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74 说练过,那就真是练过
    浙江宾馆内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林军回屋歇了一会,随即吃着冰激凌冲新宇说道:“我明儿得回去了,你走不走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才来几天啊?你就要回去了?”新宇有点意外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跟你似的呢?一天天到晚啥都不用干?”林军咬着冰激凌,随口说道:“真得回去了,你们要不愿意走,就在这儿在玩几天,反正人我给你约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跟函函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她也不是我媳妇,我跟她说啥啊?呵呵。”林军无语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问问她俩,看看她俩啥意思。”新宇略微有点小失落的回了一句,随即就奔着凌函和黄晓彤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新宇到了门口,还没等敲门,凌函就带着鸭舌帽,两手使劲儿拽着黄晓彤往外拉。

    “哎呀,涵涵,你别这样……算了,真的算了……!”黄晓彤大眼睛通红,脸上全是泪痕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那么怂啊?!算毛线啊?凭什么算了,快点的,跟我走。”凌函继续拉着黄晓彤。

    “你俩这是练啥活儿呢?”新宇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滚一边去。”凌函翻着白眼骂了一句,随即拽着黄晓彤走出包房,迈着大长腿,就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“你俩干啥去啊?”新宇不放心的追在后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马哒,杀人去,一起啊?”凌函不耐烦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别带我媳妇可哪儿扯犊子,行不行?!”新宇先是喊了一句,随后马上冲回房间,冲着林军叫道:“快点的,走了,走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干啥啊?”林军一脸懵b。

    “函函好像带着晓彤,说要去杀人。”新宇胡乱套上裤子喊道:“走啊,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仨就去呗?叫我有个毛用,我他妈也不敢杀人。”林军躺在床上,摇头说道:“你们都虎的出类拔萃,咱玩不到一块去!”

    “别bb了,没跟你闹,凌函好像真急眼了。”新宇拽着林军的胳膊说道:“走吧,咱一起出来的,赶紧过去看看,别一会出什么事儿!”

    “她能出什么事儿?”林军无语的回道:“那杜子腾在健身馆跟她嘚瑟,带着护具叫号,让凌函一个正转身,给干的退后三步,胳膊都肿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,我怕的就是这个啊,别说了,快走吧。”新宇再次使劲儿的拽了一下林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以后,林军穿着休闲的大裤衩子和t恤,和新宇一块坐上出租车,尾随着凌函和黄晓彤的车奔着市中心赶去。

    四人走的时候,天刚擦黑,而到了目的地的时候,就已经彻底黑天了,路上足足堵了将近半小时,而林军也在车里睡了好几觉。

    市中心,某酒吧正门。

    一个青年穿着浅蓝色的西服,头发上打着发蜡,叫上穿着黄色豆豆鞋,单手插兜,拿着电话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”青年皱着眉头问道:“你是不是有病啊?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我看见你了。”凌函扫了一眼青年,随即拉着黄晓彤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青年扫了一眼二人,看见黄晓彤的时候,表情略显尴尬。

    “……周墨,晓彤不好意思说,那我就说了,她借你的钱,你什么时候还?”凌函脆生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没有。”周墨长的帅,但并不是那种长的特精致,特白的小鲜肉类型,而是类似于金城武那种有一定男人味的相貌。

    “呦,你都开上路虎了,还差我们这点钱啊?”凌函一边说着,一边用皮套束着头发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我的车,再说了,我们俩的事儿,跟你有什么关系?!”周墨单手插兜,看向黄晓彤问道:“你那个钱,我不知道你现在要,我会尽快还你!”

    “你来浙江干嘛?”黄晓彤眼泪在眼圈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跟一个朋友溜达一圈。”周墨随口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交际圈真广,四五十岁的大姐,都跟你特要好是吧?”凌函磨牙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国际刑警啊?!我跟谁在一块还用给你报告吗?”周墨看向凌函,张嘴说道:“再说了,我和黄晓彤也他妈没在一块,你跟着臭来劲儿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不在一块,你借什么钱啊?”凌函双眼冒火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你再给我他妈他妈一个!”

    “滚,傻b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凌函束起马尾辫,低头一拳打在青年的软肋,随即左手直接用巧劲儿扣住周墨右手的大拇指,最后狠狠往下一掰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周墨顿时弯腰,身体斜着站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操!!!”新宇目瞪口呆的看着凌函。

    “我特么要不替东北姑娘教育教育你这个渣男!老子n年泰拳算是喂狗了!”凌函掰着青年的大拇指,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。

    “我都跟你说过,就这娘们,你要没有三十年少林功夫,你敢跟他处对象么?!一急眼腿不给撅折,我算你长的结实!”林军推开车门,嚼着口香糖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涵涵!”黄晓彤拉着凌函说道:“别打了,钱我不要了,算了,不要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啊?自己挣的钱,凭什么不要啊?”凌函瞪着眼大眼睛,指着周墨说道:“赶紧还钱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这时,一台路虎停在路边,车上一个模样约有三十多岁的妇女,拎着包包,迈步下车后,她皱眉看向了酒吧门口,随即思考一下,站在原地掏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妇女刚拿起电话,那边的周墨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松开,我他妈接电话?”周墨斜着身子,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撅着接!”凌函凶巴巴的啐道。

    “喂?!怎么回事儿啊?”电话接通后,妇女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儿,没事儿,有点误会。”周墨匆忙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林军就站在不足妇女一米远的路边,他看到这个景象顿时一愣,所以,特意回头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个妇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长c街道上,吴总坐在车里,闭目养神的问道:“她在家呢么?”

    “没!说是出差了。”新司机点头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去会所吧。”吴总思绪半晌,轻声补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