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79 蒋泉归来
    长c,苏玉住所的天台储物间,大概能有十平米左右,而且还摆放着一定杂物,屋内虽然让苏玉收拾的还算干净,但由于没有窗户和排水设施,所以屋内很潮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“用这个被吧?”苏玉抱着一双旧被扔在了蒋泉床上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蒋泉皱眉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跟我客气,让你在这儿住,是因为我弟弟!”苏玉停顿一下说道:“赶紧找好其他地方,你就能呆三天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蒋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铁门关上,苏玉离开了天台。

    蒋泉停顿一下,随即从兜里掏出根烟,迈步走到了天台围栏处,双肘戳在栏杆上,双眼向下凝望,看着万籁寂静的城市。

    其实,现在的蒋泉最怕安静,因为人一旦安静下来,就容易想到很多事情,并且一定是心里不愿意面对的事情。

    最好的年华耗在了二十平见方的监室内,一身慢性病,长时间内治不好,短时内又死不了。

    妹妹惨死,扔下孩子,而自己身上背着大案,只能走一步,算一步!

    蒋泉经常反思和总结,自己为啥活成这b样,他得到过无数种答案和结果,但其实一点用没有,因为命运已经到这儿了,你再怎么总结和检讨,也他妈回不到从前了。

    站在围栏下面抽烟,蒋泉看着城市,眼圈通红,心里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远处,苏玉手里拿着冰箱内的方便面和红肠,看着四十多岁,满面胡须的蒋泉,一个人在哪儿抽烟,发呆,也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唯让我给你的,吃点吧。”苏玉将东西放在地上,补充了一句:“屋里能烧水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。”蒋泉回过身,看着苏玉停顿一下说道:“你弟就一小孩,跟他在一块,我也是没办法!但你放心,我不会坑他。我的事儿结束,马上就走。”

    苏玉听着蒋泉的话,表情稍微缓和几分,随即一边回头走,一边说道:“钥匙扔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下午。

    长c某电子游戏厅道对面,蒋泉站在马路牙子上扫了一眼手表,随即又抬头看了看游戏厅,但那里依旧关门,今天根本没营业。

    从早上八点到现在,蒋泉足足等了六七个小时了,他刚开始以为是最近查的严,所以游戏厅应该是假关门,真正赌徒应该有其他入口进入,但这么长时间过去,游戏厅周围却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再次扫了一眼游戏厅,蒋泉选择放弃,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一辆电动车开了过来,随即直接扎在了游戏厅胡同,而刚要走的蒋泉正好注意到这一景象,随即停顿一下,迈步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胡同深处。

    青年放下摩托车,拿着钥匙就要打开游戏厅的后门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把纯钢军刺顶在了青年腰上。

    “别回头!我问,你听着。”紧跟着蒋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兜里还有三百多块钱,你要用,你就拿走。”青年身体僵硬,举着手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游戏厅是北武兄弟的,为啥关门了?”蒋泉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问你啥,你说啥!”蒋泉往前捅了捅军刺,锋利的刀尖直接在青年腰上划了口子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……别拿刀往下出溜了……!”青年顿时拔高嗓音喊道:“你不知道啊?北武出事儿了,他不少兄弟都给扣进去了,这游戏厅早都关门了……我就是给看房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出……出事儿了?”蒋泉愣了半天,随即问道: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他司机给皇冠假日砸了,正好那天政府在哪儿不知道捅咕啥活动,他们直接撞枪口上了。”青年举手继续说道:“第二天市里就开始抓,但北武跑了,人不知道哪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蒋泉听到这话,牙齿咬的嘎嘣作响,足足沉默了半分钟后问道:“亚龙跟着摊事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亚龙背后多硬啊!他们jb毛事儿都没有!”青年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就是说,亚龙的老吴没跑?”蒋泉舔着嘴唇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融府康年经理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晚上一块吃饭啊?”新宇在林军旁边徘徊好久,随即呲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就不明白了,你一天天心咋这么大呢?!你就即使要泡黄晓彤,咱兜里是不是得有点银子啊?”林军无语的看着新宇问道:“你欠住房那边多少钱了?上回针扎郭宝宝的费用,你啥时候给我结一下啊?”

    “我宝马不抵押给你了吗?”新宇好像挺有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你就照这么祸祸,你那个宝马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,到时候你要没钱,别说我找赵德虎干你!”林军斜眼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这点b钱,你看你一天催的!”新宇烦躁的回道:“你放心,到时候钱要真不够了!我上美国卖.淫还你!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滚犊子,听你说话脑袋疼。”林军摆手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周天推门走了进来,看见新宇一愣过后打了个招呼:“哎呀,这不是东北一根针吗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针,你咋知道呢?我扎过你啊?”新宇斜眼回了一句,随即说道:“晚上吃饭昂!”

    说完,新宇迈步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林军看着周天抬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文那边还没信。”周天脸上的笑容不见,随即坐在沙发上沉吟半晌说道:“但之前你让我弄的那个有信了!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顿时脸色一黑,随即点了根烟,沉默许久后问道:“真有吗?”

    “恩,有!”周天同样低着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是一个吗?”林军死死盯着周天问道。

    周天抬头看着林军,随即缓缓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将嘴上的烟头,胡乱撇开,脸颊埋在双手手心当中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事情远比咱们想的要复杂!地下的孩子发生过矛盾,但没跟咱们说!”周天长叹一声,脸色严肃的补充道:“军,这事儿不处理好,融府要地震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