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75 祈愿
    酒吧门口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周墨接完电话以后,冲着凌函喊道:“松开!”

    “还钱!”

    “你不松开,我怎么还钱?”周墨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脸色通红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凌函停顿一下,随即松开了手指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周墨看了一眼二人,随即一句话都没说,甩着手腕就去了道儿对面,并且站在了路虎副驾驶的位置停顿一会,最后手里掐着三万块钱,迈步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晓彤,借你钱,是因为我拿你当朋友,想要你可以打电话跟我说,没必要这样。”周墨停顿一下,伸手就把钱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说的那么好听,煽个屁情!你明白晓彤为什么会借你钱。”凌函翻了翻白眼,随后伸手拽过三万块钱后,指着周墨说道:“到这儿你俩就算告辞了,在撩拨晓彤,我特么还大嘴巴子抽你!”

    “行!”周墨目光挺阴的扫了一眼凌函,随即看了看黄晓彤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黄晓彤看着周墨背影噼里啪啦的掉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,你信我的,女孩这时候最脆弱,你过去安慰安慰,说不定就能走进她心里!”林军嚼着口香糖,背手冲新宇说道。

    新宇看着黄晓彤,略显迟疑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女人安慰女人没用!这时候还得是有铁棒的上去,你信我的,没错!”林军再次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我过去说两句!”新宇点头,迈着虎bb的步伐就走了过去,随即看着黄晓彤,劝着说道:“他都卖童子.鸡了,你还哭啥哭啊?……你听我说……!”

    “滚!!”黄晓彤一下窜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,这个傻b没救了!”林军扫了新宇一眼,随即转身就打了一台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c,市郊。

    安尔乐私人会所,吴总乘坐空间相对隐秘的vip直梯来到会所三层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吴总从单独的浴室走出来,随即拿着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打电话了?”吴总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听到什么信了?”吴总沉吟一下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怕周天,总感觉他不太对。”对方停顿一下,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想的越多,不太对的事儿,就越会找你。”吴总思考一下说道:“没事儿,你该怎样就怎样,我会在适当的时候,把你抽出来,很快,但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不该打这个电话,算了,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,很快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相对沉默一下,就挂断了电话,而吴总皱着眉头走进了茶室,一张方桌,茶具整齐,檀香缭绕,桌子两侧铺着浅黄色的垫子。

    吴总伸手把垫子移开,直接趴在竹制的铺板上面,他腰不好,越软躺着越累。

    “老板,叫谁进来?”司机进来,小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叫苏玉进来唠会磕!”吴总点了根烟,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浙江宾馆内。

    林军张罗着请客吃饭,但来的却只有凌函一人,因为黄晓彤没胃口,而新宇是看别人拉.屎屁.眼刺挠,此刻正找机会宽慰黄晓彤呢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玩么?”林军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还玩屁呀,晓彤崩溃了,你看不出来啊?”凌函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那就明天一起回去吧。”林军剥着小龙虾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啊,原来你早都想走啊!”凌函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家里有事儿,催我好几遍了。”林军看着凌函半晌,随即沉吟一下说道:“你能不能别跟个傻大姐似的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凌函一脸愕然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伙是延市的啊?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同学。”凌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,你们学校怎么净出人才?干主播的,卖童.子.鸡的?我一看,这是名校啊!”林军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奇怪着呢,我们学校风水好像有问题。”凌函无语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彪了吧唧的,你差点砸了那小子的饭碗,弄不好,她得找你。”林军告诫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切,我怕他?”凌函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……滋滋!”

    林军裹了一口可乐,看着凌函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上午。

    林军四人订的是傍晚机票,所以,上午无所事事时,凌函非得拉着众人去灵隐寺游荡,三人也左右无事,就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非得来这儿干嘛啊?”林军热的不行,站在树荫底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妈妈身体不好,我给他写个祈愿条!”凌函拿着红布条和金黄色的碳素笔,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爸挺厉害啊?给你找俩妈?为啥拿两个条啊?”林军龇牙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你滚,跟你有关系吗?”凌函翻了翻白眼,随即将红布条铺在桌面上,用笔认真的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军好奇的抻着脖子眺望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烦啊?看什么看!”凌函捂着布条回头骂道。

    “她写啥啊?”新宇扒眼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特么怎么整这么多?”林军看着新宇一愣,只见他两手抓着足足两捆布条。

    “我要和过去说再见,都是前任,不祝福谁,都不太好,你说呢?”新宇虎了吧唧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这个针,不只是捅了一个郭宝宝这么简单。”林军狂汗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凌函和新宇走到祈愿树下,跳脚往上面系着红布条,但林军和黄晓彤都没写,一个是不信,一个是,以前信,现在不信。

    俩人挂完红布条,随即跪在蒲团上认真叩首。

    林军背手打量着凌函,看到她认真的小样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长c。

    蒋泉和紫色飞机头青年,坐着大巴从市郊处下车。

    “托底吗?”蒋泉冲紫色飞机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绝对托底。”紫色飞机头青年,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恩,走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打了一辆三驴子,快速消失在了街道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民航客机降落在机场,林军四人归来,随后上了仍在停车场的路虎揽胜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路虎揽胜刚要进市区时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一台金杯面包从超车道加速,直接别住了路虎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林军急踩了一脚刹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