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85 莫名消失的沫沫
    晚上,延市某饭局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

    林军与魏彬还有几个朋友,正在喝酒聊天扯犊子的时候,接到了周天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出来一趟,我在酒店门外面呢,急事儿。”周天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,我知道了,现在就出去。”林军应了一声,随即挂断电话起身说道:“你们扯昂,我有点事儿,先走了!”

    “军,你现在出来聚,是不是都提前花钱雇托的啊?一喝酒你就有事儿,咋那么准呢?”魏彬拿着优雅的折扇,穿了一件紫红色的绸缎炮子,看着异常炸眼!

    “哥,真有事儿!那啥,明天我请你上丝.足玩脚哈!”林军笑着冲魏彬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对,你这么说彬哥马上就有状态了。”旁边一朋友,顿时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快去一边去吧,上回二斌请我去过一回丝.足!那家伙,陪我的那个小姑娘,脚起码得是43滴,我一看比我脸都长,两手根本抓不过来!她还问我,用脚推啊?我当时就吓完了,你说,我这么大岁数,让他43号叫推一下,还不得给蛋都推碎了!?”魏彬摇着扇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一笑。

    “明天必须给你找个36的!”林军拍着魏彬肩膀,随即冲众人招呼了一句:“你们坐着昂,改天聚!”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门外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林军拽开车门坐了上去,随即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小文过来了,主动要求当面谈!”周天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是特意过来让咱心里踏实的。”林军思考一下问:“他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我让他在儿童公园门口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走,过去看看!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,二人就开车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融府康年。

    “三万!”杜子腾耳朵上夹着电话,双手打着麻将。

    “岔!”新宇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九条!”小岩扔出了牌。

    “岔!”新宇再次举手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病啊?你会打东北麻将吗?”李英姬无语的骂道:“我们这边全是岔算炸糊!”

    “不是咱还能不能玩了?我他妈糊六把了,你们全说是炸糊,咋地,东北麻将你们三个定的啊?”新宇烦躁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俩别吵吵!”杜子腾皱眉听着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给谁打电话呢?玩咱就好好玩行不行?我就这么一会,都输六块钱了……”小岩拧着眉毛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媳妇说过来,怎么还没到呢?”杜子腾疑惑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么大个人了?她还能丢啊?见朋友去了吧?”李英姬看着手里的牌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她在这边就没什么朋友,如果有也会跟我说一声啊!”杜子腾又重播了一下嘀咕道:“怎么不接电话呢?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玩?快点的!”新宇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杜子腾拿着手机又打了一遍,随即烦躁的回道:“你们玩吧,我去找找她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病啊?大哥,她成年了,咱别拿她当孩子养行吗?”李英姬挺不乐意的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怕她把电话丢了,联系不上我。”杜子腾回了一句,随即拿着外套,一边往外走,一边说道:“你们玩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杜子腾下楼上了车,随即开导航,直接奔着客运站赶去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“您好,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……!”杜子腾听着车载蓝牙的声音,随即皱眉开着车,顺着拥堵的客运站小路开了进去。

    虽然时间较晚,但客运站内依旧人流密集,不少旅客拎着行李往外走,而杜子腾开车到了短途大巴位置,降下车窗冲车内的司机喊道:“哎,哥们,我问一下昂!长c过来的客车都几点到啊?”

    “长c一天就三趟啊,已经都跑完了,晚上没有了。”司机抽着烟在车内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趟是几点啊?”杜子腾又问。

    “四点半到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杜子腾听到这话扫了一眼手表,而目前时间已经都晚上快九点半了。

    “说了让打车来,非得坐车!这是上哪儿去了?”杜子腾烦躁的拿起手机,就要再次拨通沫沫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条微信发到了杜子腾手机上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杜子腾点了两下屏幕,随即打开了对话框,而信息也正是沫沫发来的,但却没有发文字和语音,只发了一个共享位置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杜子腾一愣,因为这个位置是一处宾馆,他很熟悉,沫沫每次来也都住在这儿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就当杜子腾愣神的功夫,第二条微信也到了,上面就仨字。

    “快过来!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杜子腾皱眉看了一眼,马上给沫沫回了一条微信,但对方没回。随即,杜子腾一边给沫沫打着电话,一边开车奔着宾馆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杜子腾将车停在宾馆楼下,随即拿着电话,就快步进了宾馆,并且他在路过吧台的时候,低头冲正在里面正在玩手机的服务员问了一句:“我对象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注意啊,你等我看一下!”吧员看着是杜子腾,随即扫了一眼电脑回道:“啊,在呢,309!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杜子腾扔下一句,就大步流星的奔着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以后,杜子腾来到309门口,伸手敲一下门后,刚想喊人,却发现门根本没锁,而是开了。

    “沫沫!”

    杜子腾一边往里走,一边喊了一句,而等他走进宾馆内的时候,却突然愣住。

    屋内一片混乱,被褥仍在地上,旁边还放着不少用过的纸团,而沫沫的背包仍在另外一张床上,化妆品之类的物品全都散落摆放。

    “沫沫!”

    杜子腾又叫了几声,随即迅速在屋内找了一下,但却没看见沫沫,从卫生间出来后,他站在床铺位置扫了一圈,随即满眼惊愕的看着地上,一个纸盒被撕开,被扔在了床脚……

    看着那个图案暧.昧的纸盒,杜子腾脑袋嗡的一声,随即咬着牙跑出了门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五分钟以后,杜子腾抱着肩膀,站在吧员旁边看着走廊的视频监控录像。

    “哎,你看,有个人进过309!” 吧员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杜子腾盯着屏幕上,那个走进309客房上的人影,双拳紧握,浑身颤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