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95 兄弟间的对话
    刘小军和范勇已经在延市买房,但买的不是现房,所以,他们想住进去起码得在等一年左右,而平时他们就在融府康年后侧的一个高层小区内租房子住,这里环境一般,但上夜班的姑娘比较多,所以,单身汪范勇,很喜欢这个小区的氛围。r?an w?e?n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夜晚,寒风似刀,刮在人身上刺骨的冷,一个身材壮硕的人影一直站在楼下,抱着肩膀来回度步,而他脚下也全是踩瘪的烟头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等了不知道多久,小区外面一台福特锐界开了进来,大灯晃眼。而这时,站在楼栋子门口的壮硕青年,立马躲到了楼梯侧面,随即站在原地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福特锐界在小区内随便找了个空位停了进去,然后车内的刘小军熄火,手攥着车钥匙,面无表情的奔着自家走去。

    “军!”

    这时,躲在墙后的壮硕男子,迈步走到灯光下露出正脸,没错,正是杜子腾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刘小军手里攥着车钥匙,目光扫向杜子腾沉默良久后问道:“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好好谈谈,行吗?”杜子腾嘴唇干裂,脸色铁青,下巴和嘴唇四周冒起来的胡茬,让他看着相当颓废。

    “……去旁边的小饭店吧,别在这儿说,一会耿浩回来。”刘小军思绪半晌后回了一句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小区旁边卖盒饭的铁皮车内,刘小军和杜子腾相对而坐,二人点了两盘小菜,数瓶啤酒。

    “喝一个?”杜子腾眼睛通红,直接抓起啤酒瓶子冲刘小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刘小军停顿一下后,面无表情的抓起酒瓶子与杜子腾撞了一下,随即仰脖喝了半瓶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真不知道,你和温涵也在联系!”杜子腾皱着眉头,叹息一声说道:“那天晚上咱们遇见,我是过去接她的时候,她才把事儿告诉我,她也以为那天晚上和你说清楚以后,这事儿就结束了,但没想到,最后咱们碰一块了。”

    刘小军夹了口菜,停在嘴边轻声回道:“子腾,如果沫沫跟的是别人,我他妈转身就走,多一眼,多一句话都不会说!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确实是不知道!”杜子腾皱眉强调了一下,言语急迫的解释问道:“你觉得,如果我知道,我会主动跟你抢一个娘们吗?我问你,她就jb再好,能不能换回来,咱们之间这些年的感情!绑在一块,你搀着我,我扶着你的感情!”

    刘小军抬头看着杜子腾,怔怔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说,如果换成是别人,你转身就走,多一眼,多一句话都不会说!那我告诉你,如果这事儿摊在别人身上,我他妈连解释都不解释!我自己处的对象,有必要跟其他人把事情说清楚吗?”杜子腾不停灌着啤酒,看着刘小军说道:“小军,咱俩除了是兄弟,还是拴在融府上的两架马车!有矛盾了,就即使吵架,也得找个没人的地方吵!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刘小军看着表情焦急,极力解释的杜子腾,心中一股怨气被冲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军,咱是爷们,你想怎么样,你说一句话,我马上就办!但今天谈完事儿,以后谁都别再提,行不行?”杜子腾看着刘小军,铿锵有力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让我说,那我就说,你和温涵分开,让她跟我在一起?你看行吗?”刘小军抬头看着杜子腾问道。

    杜子腾脸色涨的通红,足足沉默了半分钟回道:“行,是你先认识的她,我可以答应!”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净jb扯淡。”刘小军摇头一笑,抓起酒瓶子说道:“我是傻b啊?我明知道温涵愿意跟你在一块,我还扯这个?来,我喝你一个,你他妈喝俩!”

    “我喝仨!”杜子腾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二人再次一撞酒瓶,随即对瓶就吹,而杜子腾真的就连续怼了三瓶,宁可一会吐,也把说的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事儿过去了,就过去了!沫沫微信我删了,以后我俩也没联系。”刘小军看着窗外沉默半晌,随即说道:“子腾,这事儿,我要说心里不难受,那是扯jb蛋。和她认识的这一年半,我也认真了。但相对于她,今天你能过来找我说这事儿,让我心里暖和!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杜子腾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明儿一早还有事儿,我先回去了。”刘小军拍了拍杜子腾的肩膀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块走,我也得回一趟融府。”杜子腾知道刘小军短期之内心里一定空落落的,需要时间调整,所以也就没有挽留,掏钱付账以后,就跟他一块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蒋泉从家里离开以后,他妹妹就简单洗漱了一下,随后准备躺在炕上睡觉,而人刚有睡意,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蒋洋洋躺在炕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,开门!”何启超满嘴酒气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开个屁!你爱哪儿哪去,滚犊子!”蒋洋洋耍起了女人脾气,简单粗暴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不回去?行,你他妈要真有脸,就一直在你哥这儿呆着。”何启超砸了半天门,但蒋洋洋都没给开,随即他咬牙骂了一句,就晃晃荡荡的离开了民房。

    又过二十分钟,门外敲门声再次响起,而蒋洋洋则是破口大骂的喊道:“你他妈有完没完了?!”

    “是我,大洋,你开门!”门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大洋听到这话,随即披上衣服,狐疑的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门开,焦三满脸是血的站在原地,旁边有两个戴着口罩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!”蒋洋洋一阵惊愕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男子,捂着蒋洋洋的嘴,直接将他推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“手机肯定在这儿呢吗?”另外一个人冲焦三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家就是这儿,我没撒谎!”焦三竟是带着哭腔解释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融府康年的经理办公室对面的楼梯间内,一个黑影皱眉站在玻璃后面,且嘴里叨咕着说道:“……钱岐山的东西会在哪儿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