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92 草原与天台
    “踏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林军迈着大步跑进发生枪击的房间内,随即愣住。火然?文 ???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光线黑暗的屋内,地上躺着三个倒在血泊里的人,而其中还有一人坐在墙根下面,他拿着枪的右手颤抖,双眼呆愣的看着三具尸体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三具尸体中,有一人是耿浩!

    而坐在墙根下面的,正是刘小军!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林军赶到以后,钟振北,李英姬等人也全部扎在了门口,而他们看向屋内以后,也全部呆愣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林军咽了口唾沫,粗略的扫了一眼刘小军,随即迈步冲向耿浩,伸手就在他脖子上摸了一下。

    手掌搭在耿浩的脖子上,林军沉默半晌后猛然窜起,随即抓着头发,嘴唇颤抖的冲刘小军问道:“怎么回事儿!怎么回事儿!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我俩过来抓……抓他们,一块干……干死了一个……然后剩下的那一个,就喊,说吴总告诉过他,咱们这边有个鬼……然,然后……!”刘小军满面痛苦的流着眼泪,随即咬牙说道:“然后,耿浩举枪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耿浩一定不会是!你他妈疯了!你开枪打死你兄弟!”李英姬沉默半晌后,有些失去理智的咆哮道。

    刘小军目光依旧呆愣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众人就要冲向地上躺着的耿浩!

    “都他妈给我滚!”林军瞪着眼珠子喊了一句,随即指着刘小军问道:“你手机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!”刘小军依旧满眼呆愣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把他枪下了!”林军指着刘小军说道:“下了!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呆愣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庆杰张嘴就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让你把他枪下了,你没听见吗?”林军扯脖子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自己扔……!”刘小军直接扔了枪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林军看着倒在血泊里的耿浩,随即双手直接将他抱起,并且一边往外走,一边咬牙说道:“我在车上说完那些话,一直在等着,在等着有人私下里找我!但我他妈等来的是什么……是几声枪响!和一具尸体!!我真的会原谅你们的错误!因为我拿你们当家人!”

    众人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林军抱着耿浩的尸体,咬牙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车上。

    “军,人你带不回去!”钟振北沉默半晌,咬牙说道:“外面肯定让人围上了,你拉着他,怎么走?”

    林军抱着耿浩坐在后座,咬牙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跟你送他走吧?”钟振北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到前面把我放下,谁都别跟着,我自己送他走。”林军低着头咬牙回道。

    两分钟以后,汽车停滞,林军抱着耿浩下车,而钟振北在林军耳边轻声说了一句:“军,这么做,他太难了……!”

    林军一句话没说,只抱着耿浩,消失在了黑夜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长c,苏玉家的天台上。

    破旧的小折叠桌上,摆放着已经冷却的菜肴,而蒋泉和苏玉这两个已过三十的中年男女,并肩而坐,并且已经喝的满面红润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死皮赖脸的呆在我这儿,宁可受我冷脸也不肯走,说实话,我一直觉得,你挺不要脸的!”苏玉目光迷离,小手托着下巴,看着蒋泉说道:“呵呵,没想到你还挺爷们的!”

    “千万别说我是爷们!”蒋泉抿了一口白酒,随即撇了撇嘴回道:“88年,我在延市一个录像厅旁边摆了两个台球案子,一杆几毛钱,顺便在卖点冰棍和饮料!刚开始生意不错,虽然说富不了,但基本吃喝够用!干了不到一个月,录像厅的一个老板,让我给他交份钱,说我占他门前地方了!说实话,当时我挺怕他,但又舍不得刚干台球案子,所以,我就给了!第一个月给了一百,第二个月,他要三百!”

    苏玉认真听着。

    “一百我能给得起,三百我就给不了!因为我挣不了那么多钱,咋给?”蒋泉喝了口啤酒,笑着继续说道:“然后他请我喝酒,说话唠嗑的时候,他说他可以给我指一条发财的道儿!让我去城南钢厂偷零件!那时候你可能小,也不记得!因为88年正是严打末期,虽说不像以前那么严了,但要偷国有资产,判个十五年,都算是法外恩了!”

    “你去了吗?”苏玉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我胆儿小,怕事儿!他跟我说完以后,我也没敢反驳,嘴上就应了下来,但却一直没去!”蒋泉停顿一下继续说道:“过了不到一周,他来找我,问我事儿办的咋样!我说我没办,他就把冰棍杆撅折,扎我手指盖里了!当时,我疼不行,跪地上给他磕头!他就跟我说,这边小偷全给他干活,我要不去,他队伍就没法带了!”

    苏玉皱眉看向了蒋泉。

    “当天晚上,我包着手,在家喝了一斤半白酒!那是第一次喝,差点没喝死!”蒋泉依旧语气平淡的阐述道。

    “第二天你去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把他扎了!六刀!”蒋泉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扎了?”苏玉一愣。

    “喝完酒,我突然想通了。偷钢材我也是判,扎他我也是判!艹他妈的,都是人,我凭啥让他欺负?”蒋泉愣着眉毛说道。

    苏玉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我第一审判八年,但90年以后开始平反严打时期量刑过重的案子,所以,我被减刑,呆了两年半就出来了!”蒋泉歪着脖子,笑着说道:“原本我以为我完犊子了,这他妈蹲了两年多,邻居看不上,工作不好找,属于带着符号的人了!但我没想到,我出来前半个月,全是请我吃饭的,而且都是以前跟着他的小偷,不光请吃饭,还给钱,十块八块,三十二十,都有!”

    “你不该拿!”苏玉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但当时我没在现在这个阅历啊?!他们追着喊着叫哥,天天请我醉生梦死,我就飘了!”蒋泉看着苏玉,咬牙说道:“从哪儿开始混,这一眨三十年了!我爸死的时候还骂我是狼崽子,我妈死的时候,我没身边!眨眼四十岁过了,我心思我老老实实的吧,没想到妹妹又死我眼前了!”

    苏玉眨着眼睛看着蒋泉,目光复杂,充斥着不解,心疼,还有可怜。

    “一步走错,一辈子还。我没埋怨过,但肯定后悔过!”蒋泉说到这里,停顿一下,眼圈突然泛红的说道:“……我跟我爸感情挺淡,但老太太养我一回……我头七都没给她烧!这活一回,儿子没当好,哥也没当好……挺不是人的。”

    苏玉听到这话,内心震颤,她将脑袋靠在蒋泉身上,闭着眼睛呢喃道:“我妈死,我也没在!”

    蒋泉身体一僵,夹着菜,就塞进了嘴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