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58 大葱蘸酱
    距离帝国公馆大概两公里远的街道上,刀哥的本田雅阁被别住。r?an w?e?n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网黑第一填词人,还有刚赶过来的王策划,拽开了刀哥正驾驶的车门,随即俩人薅着他的头发,直接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还认识你雷爷不?”贺大雷拿着手机支架,伸手指着被按在地上的刀哥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贺大雷,你妈了个b,你玩阴的!”刀哥身材比较瘦弱,在加上他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按在了地上,所以,四肢被俩人全部踩住,稍微一动脖子,那被薅住的头发下面,就传来火辣辣的痛感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你们看见他是啥货色了吧?我刚到帝国公馆他就报警,他这是刚从派出所出来就被我按住了!”贺大雷冲着视频说了一句,随即喊道:“来来,别打他!这b养的在派出所有干爹!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,贺大雷!我他妈搞死你!”刀哥气的脖子青筋暴起,随即试着往上挣扎了一下身体。

    “帝国公馆一个小保安,你看把你牛b的!”贺大雷指挥着同伴喊道:“艹你妈,你雷爷虽然没啥文化,但也知道打人犯法!来,哥俩,裤子给他扒拉,我拍个照!”

    “贺大雷!”刀哥一听这话,压在身下的手掌立马往裤腰带上扯去,但由于水泥路面凹凸不平,再加上他穿的衣服很薄,所以,胳膊全被划出了小口子。

    “咣,咣!”

    王策划两脚踹开刀哥拽着腰带的胳膊,随即伸手就扒他裤子。

    “贺大雷,做人留一线,我艹你妈!”刀哥往上顶着脑袋,右手死死攥住了自己的裤衩。

    “我明告诉你,我他妈就是撅你面儿来了!留你妈b一线,我大雷需要这个吗?”贺大雷感觉这次太难碰了,因为这次事件相对真实,没有演戏成分,而视频平台缺的就是这份真实感,所以,他冲这里的另外一人喊道:“来,把给刀哥准备的东北大酱拿下来!”

    不到二十秒,车上一个青年,拎着四五袋子东北许氏大酱,随即快步跑来!

    “糊他,往他腚-沟子上糊!”贺大雷嗷嗷喊着。

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青年撕开成袋的许氏大酱,随即往外一挤,顿时流出那种黄褐色的粘稠液体。

    “我就艹你妈了!”刀哥一看见那个袋子里流出的许氏大酱,顿时脑瓜皮发麻的喊道:“行,贺大雷,我怂了行不行?你赢了!我服了!你把视频关上……别拿屎搞我……你非要看,我自己给你拉,行不?!”

    “小狗篮子,在网上玩视频的人,拿计算器都他妈算不过来!但你雷哥为啥火了?没有点创意,我拿你妈b,当网红天骄?”贺大雷指着刀哥说道:“别控制,给我糊他!”

    “有点恶心啊!”王策划无语的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三年以前,在视频里拉屎算新闻,三年以后,吃屎都他妈没人看了!……我琢磨着,咱是后起步的,那只能玩塞屎了!”贺大雷大手一挥喊道:“搞他!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青年拿着许氏大酱的小袋子,将袋子口撕开最大,随即对准的刀哥的裤裆,疯狂甩动胳膊,十几秒以后,刀哥裤裆一片黄褐色,液t流动,大腿崩的全是点子!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王策划莫名一阵反胃,扭过头骂道:“傻b,演过了……你他妈见谁拉屎能整出这个产量!我操,一个人都能供十亩地了!”

    “葱呢?”贺大雷扭头冲青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儿呢。”青年从后备箱拿出,东北过冬才会储存的那种跟甘蔗似的大葱,随即冲贺大雷问道:“别他妈整了……我他妈这辈子都不想吃大酱了!”

    “粗细正好,怼进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,插进去,算强-奸咋整?”青年憋了半天,非常经典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操!”贺大雷一愣,随即骂道:“那仍裤裆上,走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秒以后,贺大雷带队匆忙离去,他上车以后,拿着视频继续喊道:“老铁们,看见没有?!雷哥从不跟你们放大话,我说整他,那就必须整他!小刀在广州还是有点画面的,但在我大雷这儿,他狗jb都不是……跟我叫完号?咋地了?屎给没给他打出来?还是那句话,我行不行,不是自己说的,是他妈别人评价的!兄弟们,护你雷哥一路前行,没毛病!咱们风雨路上一起走!”

    “今天都别拍视频了昂!万一暴点让小刀找着,那就完犊子了。”王策划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估计他也就是帝国公馆一外围,找到咱,他能jb咋地?”网黑填词人挺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操,你忘了等在帝国门口那两台面包车了啊?”王策划斜眼说道:“他们是真想干,咱不是,明白吗?”

    网黑填词人顿时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刀哥躲在雅阁车里,已经用完了一小包纸巾,他在等,等待救援。

    不到半小时,送那个东北小天回去的保利,匆忙赶来。

    “纸呢?”刀哥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操,咋搞的?”保利把整整一兜卫生纸递了进去,随即捂着鼻子问道:“咋还拉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没拉!这是那种……东北大酱……我刚上网查了,大酱不是屎,是酱……算是一种东北咸菜,就跟咱们这边的剁椒酱差不多……!”刀哥脸都白了,语无伦次的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闻,我信了,行不行!”保利向后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艹你老母,它真是酱!”刀哥急迫的用手在大腿根戳了一下,随即将胳膊递过去说道:“不信你尝尝!可咸了呢!”

    “哥,我真信了!”保利对天发誓的说道:“我不偿,恩,我信了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b,贺大雷,我肯定搞死他!”刀哥低头继续擦着大酱。

    “刀儿,你怎么车里还放两根大葱呢?”保利十分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贺大雷拿它抽我来着……!”刀哥看了一眼大葱,随即低头解释道。

    保利斜眼扫了一下大葱上面沾着的大酱,沉默数秒,随即了然的点头说道:“恩!你说,我就信了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