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73 锅包肉
    小船上。燃文小说  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你说吧,让我听听,你值多少钱。”林军坐在前方,托着下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问,我怎么知道,你想听什么?给一百块钱,想让我说三百块钱的事儿,呵呵,没这么做买卖的。”后面的男子顿时一笑。

    “亚龙在国外有买卖?!”林军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。”男子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挺意外的说道:“你挺敏感啊!”

    “顺着这个方向往下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为啥会卖给你消息吗?”男子停顿一下,长叹一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了吗?为钱!”林军答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,也不是!”男子沉吟一下,张嘴继续说道:“人要能看到希望,谁会在乎这点蝇头小利?这么跟你说吧,我在亚龙没有任何前景可言!表面上看,亚龙集团运转健康,外表光鲜,但实际上它就是一个臃肿的傀儡企业。上面已经形成的圈子,我们这些外来的压根就挤不进去,所以,干到我这个位置,就算到头了,在想往上接触,那根本不可能!亚龙旗下的所有子公司,自己根本没有创造利润的能力,他们靠什么生存?就靠老吴在长c的政治关系!而政治关系必须要时刻保鲜,那么这个“鲜”又靠什么维持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国外那一摊,就是干这个的?”林军直白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没有这一摊!但新皇登基,上面杀贪,杀的太狠,想在亚龙伸手拿东西的,都变得很矜持!”男子笑着说道:“有需求,就有创造!所以,老吴就弄了这么一摊!”

    “说说这一摊的具体情况!”林军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呵呵,剩下的不能说了。”男子一笑,搓了搓手掌回道:“我跟你交个实底儿,我确实算不上核心,因为但凡核心,也不会跟你扯这个!不过如果你有需要,我可以帮你打听打听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称呼?”林军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叫我小文吧。”男子拍了拍林军的肩膀说道:“呵呵,别回头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叙国,阿勒颇,太和安保公司办事处后厨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他妈辛亏以前干过饭店,要不到这儿来,还得饿死呢。”小博骂骂咧咧和着面。

    “一天就你怪话多,闭了,赶紧把菜端进去。”大勋坐在门口的小马扎上,一边擦着眼镜,一边皱眉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你说的是,厨师长。”小博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门外,一台悍马皮卡停滞,车上跳下来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,他脸上卡着墨镜,被六七个人迎接到了正房屋内。

    “有个急活儿,今晚就走,九宝,你让你的人准备准备!”青年将军帽摘下来,塞进肩上上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屋内,亚裔面孔的人居多,他们看向青年全都放下碗筷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吃你们的,我就顺路过来看一眼。”青年笑着摆了摆手,随即扭头往桌上面撇了一眼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旁边一壮汉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,锅包肉?东北菜?谁做的?”青年愣了半天,随即伸手直接捏了一块放嘴里,一边嚼着,一边说道:“味儿还挺正!”

    “啊,刚招上来的几个人,偷渡的。”

    “整的确实有味儿,这在家里绝对干过饭店。”青年吧唧吧唧嘴,随后拍着九宝的肩膀说道:“回头调总部去,专门给我班子做饭!”

    说完,青年嘱咐了几句,就匆忙离去,而他刚走,小博就端着菜盆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林军离开小船后,一边走,一边拨通了周天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聊了吗?”周天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聊了一点,跟我的感觉差不多。”林军停顿一下张嘴说道:“他要真在外面有一摊,那咱难了!因为你很难触及到他的根本.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“周天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勋哥还没给咱来信呢?”林军想了一下,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再问,但蛇头说都已经给他们安排明白了!不过那边跟国内不能比,环境太次,大勋他们想给咱们个信儿,也挺难的。”周天叹息一声,随即宽慰道:“不过,你也不用惦记,这几个人到哪儿都错不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给蛇头点钱,让他找人在那边打听打听,总之咱尽快和他们联系上!”林军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我明白你意思。”周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c,亚龙集团顶层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江坤迈着大步走了进来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吴总看江坤表情不对,所以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项目部刚接到消息,亚龙旗下参与竞标的两块地,全被踢出局了!”江坤叉着腰说道:“老吴,这是什么意思? 你告诉我,什么意思!?”

    吴总听到这话,停顿一下,随即面无表情的拿起茶杯,低头喝了一口后问道:“你在埋怨我送北武走的事儿,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江坤喘息一声,随即皱眉回道:“我说的,就不只是北武这一件事儿!说句难听的,北武一个小司机,给皇冠假日砸了!但这事儿跟亚龙有什么关系?跟你老吴,跟我又什么关系!但为什么出了事儿,你和我都要去擦屁股呢?……是名儿,亚龙脑袋顶上这个名儿不好听!在这之前我就跟你说过……!”

    “坤!有没有这个名儿,不是你我能选的!明白吗?”吴总坐在椅子上,指着江坤,皱眉说道:“你得记得,你自己现在为什么能站在33层楼,最豪华的办公室,跟我在这儿谈大道理!没有这个名儿,你拿什么养你那个一百多万的房车!啊?拿什么!”

    江坤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谁都知道,踩过泥的鞋子脏!但你没找到合适的新鞋之前,能他妈光着脚走道吗?”吴总站起身,看着江坤沉默半晌后,叹息一声说道:“坤,我还是那句话,如果你感觉亚龙扎的太深,不想玩了!那你跟我说句话,我尽最大努力,让你先靠岸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没那个意思。”江坤皱眉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吴总拍了拍江坤的肩膀,随即迈步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