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704 家门口的青年
    幼儿园,旁边的饭店内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孩子坐在何启超旁边,玩着蒋泉给买的小玩具一脸乐呵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这么晚,才过来接啊!?”蒋泉冲自己的小舅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天忙的要死,哪有时间照顾他,不放幼儿园托管咋整?!”何启超对蒋泉没啥好脸儿的说道。

    蒋泉听到这话,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“你别晃悠了,赶紧躲躲吧,警察三天两头就过来问我,问我,你跟我们联系没有!”何启超阴着脸回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蒋泉点了点头,随即扫了一眼手表后,摸着孩子的脑袋冲何启超说道:“超儿,我要说对不起,但事情已经都发生了!……你一个男的带着孩子不容易,有机会,再找一个吧!”

    何启超看着蒋泉一愣。

    “小宝儿,舅走了,你想不想舅啊?”蒋泉摸着小男孩的头发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!”小男孩奶声奶气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蒋泉一笑,随即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说道:“走了!”

    “舅舅再见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蒋泉起身,大步流星的就往饭店外面走,而何启超没有挽留,只皱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爸爸!舅舅让我把这个给你……!”小男孩从兜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。

    何启超接过银行卡扫了一眼,随即一愣,直接就奔着门外跑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此刻,蒋泉已经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从哪儿来的钱啊!”何启超冲着蒋泉那边喊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蒋泉冲他一笑,坐着车就走了。

    何启超望着车内的蒋泉,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他的身影,他就走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晚,11点钟。

    从长c看守所内出来的青年,独自一人进了医院,随后推门来到了杜子腾所在的重症监护室。

    他双手插在裤兜,站在光线相对较暗的屋内,歪脖看着浑身缠着纱布,胸腔插着导流管,床下连着的排尿器杜子腾,身体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六七分钟后,护士定时过来检查,随即一推门看见了青年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女护士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是他哥!”青年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护士狐疑的扫了一眼青年,随即回道:“这儿不让进人儿,病人出了重症监护室才能探望!你要看,就站门口吧!”

    “哎,好!”

    青年点了点头,随即再次扫了一眼杜子腾,转身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护士走到杜子腾旁边,低头就要观看仪器,她这一动,迷迷糊糊的杜子腾睁眼就看见了青年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杜子腾看见青年的背影之后,虽然不能说话,但却伸手拍打着床铺。

    “哎,你别动!别动!”护士皱眉呵斥道。

    青年听到声音后回过了头,随即只咧嘴一笑,目光注视着杜子腾数秒后,推门离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回……回来了……!”杜子腾被护士按着,嘴唇埋在氧气罩下方含糊不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他说了,他是你哥!你别激动……抻着管子和伤口就麻烦了!”护士站在床边安抚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外侧。

    青年双手插兜,站在马路牙子上等待数秒,随即一台挂着外地牌照的面包车停滞。

    “哥,等半天了吧?”正驾驶的车窗降下,一个打扮利索的小伙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刚下来!”青年回了一句,随即拽门上车,坐在了中排座椅上,直接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哥俩,家里最近整的不太好。我要出不来,那是没办法,但既然出来了,有些事儿就是我的。话我说前头,跟着我走,钱虽然不会少,但走到哪一步不好说……一会我下车,见两个朋友!你俩也想一下,是留下,还是走!”

    “我俩将近一千公里都干来了,还能转一圈就走吗?”开车的小伙停顿一下回道:“哥,咱们一块呆了八个月,你是啥人,我心里有数!咱就不说别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走,你们就能走!”青年坐在后边沉默一下,言语简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机场通往家里的路上,车内坐着林军,周天,方圆,还有张小乐。

    “叔,我不想再等了!”林军听完周天说完这一天内家里发生的事儿,足足沉默了十几分后,才突兀间张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周天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再等下去,我他妈都对不起这些孩子!”林军看着窗外,紧紧咬着牙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做啊?他那边还没信儿呢,只要他不动,你就是把老吴他们那边全整死,又有什么用?你怎么收尾啊?!”方圆沉默半晌,皱眉说道:“咱现在手里还有人吗?**和南征已经安排走了!你去广州没好使!家里这边,没有小军和范勇,子腾和庆杰,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!能用的就是李英姬和小岩他们!他们适合干下面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这帮人的时候,咱他妈也在珲春站住脚了!!”林军沉默半晌,直接冲周天说道:“我跟他已经谈完了,再等下去,没有任何意义!你告诉他,马上动手!艹你妈的,打下江山的人,还能忘了刀怎么拿吗?手里没人我亲自上!!”

    “军,你这把弄不住老吴,咱就在没有别的招了,牌一旦打完,你扑不住他,那最后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,手里没人……!”方圆皱眉还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儿就他妈没有严丝合缝的剧本!等你感觉稳了,说不定就会发生什么!我他妈去广州一天,子腾和庆杰就差点折了!明白吗?”林军皱眉回道:“这事儿不用商量了!”

    说完,车内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林军和周天下车,随即相对沉默的往家走。

    “军,家里现在确实没人,不行……!”周天沉默半晌后,张嘴就要冲林军说话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突兀间,刹车声音响起,一辆面包停在了小区院内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车门被拉开,从看守内出来的青年,迈步下车,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林军一抬头看向他,随即愣住。

    “医院我去了。”青年看向林军后,直接问道:“你铺没铺稳呢?”

    林军嘴角抽动的看向他,咬牙说道:“我他妈都忘了,今天你出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托稳上面,剩下的我办了!”青年指着林军,干脆的说道:“你点头,枪就响!!”

    “有枪,没人,怎么他妈响啊?”林军眼圈通红的看着青年。

    “艹,人我带来了!”青年单手插兜,霸气无比的一摆手。

    “军哥!”

    车内的人,整齐喊道。