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13 全线开火(补更2)
    延市与长c相通的国道上。?火然文??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八台挂着亚龙货运的挂车,宛若长龙一般疾驰而来,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停在路边的三辆警车直接闪起警灯,随即交警拿着对讲机下车,摆手示意对方停下。

    “噗噗……!”

    挂车缓慢减速,喷出气体的声音让耳朵发麻!

    一分钟以后,八辆车并排停在路边,车队队长迈步下来,点头哈腰的冲交警说道:“临检?”

    “超载了吧?”领队的交警扫了一眼挂车,只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个活儿不超载,那还咋干啊!”车队队长一笑,随即从同伴那儿拿来手包,点头说道:“哥们,规矩咱明白,八台车,一台500,我给你点出来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明个啥规矩啊?”交警指了指警车上的摄像头,随即说道:“超载顶多算违规,贿赂可就犯法了!”

    车队队长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八台车,全部上秤,超载按流程处理!如果发现套牌儿,直接扣车!”交警面无表情的喊了一句,随即冲司机招呼道:“来吧,赶紧开,别挡着道儿!”

    车队队长顿时懵b,愣了半天张嘴说道:“哥们,亚龙的车!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延市!”交警笑着扔下一句,转身就奔着挂车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鹏程建筑公司,昨晚挨了一嘴巴子的刘总,此刻已经焦头烂额。他现在已经不接任何电话了,只等着大老板吴总的最后通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被推开,一个充满江湖气的中年走进来,身后跟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老九,你咋来了?”刘总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楼下都jb让车给堵死了,你就在这儿坐着啊?”老九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咋整啊?我给他推走啊?”刘总无奈的回了一句,随即站起身问道:“吴老板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他怕这边出事儿呗!”老九迈步坐在沙发上,随即冲着身边的两人说道:“给他们打电话,让他们把车挪走!不挪,直接就他妈砸了!”

    刘总顿时无言,但也没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c亚龙集团。

    吴总坐在办公室内,拿着电话说道:“我的意思,你都明白!咱们啥都不说了,你就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说完,吴总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,家里。

    钟振北,二斌,还有林军在厨房从昨天晚上,一直坐到今天,三人全部都没合眼。

    “曼曼,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!”二斌吃着花生,声音很小的指了指卧房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听到这话,短暂失神,随即回道:“不说这个!”

    “唉!”二斌长叹一声,随即就没有再提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林军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军,干啥呢?”刘润泽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等你电话呢!”林军直白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停了吧,行吗?”刘润泽思考一下,言语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你电话,就是想告诉你!这事儿没有缓,一点都没有!”林军翘着二郎腿,一点不客气的说道:“他必须滚出延市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怎么油盐不进呢?!让他走没问题,但能不能等他把青年湖的项目弄完?!你现在弄到一半,就不让他干了!那让我怎么整?!我他妈去工地当力工去啊?”刘润泽语气很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润泽,你是不是觉得,我可好说话了?!他jb没法整,你知道给我打电话,我他妈b没法整的时候,我难为过你吗?”林军摸着头发,掷地有声的说道:“你要明白!!谁是你朋友,谁是!”

    刘润泽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我明告诉你!今天就是路上小透一把!他要再不滚,那绝对不是昨天晚上两百多人的事儿!”林军拿着电话说道:“杜子腾跟我说,在这事儿上,他自己蹲十年都认了,你琢磨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b的疯了,没有你这么干的!说他妈要干啥,一分钟都等不了!”刘润泽咬牙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没办法,谁让我他妈起来了呢!”林军皱着眉头直接按了挂断键,随即将电话扔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客气点,操!”二斌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都他妈互惠互利的事儿,我凭啥矮三分!”林军瞪着眼珠子回道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手机再次响起,而这次打来电话的,是刘润泽他爸的秘书。

    “……喂,小林?”秘书张口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您好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和老吴的事儿,能不能先放一放,青年湖的项目有多重要,你应该清楚!”秘书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我跟您明说,二斌和钟振北就在我家呢!如果老吴不收拾东西滚蛋,他俩马上撤出青年湖的项目!”林军停顿一下,继续说道:“您岁数比我大,我叫您一声哥!你回忆回忆,你当哥的只要张嘴,我林军哪件事儿没给你办妥!两者选其一,你要说亚龙留下,那我啥话都不说,马上腾地方,你让他干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谁补这个窟窿?”秘书思考一下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斌和振北,就能接盘!我给你立军令状,他俩要整不明白,我亲自去给你和刘叔请罪!你说咋处理都行!”林军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军,咱俩也接触的次数不少,哥私下里跟你说一句,你太任性了。”秘书叹息一声,张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哥,我也跟你私下里说一句,没有刘叔和你的面子,你满延市打听打听,我林军要不想干的活儿,谁敢接过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等信吧!”秘书沉默半晌就与林军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晚上,七点多。

    亚龙集团门口的两台挂车依旧没有挪走,而老九的两个兄弟,在迟迟等待无果后,带着工人就要砸车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台捷达直接插进工地,两把五连发顺着车窗探出来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回头!”杜子腾坐在车里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老九的两个兄弟,本能向后望去。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告诉你们吴总,腿是怎么瘸的!”范勇撇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,划破夜空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捷达停顿不到三十秒,随即扬长而去!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老九拎着单管猎冲出来,但看见的只是捷达车尾,而他一个兄弟,左腿挨了两枪,脑袋扎在挂车底下,彻底懵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