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47 爱情与守望
    第二日,清晨六点左右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家里,林军坐在沙发上,一边抽烟,一边看着窗外升起来的太阳,而沈曼躺在他的腿上,身上盖着毛毯,双眸紧闭,呼吸匀称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手机在林军手中震动,他停顿一下,随即掐灭烟头,接起电话说道:“喂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佳m斯市局的,在楼下呢!来之前,老贺打过招呼。你自己下来,我算你自首。”对方直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谢谢。”林军点头回了一句,随即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要走了?”沈曼躺在林军腿上,依旧闭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!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烧点热水,你洗洗脸,换身衣服。”沈曼说着就起了身。

    林军就坐在被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到的沙发上,看着默默帮自己收拾着一切的沈曼,那种感觉难以言明,就宛若穿透无尽岁月,来到了自己暮年!

    是不是有一天,自己老的动不了了,这个女人也还在?

    那时的她,满头白发,身材佝偻,但依然在阳光下,为自己收拾着行装?

    有人说,这个世界已经没有真爱了,根本找不到了!

    但林军想说……

    爱上,并不难,

    难的,是守望!

    当青春年少时,你我相遇在人海,那时你说,你愿为我披上最廉价的婚纱,我说,我愿倾其所有给你最好的爱!我们或富有,或贫穷的在一起,那时,我们眼中只有对方,并且相约走到永久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爱,几乎每个人都曾拥有过!

    但随着年轮转动,我们执手向前的这一路上,会经历诸多坎坷,会经历许多与我们想象中美好完全不同的生活历程所以,每过一年,煎熬,争吵,埋怨等诸多因素,都在逐渐侵蚀着爱情。

    所以,有的爱过,但是最后散了,

    所以,有的平淡,却走到了白头!

    楼下,佳m斯的刑警在等着,所以,林军摸着沈曼的秀发说道:“……媳妇,你委屈了!”

    沈曼不知道林军会是个啥结果,所以,她整理着林军的衣服说道:“林军,我跟你那天,就把最好的年华给了你!你不撵我,我不走!好好照顾自己,我等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林军伸手搂过沈曼的脑袋,嘴唇亲吻着她的额头,随即停顿数秒后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沈曼看着防盗门关上,轻声呢喃道:“傻瓜,你比我委屈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,十点。

    汽车再次抵达佳m斯,而林军从公安医院出来不到两天,就再次进了佳m斯市局!

    负责带回林军的刑警队成员,先抽空吃了个午饭后,随即开始审讯林军。

    “道理你都懂,咱别废话了,直奔主题。”刑警队长拿着水杯漱了漱口,随即看着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!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张伯伦,曹江,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认识!”林军如实点头。

    “昨晚枪案现场,你在不在?”刑警队长又问。

    “在!”林军直接承认。

    “说说经过!”刑警队长说着就坐在了林军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我前几天进去,就是张伯伦整的事儿!我俩有仇,是因为废品收购站,昨晚我确实想找他谈谈,因为他抓了魏言,这人是我一个朋友!与我同行的一个叫大勋,一个叫大汉,那帮拿枪的人,全是他俩领着去的!但我事先并不知道,大勋手里有枪,更不知道他要弄死张伯伦和曹江!因为他对我说,张伯伦,曹江和他也有仇,所以,我们只是顺路一块去!”林军看着刑警队长,快速陈述道。

    “大勋,大汉,真名叫什么!”刑警队长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林军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说!”刑警队长无语的看着林军,随即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不知道!因为我俩一共就见过两面,之所以认识了,还是因为张伯伦在中间挑的事儿,所以,我和大勋曾经还差点闹翻了。”林军按照事实陈述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刑警队长停顿一下,继续问道:“往下说!”

    “到了地方以后,大勋,大汉和张伯伦,还有曹江发生冲突!但在这之间,我只打了张伯伦一拳!随后,两帮人掏枪干起来了,最后张伯伦和曹江让人崩死了,就这么点事儿。”林军把事情经过说了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是否指示过大勋和大汉,枪杀张伯伦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林军摇了摇头,直接说道:“我和张伯伦的矛盾,与大勋和大汉的不是一回事儿!我说过,他们拿枪干起来以后,我就再也没动过手!”

    “但你在场啊!”

    “嗯,这点我承认。”林军干脆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等着复审。”刑警队长冲着林军扔下一句,随即摆手冲同事说道:“你们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签个字!”负责记录的刑警,拿着口供卷宗走到了林军身边说道:“先把这个签了,复审会更详细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林军提笔就签了字。

    几分钟以后,其他刑警出去,而留下的那个队长,拨了一个电话,直接放在了林军嘴边。

    “谢了昂,贺哥!”林军冲电话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瞎jb嘚瑟,你就多余去!”电话另外一头的贺相霖无语的骂道:“……你该给我送点礼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必须滴,周天会找你!”林军一笑。

    “行,你呆着吧!只要你在佳m斯,什么吴总,张总的,全都靠边站!”贺相霖扔下一句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谢了!”林军冲刑警队长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就不用说了,咱整点实惠的!大勋和大汉,到底叫啥?你知不知道!”刑警队长低头看着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真不知道!”林军无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,那你谢个jb!”刑警队长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审讯在另外两个房间内进行。

    “魏言,林军是否在现场说过,大勋,你给我打死张伯伦,或者是同样意思的话!?”刑警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魏言戴着手铐,直接摇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董成发!林军是否在现场,对张伯伦实施枪击,或者有暗示其他人杀掉张伯伦和曹江的举动和言语?”刑警冲着张伯伦的那个财务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但林军打了张伯伦,打了一拳!”财务低着头,声音颤抖的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以后,曹江的另外三个兄弟,在某县城卫生所胁迫医生治疗枪伤时被捕,而他们的口供,与魏言和张伯伦财务董成发的口供一样,林军并未指示或暗示任何人杀害张伯伦与曹江,而且自己也没参与枪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