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93 疯狂的勒索
    胡同内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

    拿了砸着制式编号警枪的蒋泉,皱眉冲焦三说道:“这jb玩应太扎手!不能动,得想法送回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焦三点了根烟,低着头,眼珠子转的飞快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还jb合计啥呢?操!”蒋泉一巴掌呼在焦三脑袋上骂道:“钱和手机留下没事儿,但这玩应你拿它干啥?警枪丢了,不光扒皮,而且还得承担刑事责任!上面肯定咬死往下查!”

    “泉哥,就是因为这枪很重要,我才考虑到了别的。”焦三满眼贪婪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还想反过来黑一把?”蒋泉瞬间明白过来了焦三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个黑色包,是刚才那屋领头人的!而今天明显是他请客,他们那一桌起码得消费一万多,你在瞅这包里,足足两万现金!你说,他一个拿着警枪的公务员,那jb来的这么多钱?这b养的,**子肯定不干净!”焦三斜眼说道:“丢枪,扒皮,弄不好还得蹲一下子!所以,我觉得,他比咱们急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否要耗子舔猫b?”蒋泉愣了半天,随即继续粗鄙的骂道:“嘬死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跟你说,他枪丢了,肯定先想的也不是报案,这事儿只要露出去,哪怕他枪找回来,那也妥妥挨处分,明白吗?”焦三眨着奸诈的小眼神继续说道:“泉哥,我感觉咱在这事儿上,想整点钱不难!你要整洗车行,手里钱多点,心里不也托底吗?”

    蒋泉看着焦三,顿时陷入沉默,他在考虑,考虑怎么有可能把钱赚到,而自己还摊不上事儿。

    “……干不干?”焦三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儿,你想好咋跟他联系了吗?”蒋泉突然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呢!”焦三愣了一下,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三儿,我给你出个招,你要成了呢,你给我分点,要不成呢,这事儿就过去了,但跟我没啥关系!”蒋泉皱眉想了想,继续说道:“说实话,我手里现在有点钱,整这事儿挺冒险,所以,我肯定不能跟你细掺和!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行,你说吧,咋整?”焦三思考一下,继续说道:“你放心,事儿成了,哥们不会自己眯着!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……!”蒋泉将嘴凑到焦三耳边,随即开始轻声嘱咐了起来。

    焦三听的很认真,随即连连点头回道:“这个路子,行!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的,你就这么干,肯定能联系上对伙。”蒋泉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那这两万块钱,你先拿一个,事儿要成了,咱见面说。”焦三将钱递给了蒋泉一摞。

    蒋泉思考了一下,狡诈的回道:“这钱你先拿着吧,如果事儿成了,咱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也行!”焦三点了点头,随即想了一下,看着手里的三星手机说道:“哎,这个电话不错,给你用吧!”

    “三星的啊!屏幕挺大啊?”蒋泉蹲了八年,虽然在里面也见过新式电话,但自己还没用上呢。

    “智能机,现在都用这个呢!我看你还使诺基亚呢,行,你把卡剪了塞里,拿着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那我就拿着了……!”蒋泉觉得拿一个电话,也是无伤大雅的点事儿,所以,直接就把手机揣兜了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俩人分开,蒋泉回家睡觉,而焦三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武在包丢了以后,确实慌了。但他严格意义上来讲,并不是警察,而是长c市委保卫处副处长,枪是因工作需要配的,平时就放在包里随身携带,因为上面领导啥时候在公共场所出现,那都是不一定的事儿,所以,如果每次拿枪都需要申请,那太麻烦了。

    由于丢包时间和北武发现的时间,差不了多久,所以,在包丢了以后,北武先去了蒋泉等人的包房,但服务员却告诉他,蒋泉等人已经走了,随即北武打车就追,但他追了两条街,也没看见蒋泉那台破捷达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”北武拧着眉毛回了ktv,想跟工作人员打听一下蒋泉等人的身份,但无奈ktv工作人员并不知晓蒋泉等人的确切身份,他们只知道蒋泉外号泉哥,家好像是延市周边的,以前在社会上玩过。

    正在北武和工人员沟通的时候,吧台的电话响起,随即吧员喊道:“哎,武先生,有人找您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北武冲过去,直接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砸号的响儿在我这儿呢!我要十万,能给不?”焦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给你,你敢拿吗?”北武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操,我他妈的居无定所,你吓唬谁呢?!你要不想要,我他妈给响儿扔下水道里,你信不?”焦三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十万我给你,怎么交易。”北武想了一下,张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哎,看来你是个有钱的人民警察!不好意思,涨价了,二十万,你要还是不要?”焦三再次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!”北武咬牙骂道。

    “有空我告诉你,我妈在哪儿!你记个电话,如果想要,打这个!”焦三说着念出了一个电话号码,叨咕了两遍以后,他才挂断公共电话里的座机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北武晃动了一下脖子,沉默半晌后骂道:“这个社会啊,永远不缺作死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个小时以后,北武跟焦三确定好交易地点,随即,他让打死钱岐山的那两个枪手,埋伏在了周围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坐在车里等待之时,北武接到了吴总电话。

    “公司那边的人安排的怎么样?”吴总简洁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已经交代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赶紧回来吧。”吴总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出了点问题,我要处理一下。”北武皱着眉头,再次补充一句:“对了,钱岐山的手机让我解开了,他临死之前打了两个电话,很关键!”

    “什么电话?”吴总快速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给林军打了一个,给媳妇打了一个!”北武简洁明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!!他联系林军干什么?”吴总原本平静的声音瞬间变的愤怒,随即补充了一句说道:“他会不会是把,自己手里那点牌全卖给林军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焦三贼眉鼠眼的露头,随即掏出手机,准备给北武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确认了钱岐山已经被枪杀的林军,回到家以后,右眼皮就一直在狂跳,心里有一种极度不好的预感,但此刻,他还想不通问题是出在了哪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