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16 月光下的眷侣
    沈曼低头看着林军,干裂的红唇颤抖,她伸出手掌,抚摸着林军的脸颊,轻声呢喃道:“亲爱的,对不起……我真的走不出来……!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双手颤抖,他咬牙给沈曼把鞋穿上,随即拿过她手里的酒瓶,与沈曼并肩坐在石头上,一口一口的喝着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沈曼歪脖靠在林军的肩上,双眼无神的说道:“我妈说,我们这代人任性,只活自己,不活别人……很多时候,我觉得这话特扯蛋……因为我真的觉得,自己并不自私。刚开始认识你,我总喜欢和你斗嘴,没想到,这斗着斗着就爱上了……而且很幸运的是,你也选择了我,选择了让我当你的媳妇!”

    “恩, 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选择,幸运的是我,真的,曼曼……!”林军眼睛酸涩,不停的点着头。

    “来延市之前,我和父母吵了一架,她不同意我和你走。当时我觉得特委屈……因为从小到大,我都不是那种特别坚持自己的人……他们说让我考哪个学校,我同意,他们让我进我舅单位,我也同意……这回,轮到选择后半生的伴侣,我不想再妥协,我想着要坚持,也一定要坚持!因为我离不开你……!”沈曼缩卷在林军的怀里,抿着嘴唇继续说道:“……那时候,我认为,感情是只属于你和我的东西!只要我愿意,我愿意为你披上婚纱,这就足够了!我可以不要任何人的祝福,不要他们的认可和赞同!所有人都说,你干的事儿危险,干的行业危险……可是我认了!我爱你,就愿意承受任何结果!而这些东西,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,包括父母!我就是要任性一次,我就是要自己选择一回!!”

    林军崩溃,望着漆黑的天空,木然流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……可是亲爱的……现实和想象中的差别太远!我们也总在为自己的任性而买单!”沈曼流着眼泪说道:“我们总以为自己的生活,与他人无关,自己选择的路,只会是自己走完,并且自己品尝着生活中的酸甜苦辣!……可是为什么……该我承担的结果,却转嫁给了她人?转嫁给了与我们生活毫无关系的韩雅?……这是我该承担的后果,并且我也愿意!但为什么命运会选择了韩雅?我最好的朋友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咕咚,咕咚!”

    林军坐在青石之上,仰脖灌着白酒!

    “亲爱的,我没有说,我选择你是错的,事实上我也没有这么认为过!只是……生活它不是两个人关门过日子就行的,我们总在自以为是中……见到遗憾,见到愧疚,无法弥补的愧疚!对吗?”沈曼木然流着眼泪,摇头说道:“我在试着调整自己,可是我真的走不出来。我闭上眼睛,全是韩雅牵着糖糖的画面……全是徐峰对我说的那句,家都没了,我要道歉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知道,你每天看着我,都会想起很多东西。”林军低着头,左手捂着眼睛,浑身抽搐的咬牙说道:“出事儿了,你走不出来,我也懵了……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,我也不知道从哪一点,哪一刻,该跟你说对不起……!”

    水面荡起波纹,月光影射下来,泛起白闪闪的光芒,沈曼就那样的将脑袋靠在林军肩上,宛若雕塑。

    在年少的青春岁月里,我们总会在生活中,碰到一个让你铭记于心,执念于情的爱人。那时的我们,会面对一些压力,而大多数来源于家庭,社会……

    那时,胆大执拗的男孩会对女孩说:“不行,你跟我走吧,我们私奔,去一个谁都管不着的地方!”

    这是,多美的回忆,

    这是,多铭心刻骨的感情!

    但这也是,最任性,最不计后果的决定!

    因为我们终将要生活在人的世界里,现实中也没有不食人间烟火的活死人墓,我们需要与人交往,我们也会在一不留神中,给他人带来伤害。他们有父母,也会有老师,亲戚,和朋友……

    三年执手!

    沈曼陪着林军走入低谷,又伴着林军东山再起!

    一切困苦和经历的磨难,沈曼总是笑着应对,总是不与他人诉说,因为这是她自己的选择,所以,她乐于接受。

    可当生活中出现偶然!

    可当韩雅突然离去,留下一个只四岁的孩子,和一个精神极度萎靡的老公时,沈曼真的崩溃了……

    她真的无法做到,在韩雅的家庭遭受剧烈的磨难时,而自己还一如既往的和林军生活在一起!

    她依旧深爱着,依旧不舍得跟林军说出那句话!

    青石上面,林军抚摸着沈曼的脸颊,嘴唇蠕动许久,流着眼泪,微笑的说道:“……亲爱的,我送你回家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沈曼躺在林军的胳膊上,双手死死抓着他的大手,娇躯剧烈抖动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谁先说,谁会被那如刀似锋的回忆,残忍的拉扯!

    林军一万个不舍,但却不忍看着沈曼自己,困在牢笼中饱受折磨!

    她总得走出来,总得继续生活……

    “波!”

    林军低头亲吻着沈曼的额头,轻声说道:“亲爱的,如果时间允许,能让我再一次从你家里,牵着你的手,把你领出来……我一定不会再让我们之间,充满遗憾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别说了……真的别说了……我的心好疼……!”沈曼抓着头发,使劲儿的摇着脑袋。

    河边,月下,俩人站在了终点!

    也许时间是个挺操蛋的东西,它总是让美好的事情,匆匆而过,让痛苦的回忆过的缓慢!

    也或者,时间是个苦口的良药,可能若干年以后,当一切痛苦的故事,变淡,变薄时,它会让你和生命中最重要的遗憾,相逢在春暖花开之时。

    那时。

    他和她可能会在某个街角遇到!

    也许他们年过半百,头发花白,双眼已经看不清楚对方。

    也或许他们正当壮年,相互对视一眼,曾经的故事不曾从脑海中流失。

    那时,那刻,那个场景。

    一句我还爱着你,足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