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84 查账
    四p,万合旗下,双军废品收购院门口,负责人唐季,还有其他几个管事儿的,陪着喝的面色红润的耿浩,刚从饭店回来。r?anw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“浩子,你回去跟小军说,只要我在这儿,啥事儿都没有!”唐季拍着耿浩的肩膀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军也说,你这都干十来年收废品了,肯定比我们懂行。”耿浩点着头,恭维着说道:“唐哥,最近公司事儿多,我们过来的少点,反正这边你多费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必须的,我拿这份工资,就一定把事儿干好!”唐季再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下午看完账,我就回去了,然后你把近期账目,还有和魏言公司资金走动的相关凭据一块发给军!”耿浩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!”唐季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先进去,我上趟厕所,啤酒太凉,有点坏肚子。”耿浩冲着众人说了一句,随即就奔着室外厕所赶去。

    唐季扫了一眼耿浩的背影,就直接带人回到了屋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一会你把账给他就行,让他看吧。”唐季坐在沙发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就不明白了,上面非让这么做……!”财务挺疑惑的把话说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耿浩推门走了进来,并且甩着手掌的水,笑着说道:“这凉的啤酒真不能喝,一喝完就坏肚子。”

    “夏天喝常温的,冬天喝凉的。”唐季站起身,随即冲财务说道:“把账拿给浩子看看!”

    “哎,好!”财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不用管我,你忙你的就行。”耿浩接过账本,随即就坐在了财务旁边。

    “浩,那你先忙着,我出去看看!”唐季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哎,行!”耿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唐季走出去以后,耿浩就坐在屋里,一边喝着茶水,一边扫着账本,而刚开始,他原本就是想走个流程,随便看看,但这越看眉头皱的就越紧。

    “哎,郭财务,我问一下昂!”耿浩皱眉扭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恩,你说!”财务抬起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边每月工资要开出去六十多万?”耿浩张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差不多啊。”财务停顿一下,随即回道:“咱们这边一共将近二十个站点,一个站点,连司机加装卸工,还有收货员,基本都是十多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站能用这么多人?小站也用这么多人吗?!一天收不上来几顿货,配十个人?”耿浩低头扫了一眼账本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平均,大站的会多一点,小站的会少一点。”财务一笑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耿浩点了点头,随即张嘴说道:“来,你把员工名单拿来我看看!”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!”财务愣了一下后,咧嘴一笑,随即直接用打印机,打印出了员工名单。

    耿浩接过来,随即盯着财务问道:“属实吗?”

    “浩子,啥意思啊?”财务脸色稍微红润,但还是挂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耿浩直接拿起桌上的纸和笔,随即在员工名单上,直接划了将近三十人的名字,有装卸工,司机,收货员,厨师等一系列人员。

    财务看着耿浩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“来,我划过名字的人,让他们拿着身份证,工资卡,来这儿报道,就现在!”耿浩直接把员工名单排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浩子,咱们这都轮休……有的人可能放假呢。”财务扫着耿浩在单子上划的名字,语气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把他们都叫来吧,放假的算加班,这钱我自己掏!”耿浩坚持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浩子,你等一会,我出去一趟……!”财务停顿一下,随即拿着名单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唐季返回来,笑着冲耿浩说道:“咋了,浩子?”

    “唐哥,咱一码归一码!”耿浩面无表情的回道:“一百人干活,你给我按一百三人开工资!这是不是掏的有点多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哪有啊!”唐季站在原地,略显尴尬。

    “唐哥,让你管这一摊,你觉得工资少,没事儿小动动手脚,我肯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!”耿浩站起来,继续说道:“但你这整的有点狠吧?!你起码有三十人,是胡乱给我填的,月月吃空饷!还有,库房租赁,杂物费用,进货出货,你都伸手过,动的虽然不大,但肯定有!要不,咱挨个查查?”

    “浩子,真没有那么多!”唐季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“唐哥,账我拿回去!钱你自己补回来,如果数目差不多,我就不知声了!但如果差很多,别说咱打官司!”耿浩拎着账本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浩子!”唐季张嘴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的?”耿浩皱眉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融府干啥的,我也不是不知道!我哪儿有那么大胆子,这么整啊?”唐季舔了舔嘴唇,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意思呢?”耿浩一愣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拿着账,回头问问小军?!”唐季沉吟半晌,言语委婉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唰!”耿浩听到这话,脸色唰一下的白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浩子,我就一打工的,上面怎么说,我就怎么做!”唐季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没撒谎?”耿浩沉默半晌,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在这事儿上撒谎吗?”唐季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耿浩踹开房门,咬牙就要往外面走,而当他迈出一只脚后,身体停顿一下,随即回头补充道:“这事儿,除了我,你不能跟任何人说!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明白!”唐季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耿浩摔上门后,大步流星的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,市区。

    刘小军在魏言公司出来以后,开着车,就奔着融府赶去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手机屏幕亮起,刘小军随手抓过来扫了一眼!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刹车声响起,轮胎暴死,在地面上划出两道车印儿!

    微信中写道:“我们谈谈好吗?我用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,是关于子腾的,他很危险!”

    发消息的人……是沫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