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52 新势力
    贺大雷拿着林军的车钥匙以后,推门就走了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

    家里,餐桌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军开你车干啥去了?”林军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军他们就在旁边宾馆呢,哪儿都没去。”张小乐啃着鸡爪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他办事儿去了吗?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想借大雷车!”张小乐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咋了?那不是你弟弟吗?”

    “艹,这小子不靠谱,借他车也不干正经事儿。”张小乐皱眉说道:“挺大个岁数,一天就瞎晃悠,也没个正经工作,天天拿手机拍什么小视频……!”

    “小孩呗,就是玩吗。”林军不以为意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贺大雷走出小乐家以后,直接上了林军的路虎揽胜,随即拨了刘小军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刘小军打着哈欠,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在哪儿呢,老铁?”贺大雷张嘴就是社会专用的小语言,他一共就见过刘小军两三次,还是在张小乐家里,而且双方基本就是简单打了个招呼,刘小军也就是象征性的给他留了一个电话,但人家张口闭口,就是老铁,铁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谁啊?”刘小军顿时一愣,因为他身边的人,基本没有用这个称呼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!你没存我电话啊?我大雷!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!咋了?”刘小军想了起来,随即有点措手不及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啥事儿,你有空吗?没空出来吃点饭呗?”贺大雷邀请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这儿打电话联系延市那边工地的事儿呢!咋地,你是不是有啥事儿啊?”刘小军再次问道:“有事儿,你吭声就行!”

    “真没啥事儿,就是军哥和我哥在家喝酒呢,我呆着没意思,乐哥让我安排安排你们。”贺大雷龇牙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刘小军一听这话,顿时感觉自己不去好像有点装犊子,毕竟贺大雷是小乐的亲戚,所以,他回了一句:“行吧,那就出来坐坐,我请你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到咱自己地方了,我能用你请吗?”贺大雷一笑,张嘴说道:“我在乐哥家小区门口等你!”

    “妥了!”刘小军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以后,双方在张小乐家楼下碰面,而范勇和刘小军开的是那台新买没多久的a8,这车平时主要给小乐和方圆办事儿用,所以,牌子也稍微挂的好一点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去,你们就五个人呢回来,开了两台好车?”贺大雷看着a8龇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的时候,稍了两个朋友。”刘小军解释了一句,随即问道:“上哪儿吃啊?这边我也不熟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一会我全安排了!”贺大雷一挥手,随即掏出电话说道:“我在叫两个朋友!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,行!”刘小军一愣过后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喂,我大雷,嗯,你们都去京哈高速旁边那个加油站,恩恩,我马上过去,车都摆好……!”贺大雷拿着电话冲朋友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吃饭吗?”范勇有点懵b的冲刘小军问道:“上jb高速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可能接朋友呗。”刘小军随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高速旁边的加油站。

    八台五十万以上的汽车并成一排,停在原地打着双闪,而贺大雷开着路虎揽胜闪亮登场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众人一见贺大雷过来,顿时从那八台车上面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他妈要干啥啊?”刘小军坐在a8里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约仗啊?”范勇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操!走,下去看看!”刘小军推门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来,穿着貂皮的站前面,大笨,你把我开来的那台路虎,停在最前面,队形必须给他摆踏实了。”贺大雷扯脖子冲人群喊道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人群开始移动,都背着手站在了车前面,随即贺大雷从车上拿下来一个塑料袋子,从里面至少拽出来二十几条大金链子,但全是二十块钱一根在火车站买的。

    “艹,还带这jb玩应啊?大哥,零下二十多度,这多他妈冷啊!”

    “你别bb,要画面,链子必须到位!”贺大雷呵斥一句,随即发着金链子嘱咐道:“腰都挺起来昂!一会完事儿,链子都给我交上来!大笨,给钱从后备箱拿出来,都一摞一摞的给我摆在地上!”

    “哎,大雷,到底咋了?”刘小军不明所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儿,没事儿,一会你们站后面就行,咱马上完事儿!”贺大雷忙忙活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艹!神经病啊?大冷天在这儿站着,他到底要干啥啊?”范勇冲刘小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jb知道呢!你看,还拿钱了!”刘小军指着大笨搬出来的一箱子人民币,随即挺惊愕的说道:“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你傻b啊!把钱竖着摆,漏出侧面的条纹线就行,你他妈正面摆,人家不一眼就认出来了!对对对,你把那几沓真的放在边上,漏出正面就行!”贺大雷指挥着骂道:“这他妈b的,明天,我还真的联系点做假—钞的,老jb使阴票,容易露陷!”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汽车打着双闪拉成了一排,随即穿貂的朋友站在了最前面,而贺大雷拿着手机,将录像的摄像头对准自己,开始一个人喊道:“我是社会你雷哥!艹你妈!广州小刀,你给我看好了昂!什么叫画面,什么叫势力!我人不多,一共三五十个,车很一般,路虎,奥迪,宝马,奔驰,也就十来台!地上现金一百万,干死你,养你父母够了!傻b,你给我等着,我人在高速上,三四天就到广州!”

    “这他妈是什么意思?”范勇完全懵懵的冲刘小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约仗呢!”刘小军也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约仗,那拍视频干个jb?要整纪录片啊?”范勇不可思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现在打法变了?约仗之前,要相互透露一下对方人数和基本装备?打文明礼貌仗?……”刘小军试探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去你爹篮子的,你就是圣人打仗,给他整急眼了,他照样扣你眼珠子,拽你裤衩子!我他妈就没听说过谁,对着视频找高-潮的!”范勇撇嘴骂道:“哎,你看那个小子喊得,都破音儿了!”

    “来,兄弟们,给我整一句!”贺大雷做完自述以后,冲着后面人群叫道:“号子喊起来!”

    “东北第一势力,磊哥给你讲述一个平凡王者的故事!没毛病,牛b震天狂,威武霸气横!装b卖老,就地干到!欧耶!”众人齐刷刷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太吓人了!我他妈尿都憋回去了。”范勇站在路边,刚解下裤腰带,顿时被吓的一激灵。

    远处一台别克商务内,一家三口刚从高速下来,车里十来岁的小男孩冲父亲问道:“爸,那帮叔叔在哪儿喊啥呢?”

    “喊,我是傻b呢。”爸爸粗鄙的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林军跟张小乐喝了一会,刚要回家,就接到了刘润泽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时间吗?去一趟广州……?”刘润泽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ps:早晨的那个微信公共账号出现问题,我马上找平台沟通了一下,已经关注之前那个微信公共号的朋友,请重新关注“伪戒”公共账号,直接在加好友的页面里搜索“伪戒”二字就行,我会让人在哪里更新,但哪里比正版会延迟一些,因为微信公共账号,一天只能发一次群发,而且粘贴文字非常缓慢,忘大家谅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