哥看不上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张伯伦直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到现在,咱也不知道二黑吐没吐口,早完事儿,早利索。”青年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林军那边怎么样?”张伯伦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案子到检察院了,快了,快了 !”青年应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珲c林场。

    二黑被关在山上的水井房里,透过狭小的透气口,看着漆黑的天空,怔怔发呆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刘卫拎着一点吃的进来,直接扔在二黑身边说道:“吃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给根烟呗?”二黑看着刘卫,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你图啥啊?!人家都jb不管你,你在这儿坚持什么玩应呢?”刘卫想了一下,随即抽出一根烟扔给了二黑。

    “……吃谁家的饭,记谁家的好。”二黑抽了口烟,惨笑着说道:“他不管我,那是他的问题,而我怂不怂,那是我的问题,是这个理不?”

    刘卫无言以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