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55 芳村郑牟财
    林军,张小乐,刘小军,范勇四人,是下午抵达的白云机场,而这时刘润泽已经和其他俩人在外面等候多时了。火然?文 ???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出了机场,刘润泽拉着一个中年妇女和另外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,冲林军介绍道:“……陶姨,肖洵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陶姨。”林军伸手和她握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林军是吧,听润泽提起过你,麻烦了!”陶姨气色明显不太好,整个人显得很疲惫。

    “走吧,上车说……!”刘润泽招呼了一声众人,随即将林军和小乐拉进了一台奥迪q3车内。而肖洵则是和刘小军,范勇,开了一台雷克萨斯轿车。

    众人离开机场,前往酒店的路上。

    “军是这样,陶姨的儿子过来参加一个同学的婚礼,可能当时喝多了一点,然后就被人弄去玩牌九了……三把牌输了一千一百多个!当时,人家告诉陶姨的儿子,让马上打钱,但他没敢跟陶姨说。这一磨蹭,人家那边开始算利息,滚来滚去,现在又多滚了一百多的利息。刚开始陶姨儿子还能给家里打电话,现在根本打不了!”刘润泽介绍了一下基本情况。

    林军皱眉听完,随即冲陶姨问道:“现金输了多少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到三十万。”陶姨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是三把牌的事儿,现金输了三十多万,说明他刚开始玩的不大啊!”林军看着刘润泽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说,他就玩了三把啊!”陶姨坚定的相信着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没再和她争辩,只抬头看着刘润泽说道:“那边的人,能联系上吗?”

    “能!”刘润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晚上见见呗。”林军想了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众人聊到这里以后,就不再交谈。四十分钟以后,两台车抵达酒店,然后刘润泽冲林军问道;“你觉得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她儿子肯定是输红眼了,双倍下注要往回捞,但没捞明白!”林军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要是他自己在桌面上喊的注钱,那跟别人没关系……局子上就这个规矩!人家设不设套是人家的事儿,但注是自己下的!”

    “能谈吗?”刘润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试试呗!”林军松了松领口,继续问道:“你跟我说实话!这个陶姨到底跟你家是啥关系?!你别告诉我真是朋友,如果是,你根本不会扯这个破事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就当替我办了,别问了行不?”刘润泽死活不松口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小妈?”林军背着手,龇着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滚,赛脸!”刘润泽顿时要急眼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林军一笑,点头回道:“如果是这个关系,我肯定尽力谈!”

    “真不是,他爸和我爸,认识挺多年了,有感情关系,也有工作关系。”刘润泽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班子里的?”林军同样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那我明白了。”林军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八点二十。

    林军,张小乐,带着军勇组合,去了广z荔湾区芳村,品轩楼茶餐厅。

    接待四人的是一个叫郑牟财的中年,年纪大概四十多岁,秃顶,较胖。他穿着极为朴素,上山半身是普通汗衫,下半身穿着纯棉的大裤衩,脚上踏着凉拖,开的车是一台十万左右的速腾。

    “就这b样的,张口就敢要一千万?艹!哪儿来的自信啊?”范勇看着郑牟财的打扮和行为举止,顿时不屑一顾的撇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低调点,别瞎说话。”张小乐顿时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来,靓仔里面坐吧。”郑牟财将车停好以后,言语十分客气的冲着众人邀请道。

    “麻烦了!”林军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搞个茶!”郑牟财带人进了茶餐厅,随即冲林军问道:“靓仔,第一次来广z?”

    “以前来过几次!”林军张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气候还适应哈?”郑牟财拍着林军肩膀,自始至终聊的都是家长里短,态度非常和善,表面上一点都看不出来,这帮人攒个局,能套一千多万。

    “这个气候正好,夏天来太热了。”林军扫了一眼茶餐厅,随即与郑牟财去了二楼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众人在二楼落座,随即谈起了正事儿。

    “军哥,我这里捞钱,跟你们东北比不了的。你们那里出大哥,我们这里全是烂仔,哈哈!”郑牟财满面笑意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千万别叫军哥,也别这么说。来您这儿呢,是求您抬抬手,让您行个方便。”林军停顿一下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孩子,输了几十万以后,就有点失去理智了……连续大注砸锅儿呀,我不接,他还不满意……呵呵,干这个的庄家,还怕注多吗?他说一百万上限,我答应了,他说两百万,我也答应了……几把牌,弄掉一千多万!我怕他再输下去会跳楼,所以,就锁局了。”郑牟财连续给林军倒茶,并且满面红光的继续说道:“军哥啊,我们这里讲究和气生财!你来讲情,我们肯定要给面子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了!”林军抱拳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但我也不怕你笑话,我在芳村,就是个小马仔啦……也是吃人家碗里的饭,所以,我能做主的数目有限啊!”郑牟财看着林军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多少呢?”林军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给这个数吧!”郑牟财比划出了一个手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以后,林军和张小乐,小军,范勇,从品轩楼茶餐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哥,我估摸着,这个数儿咱都jb不用给他!你信我的,这帮人肯定啥也不是!”范勇冲着林军说道:“你看那个郑牟财领的那两个人……一点那个样都没有,就跟网吧包完宿没睡醒似的!”

    “勇啊!魏彬刚跟咱们碰的时候,他就用你这种眼光看我,最后怎么样?”林军沉吟一下,拍着范勇的肩膀说道:“……我告诉你,在社会上,越浮在最上面的那些人,越啥也不是。那些站大街上喊我有钱的人,也一定是他妈穷鬼!”

    “我真没感觉,他是沉在下面的。”范勇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走,回去,找润泽谈谈!”林军没再争辩,招呼一声,直接就与众人上了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此同时,广z高速入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朋友们久等了!没错,我是社会你雷哥!艹你妈,今天我还点艹小刀,看见没,我已经到广z了……小刀,你要是个男的,给咱报个点昂!”贺大雷摸了摸脑袋,继续说道:“来,整一句!”

    “雷哥兄弟千千万,装b赛脸就是干!!”车内的人齐刷刷的喊道。

    "欧耶!”贺大雷竖起v字形手指,随即关了视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