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10 不同寻常的小矛盾
    五分钟以后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经理快步上了二楼,随即到了杜子腾这一桌。

    “呵呵,都在呢?”经理熟络的坐了下来,并且冲着李英姬问道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打个招呼,我在公屏上写两个字!”李英姬笑容很怪异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病啊,扯这蛋干啥?有钱儿烧的?”经理笑着说道:“一会三条打完,我送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喝多了,让你打你就打。”李英姬知道经理是为自己想,所以客气的说道:“你让服务员喊价吧,一会我结账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。”经理翻了翻白眼,随即无奈的说道:“不用喊价了,我一会跟dj打个招呼,完事儿你扔点钱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妥了。”李英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巍巍,帮你李哥写下来,然后去酒柜把我存的两瓶酒送过来。”经理冲服务员喊了一句,随即冲杜子腾等人说道:“还有一桌,我得过去看看,一会过来聚昂!”

    “谢了!”庆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客气。”经理拍了拍庆杰的肩膀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经理走了以后,李英姬在服务员死活不要的情况下,硬扔给他八千块钱,随即服务员下楼把钱入账,然后找到了dj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公屏再次闪烁,上面写道。

    “谨以好酒,祭奠我死去的大侄子,长c刘总,愿天堂没有车祸,没有困苦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楼下大部分客人都注意到了公屏,他们望着上面的字,沉默数秒,随后爆发出整齐的哄笑声。因为所有人都知道008号桌的刘总刚刚打完横幅,而这边紧跟着就怼了一条,意思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!”dj也挺懵b,但客人花钱,打啥字他也管不了,所以只能拿起酒杯冲二楼喊道:“李哥,我敬你一杯昂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李英姬站起身,双肘戳着二楼护栏,举起酒杯喊道:“敬我干个jb毛,敬侄子吧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楼下再次爆发哄笑声。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!”给刘总花钱打横幅的那个青年,身体直接窜起,拎着桌面上的酒瓶子,直接奔着二楼窜去。

    “小猛!”刘总站起来喊了一声,但根本没拦住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小猛领着十来个同伴,直接去了二楼。

    “我操,肯定干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看,二楼不光英姬在呢!杜子腾,庆杰,小岩,那不全在那儿呢吗!”

    “这节目比他妈的看领舞强多了!”

    “姬哥,怼他个b养的,让他上咱这儿嘚瑟!”

    楼下的人全都注意到二楼的动静,随即爆发出阵阵起哄之声,这帮人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,看出殡不怕殡大!

    小猛拎着酒瓶子到了二楼,随即指着李英姬骂道:“艹你妈,你啥意思?扒拉事儿是不?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直憋着气的杜子腾,伸手抄起装冰块的钢桶,坐在沙发上,直接砸在了小猛身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李英姬明摆着就是想找茬,一个垫步上去,甩手一个嘴巴子抽在小猛脸上骂道:“艹你妈,你说啥意思?就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”小猛是从长c调过来的人,所以,他不认识李英姬众人,只以为对方是喝多了的顾客!

    在东北,有一方如果骂出了艹你妈,而对方也回了一句去你妈的,那这个仗基本就没缓儿了。说话间,两帮人直接干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杜子腾,李英姬,小岩,庆杰,明摆着已经不是郁闷一天两天了。长c的吴总背后接连捅咕,融府目前一步一个坎,下面的人全都有火撒不出,所以,这场斗殴看似偶然,但其实已经在两方中间酝酿很久!

    小猛带来的人大概有十多个,而杜子腾四人明显已经不是喝了一顿了,所以,战斗力与对方相比略显疲软。干了能有两分钟,杜子腾的外衣被扯开,几乎撕碎了,而一向以智多星自称的李英姬,与对方两三个人撕扯,躺在沙发上,也处于劣势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与杜子腾等人关系要好的经理,带着二十多个内保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别打了!”经理上来以后,手里掐着对讲机,先把小猛等人拦到一边,而内保看见是杜子腾等人,也就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两伙人被内保阻隔,分别站在两侧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回事儿啊,子腾!”经理冲着杜子腾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看见了吗?他要整我啊!”杜子腾摸了一下被刮出口子的后脑,张嘴直接喊道:“小岩,你先出去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衣服被扯的变形的小岩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子腾!”经理拉着杜子腾,转身就要去旁边说两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你妈的!摇人是吗?!来,我陪着你!”小猛喘着粗气,扔掉手里的半截酒瓶子,随即掏出手机就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陪啥陪,眯着吧你!”经理烦躁的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跟你没关系!”小猛刚才稍占上风,此刻正是意气风发,所以简单粗暴的顶了经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傻b啊!”旁边的内保经理,一直没吭声,此刻听见小猛的话骂道:“大哥,这儿不是长c!亚龙在这儿不一定好使,有机会走,就赶紧的得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啥意思啊?”小猛听着这话,就要奔着内保走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意思,你jb愿意咋整,咋整!”内保经理扔下一句,转身走了,但他身后的内保依旧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子腾,别让我丢饭碗啊!”经理拉着杜子腾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能吗!?没事儿。”杜子腾抽了两条纸巾捂着后脑冲刘总喊道:“你妈了个b,你不用在楼下抻脖子听信!我就坐在这儿,你看你今天能不能走出唐朝就完了!”

    刘总站在楼下背手,随即皱着眉头,从裤兜里掏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!!你当你是谁啊?”小猛听见杜子腾的话,迈步就要上前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杜子腾坐在沙发上拨通了林军的电话,随即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哥,我在唐朝,跟亚龙的人整起来了!”

    医院内,林军正在铲头发给脑袋缝针,听到杜子腾的话沉默数秒后,直接说道:“你挑的事儿,你他妈给我办明白了!我支着你,整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