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15 江坤
    长c机场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    一辆gmc皇家级商务房车,静静停在贵宾专用通道出口,等了大概不到十分钟,两名亚龙集团的高管,跟在一个中年身后,大步流星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坤总!”

    吴总贴身秘书,亲自为叫坤哥的中年打开车门,并且顺手接过他手里的皮包。

    此人名为江坤,年龄不到四十岁,长的浓眉大眼,脸盘端正,外表看着相当儒雅,沉稳。他持有亚龙集团股份,但在公司内很少露面。

    上车以后,江坤解开领口扣子,翘着二郎腿说道:“老吴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老茶馆!”秘书答道。

    “去他那儿!”江坤从冰箱内拿出一瓶矿泉水,一边喝着,一边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司机点了点头,随即开车离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集团在青年湖的项目上退出了?”江坤插手躺在车上,一边闭目养神,一边冲秘书问道。

    “延市的融府康年整的。”秘书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恩!”江坤点了点头,随即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,长c老茶馆。

    古韵古香的陈设,轻声吟唱的小曲,斑驳掉漆的方桌,温热的火炕,十块钱一壶的大碗茶,让吴总和江坤这两个数月没见的朋友,盘腿而坐,心情愉悦的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说啊,咱退都退出来了,你就别窝火了。本身青年湖的项目就是给人民做贡献的,咱图的是名,所以,有了就干,没了省心。”江坤一边剥着花生,一边笑着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心烦,这事儿只是其一。”吴总皱眉喝了口茶水,随即回道:“钱岐山的事儿,让我预感挺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江坤咧嘴一笑,随即拿起身旁的皮包,张嘴回道:“我回来,就是解决你这个预感不好的问题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吴总一愣。

    “回来之前,我查了一下,钱岐山之前是找了上海一家移民咨询公司,给他办理这些事儿。你知道他在那边买的一栋别墅,值多少钱吗?”江坤嘴角带着笑意,抿了口茶说道:“一千五百万人民币!呵呵,这个老钱能力一般,但确实挺能搂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点意外。”吴总听到这里,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不找回老钱手里的东西,这心里肯定不踏实。”江坤吃着花生,简单明了的说道:“老钱死的突然,所以,他下面的那些小手套,跑的都挺快!这事儿的坏处就是,咱线索断了,但好处是,他搂的这些钱也卡主了!没人给他操作,钱肯定出不去!我估摸着,上海的咨询公司手里握大部分,剩下的钱,在老钱手底下的这些小手套那儿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老钱的老婆儿子,还没走?”吴总一点就透。

    “肯定的,他们没拿到钱就走,出国指啥生存啊?”江坤将茶斟满,轻皱眉头继续说道:“东西,肯定在钱岐山的老婆和孩子那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事儿不能轻易动!咱和融府整的这么僵,你能想到的,他也能!贸然找钱岐山的老婆孩子,容易出事儿。”吴总斟酌再三,缓缓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也是这个意思。”江坤搓了搓手掌,轻声说道:“林军有两个朋友,让我很不放心,要拿东西,得先把他们清了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说的是谁!”吴总听到这里,皱眉说道:“那帮人是挺扎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,一台路虎揽胜速度极快的赶到医院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林军推开车门,火儿都没熄,直接奔着重症监护室所在的区域赶去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林军站在病房门口,从窗户皱眉向里看了一眼。屋内,徐峰目光呆愣的坐在椅子上,一动不动,而小糖糖卧在病床之上,安静祥和的睡着。

    林军停顿数秒后,扭头奔着护士台赶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您好,有什么事儿吗?”护士玩着手机,抬头看着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问一下,你看见一个姑娘了吗?她长头发,可能穿一件淡黄色的呢绒风衣,个子大概一米七左右……如果她来了,应该会去405病房看那个四岁的小孩……!”林军语速很快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看见!”护士想了一下,随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在这里吗?”林军又问。

    “对啊,今天我值班,她要来了,我肯定能注意到。”护士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好意思……麻烦了。”林军满眼失望后,转身又奔着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路虎车上,林军拨通了蜜蜜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……喂?”

    “曼曼给你打电话了吗?”林军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怎么了?”蜜蜜明显还不知道基本状况。

    “那没事儿了……!”林军沉默数秒,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俩怎么了?吵架了?……!”蜜蜜张嘴还要问话,但手机内却传来挂断的忙音。

    车停在路边,林军坐在车里,焦躁的又打了一遍沈曼电话,但还是关机,

    “会去哪儿?没看糖糖,没给熟人打电话……她会去哪儿……!”林军使劲儿裹着烟头,双眼望着窗外许久,随即突然一推档位,右脚深踩着油门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泥泞的小路上凹凸不平,周围野地一片荒凉,路虎车身在颠簸中行走,压的泥水中的小石子飞溅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路虎爬上缓坡,来到水边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林军推开车门,迈步窜了下去,车灯远射的晃到前方,一个倩影坐在斑驳的青石之上,手里捧着白酒,身边篝火旺盛,那一张张冥币化成无尽灰屑,带着火星飘荡在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林军望着她,心如刀割!

    “……你要来,我陪着你,你不说就走,我会担心。”林军走到水边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着要让你担心……我也不知道怎么了……在街上走着走着,就想过来看看!”沈曼俏脸潮红无比,满嘴喷着酒气,目光呆愣的看着水面,冲林军问道:“……就是在这儿找到的她,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站在篝火旁边,一声不吭的弯下腰,拿起沈曼脱掉的高跟鞋,柔声说道:“晚上凉,把鞋穿上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