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69 虎口脱险
    北武消失三天后,抓捕行动仍在继续,并且涉案人员也越来越多,刚开始市局给这个案子定性为寻衅滋事,但查着查着就变成涉.黑了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而这几天最难受的就是树新,因为北武的职务被一撸到底,人也在逃了以后,他就等于直接被架到了火上。此刻,下面的人,肯定得死咬着他,因为这事儿就他蹿腾的,而亚龙根本不会管他这么一个司机,公安口更是压力颇大,想要尽快结案。

    这么一弄,原本只是一件打架斗殴案子,瞬间升级成了有领导,有组织,有保护伞的涉.黑案件,树新直接被打成了一号人物,而北武暂时被定性为保.护.伞,并且事发后在逃。

    实事求是说,树新的段位,就是一个有点人脉资源的小司机,平时他根本都接触不到核心圈子里的事儿,但就是这样一个人,却在出事儿以后被硬生生的打成了一个,在本市经营多年,且能量惊人的江湖大哥!

    树新出事儿以后,长c某两个老炮这样评价道:“没名儿之前,在外面给北武当篮子,有名儿之后,在号里给管教当篮子!操,这一辈子让他活的,使出吃奶得劲儿,还是没跳出裤裆!”

    “活jb该!你看这两年把他嘚瑟的,成天开个猛禽,挂着市政的通行证,跟谁说话都牛b哄哄的,张嘴闭嘴就说他上面有人!这回他妈b的没人了吧?老实了吧?”另外一人撇嘴说道:“这人呐,在前面装b的时候,千万别忘了护着点腚沟.子!别人不捅拉倒,捅一下就要命!”

    两个老炮的对白,简单,粗鄙,但却在理!

    生活就是这样,它给你机会的时候,你要谢谢它,但当它放纵你的时候,你要防着它!

    很显然,树新就他妈的有点没防住,他在纸醉金迷的生活中,忘了自己只是个司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安医院。

    林军和刘润泽在楼下见面,随后在车边儿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英姬的伤怎么样?”刘润泽扶着车门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啥大事儿,筋接上了。”林军双手插兜,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军,你跟我说实话,当天晚上在皇冠响的那两枪,是不是你安排的?”刘润泽舔着嘴唇,歪头看着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林军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刘润泽看着林军一笑,随即点头回道:“行,你说不是就不是吧!不过子腾他们跟树新干的这一仗,可真不吃亏啊!北武虽然跑了,但这以后也够上火的,有家回不了,正编也让人一撸到底,基本上就算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了。老吴那边估计也不好过。因为上面的诉求是稳,但最近亚龙出的事儿可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安排北武走,我总觉得不是老吴的做事儿风格!”林军沉吟一下,皱眉看着刘润泽问道:“我就不明白,他把北武安排在哪儿,能这么省心!”

    “……军,按理说青年湖的项目,给自己人干都不够分,那为啥还带着亚龙呢?!”刘润泽停顿一下,随即补充道:“亚龙的水深着呢,所以,为了干净,老吴在国外还有一摊!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和他们不是一卦的,所以,这事儿我就是听说!”刘润泽拍了拍林军的肩膀,张嘴补充道:“还有点事儿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林军看着刘润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某国某地,时间临近夜晚。

    小博脸颊皮肤干裂,吃着馕饼,喝着白水,贼眉鼠眼的走到了大勋旁边。

    “我都跟你说了,他们把彼此熟悉的人分散,就是不想让咱聚在一堆商量!”大勋皱眉说道:“赶紧回去!”

    “点儿我都摸好了,看着咱的这帮人,除了虎b,被洗脑以外,素质真的挺一般!”小博咬着馕饼问道:“哥,咱是假疯,这帮人是他妈真疯啊!我可以刨坟,但绝对不想作死!法国,坚决不能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他妈也不想去,等,等大汉,他动,咱就动!”大勋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先回去了。”小博点头扔下一句,随即迈步就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尘沙漫天,一排破旧皮卡,速度极快的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紧跟着,枪声急促的响起,两帮人完全没有对白,瞬间就接上了火儿!

    “操!”小博扔掉馕饼,迈步后退。

    “拿枪,拿枪,反击!”一个裹着白色头巾,皮肤黝黑的男子,拿着手枪,使劲儿用脚踹着小博骂道:“不准跑,枪毙你!”

    “好好!”小博扫了一眼四周,一转身突然张嘴喊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白头巾男子持枪回头!

    “我反击你奶奶个b,你个臭傻子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小博轮圆了一拳砸在白头巾脑袋上,二人趔趄着向后一退,世权拔起支撑帐篷的铁棍子,两下直接将白头巾干倒了在地上!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小博抢下白头巾的枪,随即转身扔给了跑过来的大汉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大勋和殿臣扯着旁边刚要上皮卡的哥们拽了下来,随即俩人一人一脚蹬在他的脖子上,人当场躺在地上就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皮卡缓慢起步,大汉一人持枪还击,而小博等人撒丫子追着皮卡跑了将近二十米,最后才拽着车斗护板接连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戈壁滩上混乱无比,枪声足足响了十几分钟,而那些还未被洗脑,但却被囚禁在此的国内人士,有的趁乱跑了,有的直接被流弹打死。

    而被打死的数人里,有的是走投无路,才偷渡出国,有的则是,临死前还抱着出国发财的美梦……

    有句话其实说的挺对,再糟烂的政.府,也比无政.府要好,起码人命保值。

    皮卡疯狂逃窜,历经磨难的盗墓六人组,从虎口脱险后,完全不知道,下一站该去往何方,似乎还要继续颠沛流离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,延市,人和健身馆。

    林军一边做着腹部拉抻器,一边斜眼看着新宇问道:“几个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哎,你最近有事儿吗?没事儿咱出去溜达溜达啊?”新宇喝了口水,贱嗖嗖的龇牙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