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695 千夫所指,一人独抗
    “小军,账本怎么回事儿?”张小乐皱眉问道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屋内众人听着张小乐的问话,全部沉默,他们全部看向刘小军,在等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此刻,刘小军就像行驶在大海风暴之中的一艘小船,一个个疑问,一个个值得怀疑,值得解释的矛盾,全部指向他自己。

    沉默,良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刘小军缓缓站起身,双手扶着桌面停顿一下,随即答道:“对,钱是我拿的!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表情不一,有的惊愕,有的满含怀疑,更有的面无表情,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废品的账本身就存在问题,货物价格随着市场波动,变化很大,这个月的5万多一吨,下个月可能就变成4万多!我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,能做的,只是尽量让重要的参与者得利,当然也包括我!上百人的团队,非要求个干净,那我只能说,对不起,我的能力,做不到!”刘小军皱眉停顿一下,随即继续说道:“今天所有的事儿,都指向我一个人!而我该说的,也都说了,信我的,我谢谢,不信我的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林军面无表情的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跟着融府走一回,我刘小军从鸡.头,走到今天这个位置,得到的,远比付出的多!”刘小军说话间,泪水就在眼中滚动,他看向林军,先是一笑,随即点头说道:“哥,我对任何人,都没啥感恩之心,但惟独对你,我要说一句谢谢,那太薄了!”

    林军看着他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对于一个小混子,社会地位低的不能再低的人来说!你给个机会,在配一份信任,那就是再造之恩!!是你把我从井沿下面拽了上来,所以,如果非要给个交代,那我只给你自己!”刘小军说着直接从腰间拽出了仿六四,随即粗暴的顶在自己的太阳穴,嘴唇颤抖的问道:“哥,你说什么,我做什么!永远都是!”

    “弟……他们不信啊!”林军嘴角抽动,咬牙说完以后,屋内竟然没有一人吭声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们信呗!”刘小军看着林军,直接闭上了眼睛,伸手就要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张小乐伸手直接抓住了枪身,随即喊道:“艹你妈的!错了怎么办?我就问,如果错了,怎么办!!”

    屋内气氛相当凝重,但依旧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已经出事儿一个了,我不想看见另外一个躺在这儿!”方圆搓着手掌回道:“这些破事儿弄下去没意思!”

    除了张小乐和方圆表态,拦住了要动枪的刘小军以后,其他人依旧没有吭声,宛若雕塑一般。

    林军扫着屋内众人,额头青筋冒起。

    “没人说句话吗?!啊?”范勇一声怒吼站起,脸色铁青的冲众人喊道。

    众人依旧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枪放下!”张小乐冲刘小军喊道。

    “子腾,你听好了!”刘小军抿着嘴唇,一把甩开张小乐,随即枪口指着自己的手指喊道:“你不想争什么,我同样没想过要争什么!!我做不到把心扒给你们所有人看,融府一直抱一团,为了我军哥,我不会拿锤子,把这一团砸开!”

    话音落!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,刘小军左手小拇指应声而飞,鲜血瞬间泼洒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留个指头,我不是在装可怜,而是想告诉你!!在沫沫的事情上,你知道的太少了!”刘小军攥着手指断裂处,双眸扫视着众人,停顿许久后,咬牙笑着说道:“从今天开始,我刘小军无条件退出万合!!”

    众人全部呆愣。

    “哥,我走了……希望你一切都好!”刘小军看着林军良久后,连鞠三躬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张小乐看着刘小军的背影,嘴唇蠕动后,把想说的话,生生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范勇站在会议桌旁边,看着桌上刘小军的断指说道:“我也退出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歪脖看向范勇。

    “哥,就像小军说的,融府一直抱一团,他走了,我留着,你难受!”范勇看着林军,随即说道:“……人不在融府,但永远是你弟弟!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林军沉默半晌,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范勇推开椅子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二人离去后,屋内依旧寂静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林军长出口气,随即双手扶着桌面站起,目光扫在狭长的会议桌上缓缓说道:“不论刘小军犯了什么错,他也和你们在一块呆了将近三年!在一个碗里吃了三年饭!!他举起枪,顶着自己的脑袋的时候,我很害怕,但我一直认为,会有人站出来,拦他一下,替他说一句!但除了小乐,你们所有人,都好像瞎了,聋了!”

    众人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老吴,你有事儿,找刘小军,好不好使?”林军笑着冲吴忠永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吴忠永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啊?你怕你说话,得罪杜子腾啊?”林军又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军,我!”老吴皱着眉头,十分下不来台的坐在原位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整吧,在整下去,这个会议室里,就他妈没有人味儿了!”林军指着所有人骂道:“……出息了,都会站队了,挺好,我看见成长了!!”

    说完,林军一脚踹开座椅,随即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会议室旁边的休息室内,周天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,低头抽着烟。

    “……必须得走吗?”张小乐托着下巴,目光有点呆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裂痕就有了,留下只能是大家都难受,走了也好。”方圆长叹一声回道。

    周天依旧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个小时后,医院内。

    躺在病床上的刘小军,目光呆愣的看着天花板,静静的打着吊瓶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兵刚才给我打电话,他说咱去哪儿,他就去哪儿!废品收购站那边,也有电话打过来,都要跟咱一块走!”范勇张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扯淡,我就是混的啥也不是,也不可能挖融府的墙角!”刘小军毫不犹豫的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