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598 相互试探
    长c,亚龙集团旗下某游泳馆内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吴总从水池上走下来,露出浑身较为健硕的肌肉,随即摘掉眼镜坐在了躺椅上,一边自己倒水,一边冲北武问道:“手机拿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。”北武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先放放吧。”吴总点了根烟,皱眉继续说道:“我让人在融府找了一下,但没发现什么!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不是有点太谨慎了?”北武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钱岐山这个人,能力一般,但小心眼不少。他跟我这么多年,不会不给自己留点保命的东西!临走之前,把这东西卖给林军,换点钱花,那是合情合理的。”吴总用手指点了点烟灰,继续说道:“融府那边查了一下,但还是不能确定,这个东西林军到底拿没拿到!”

    “……要真在林军哪儿,事儿就麻烦了。”北武搓着手掌,语气烦躁的说道:“钱岐山不会只搞你自己的,上面身上的毛病,他肯定也有!”

    “消息不能露出去,要尽快确定。”吴总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整?”北武主动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东西在不在林军哪儿,咱试一下就清楚了。”吴总挠了挠鼻子,小声冲北武说道:“这事儿还得你去办,要快!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。”北武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日晚上,北武带着枪杀钱岐山的两个枪手和另外两个陌生男子,足足跑了将近一百公里,随即在一个偏远农村露面。

    村头处。

    “你卖车啊?”枪手云霄冲着一个农村青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!刚刚咱俩通过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云霄拽开旁边金杯面包车的车门,随即向内扫了两眼问道:“这车手续全吗?”

    “农村拉黑活的车,到我这儿都不知道多少手了,还哪有手续啊!”青年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点钱。”云霄扫了一眼汽车,直接冲同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众人开着破旧的金杯面包从农村离去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北武带队亲自赶到了延市,随即将金杯停在了某个小区内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,咱们就在车里住。”北武坐在副驾驶,冲着车内的四个同伴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得几天啊?这他妈不得憋死啊?”云霄旁边一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干活,耐得住寂寞,才能有钱花!我想说的,会告诉你。”北武指着这人回了一句,随即又嘱咐道:“家伙收好了,人别再正驾驶和副驾驶坐着,风挡玻璃没有贴膜!”

    众人全部都不在吭声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北武推开副驾驶的车门,就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融府康年楼下,方圆开着车,面色疲惫的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站在停车场旁的林军,冲着方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打听了一下,钱岐山有个助手叫小冰,他肯定是知道点内幕,但钱岐山出事儿以后,这b养的就跑了!估计是怕老吴连带着他一块清理了。”方圆叹了口气回道。

    “操!”林军听到这话,烦躁的抓了抓脑袋。

    钱岐山突然出事儿以后,林军不确定,老吴知不知道自己跟钱岐山联系过,所以,他急需让老吴的注意力转移,而这时候如果钱岐山身边的助手冒出来,那事情就会变得简单的多。但钱岐山手底下这帮跑腿的,嗅觉实在太敏锐,出事儿以后,就全他妈跑了。

    “小乐那边估计也够呛,这老吴又阴又狠,一旦想动手,那肯定是一刀就能捅到正地方。”方圆吧唧吧唧嘴,皱眉说道:“所以,咱想找到钱岐山身边的这些人,有点难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低头抽着烟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咱也别想太多了!老吴真就不一定能知道你和钱岐山见过面!你想想看,如果他知道你和钱岐山之间有事儿,那么老钱肯定不会死在交易之前,因为这个机会,很有可能让老吴把想拿的东西,拿回来!你说呢?”方圆快速分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但愿吧!”林军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杜子腾,小岩准备出去参加一个聚会,但俩人刚到融府楼下,杜子腾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走啊?”小岩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先上车里吧。”杜子腾扔下一句后,迈步走到路边,看着沫沫问道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两天好像有点躲着我啊,打电话也不接,微信也不回!”沫沫双手拎着皮包,俏脸挺憔悴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有点忙。”杜子腾一笑,摸着沫沫的发梢说道:“你别多想,什么事儿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小军的事儿出了以后,我觉得咱们之间变的有点尴尬。”沫沫眼泪汪汪,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和小军都谈完了,事儿过去就过去了,你别多想,我也不纠结了,好吗?”杜子腾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谈完了?”沫沫抬头看着杜子腾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兄弟在一块,经历的不是一件两件事儿那么简单!融府到现在都是铁板一块,跟这些经历脱不开关系!”杜子腾看着沫沫,傲然说道:“事情说开了,误会解释清楚,他还是他,我还是我,不会在斤斤计较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沫沫愣了一下,点头回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点事儿,你先回去,晚一点我给你打电话。”杜子腾抱有歉意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,你忙你的,我等着你。”沫沫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赶紧回去吧。”杜子腾又嘱咐了两句,随即上车就和小岩走了。

    沫沫站在原地,看着杜子腾离去后,俏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,她思绪很久以后,一边转身就走,一边拨通了一个号码说道:“小军和子腾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某小区外侧的小超市内,北武拿着一大把零钱,正在购买一些水和烟,还有吃的。

    “喂?!泉哥,我就在这儿呢,哎呀,你让我盯着,我能可哪儿嘚瑟吗?恩恩,这都快一宿了,我也没看见,你说的那人出来啊……!”一个梳着紫色飞机头的青年,嘴上叼着刚买的烟,手里拿着电话一边小声交谈,一边从北武身旁擦肩而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