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86 小文来延
    儿童公园内。燃?文小说  ??? w 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林军坐在长椅上等了一会,随即小文才从周天的车上走了过来,并且背对着林军坐在了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说吧!”林军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北武要走!”小文沉吟一下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没走吗?”林军顿时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“出事儿以后,老吴应该是一直安排北武在长c躲着!”小文停顿一下,继续说道:“老九有个兄弟,也在亚龙带着,而我和他的关系一直处的不错。老九这段时间一直养伤,海龙现在也在忙北武和小东留下的烂事儿!所以,老九的这个兄弟,现在就被提了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?他会送北武走?”林军已经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林军又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卖你的是消息,不是过程!”小文一笑,摇头回道:“已经有结果了,还缺过程吗?问这些有用吗?”

    林军搓了搓手掌“你继续说!”

    “北武的位置,远比你想象的要重要!”小文点了根烟,翘着二郎腿:“如果严谨点说,北武并不是老吴的人。他当过兵,转业以后进了防暴队,由于这人会来事儿,素质也还行,再加上他亲戚家也有一定关系,所以,北武在防暴队窜的快!我听说,他最后是把领导的秘书给安排明白了,所以,才有保卫处的位置,当然,他跟领导混的时候,领导也不是现在这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秘书和老吴说不了话,办不了的事儿,北武能说能办,所以,他和老吴走的近?”林军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小文弹了弹烟灰,继续说道:“老吴和上面的脏事儿,北武是最jb清楚的,有事儿秘书不一定知道,但北武一定清楚!”

    “恩,你继续说!”林军点头。

    “出事儿以后,领导对北武的态度,我肯定没听到,也没亲眼看见,但可以猜!”小文一笑,张嘴回道:“警察去过北武家,保卫处的人也拿电话钓过北武,这说明啥?!说明内部也他妈有人想整北武!那么领导心里能没数吗?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北武知道的太多,领导要弃他?”林军顺着话茬又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北武已经臭大街了,他只要在外面,那就是个雷,所以,弃了是最好的选择。”小文毫不犹豫的补充道:“北武现在一定知道上面对他是啥意思!所以,你要弄了他,把他掐手里!他只要不是精神病,就不会喊忠于主子奋斗一生的口号!他愿意吐口,你想弄老吴的事儿,就轻松多了。”

    林军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“老九的兄弟叫滕占涛,他昨天就走了!我要套出他在哪儿并不难。”小文停顿一下问道:“你弄不弄?如果弄,我给你递点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点意思,你套他在哪儿吧。”林军沉默将近半分钟,随即果断回道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小文听到这话,迈步直接离开了公园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周天坐在了林军身边,翘着二郎腿问了一句:“你觉得这事儿靠谱吗?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林军长出了口气,随即站起身说道:“靠不靠谱我不知道!但这个路子,似曾相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扔一个饵儿,换一个战场,这他妈是我的风格!”林军干脆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周天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杜子腾开车行驶在街道上,手里掐着电话,不停的给沫沫拨打,刚开始是能打通但没人接,后来直接就变成关机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回话!”

    “到底他妈的怎么了?说句话,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他会在宾馆,说话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到底在哪儿呢!关机是他妈什么意思?到底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杜子腾拿着微信接连给沫沫发过去,但对方却迟迟没有回信,随即他又用电话拨打刘小军的手机,可对方同样关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杜子腾开车到了刘小军家楼下,随即火都没熄,直接就奔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杜子腾使劲儿锤着防盗门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范勇推开门,呆愣的看着杜子腾问道:“干啥啊?!你特么都快给门砸下来了!”

    “刘小军呢?”杜子腾脸色极为难看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在啊,他没回来啊!”范勇看着杜子腾的脸色,感觉有点不太对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杜子腾直接推开范勇,大步流星奔着屋内走去,并且简单粗暴的在屋里翻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耿浩坐在沙发上,看着杜子腾一连懵b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怎么了?我说他不在,你还不信咋地?”范勇迈步走过去,冲着杜子腾问道。

    “嘭,咣当!”

    杜子腾粗暴的推开刘小军房间的门,随即看见屋内没人以后,转身走到范勇旁边说道:“看见他,马上给我打电话!马上!”

    “到底咋的了!”范勇皱着眉头,十分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杜子腾一声没坑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c亚龙集团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吴总走到窗口接起手机应道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交代的事儿,我都做完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对方就说了那么一句,随即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吴总拿着手机停顿半晌,然后直接拨通了江坤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边回信了!这俩人已经有裂痕了,但还不够,你要再添一把火,而且要快!”吴总目光阴霾的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,回去的路上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给信,我亲自带队,让小军和我一块去!”林军沉思半晌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!”周天想了一下,随即直接点头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拎着酒瓶子游荡在街上,他看着这座城市里景色,建筑,突然有一种既熟悉,又陌生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坐在马路牙子上,人影仰脖喝着白酒,右手捂着脸颊,浑身颤抖,双眼滑落着滚烫的热泪!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我……也许,就该是我!”人影轻声呢喃,举着瓶子再次大口灌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